Chapter 35

 

我怎麼可能捨得兇他,連承認愛都來不及。

 

餐桌上,李媽媽一直幫金娜恩夾菜還開心的讓他多吃點,只不過女孩的個性似乎不像是小孩一樣和李媽媽那麼合得來,只是點頭笑笑然後低頭吃飯,李赫宰不說話看著對面的兩個女人,又低頭默默扒飯,李媽媽一個勁的說著,飯也很少動,不知道什麼時候話題又繞到了李赫宰身上「赫赫阿,你到底什麼時候結婚?」李赫宰一抬頭就看到自家老媽一臉關切的眼神,無奈的說「媽,我才二十五歲你要我現在結什麼婚?」雖然說在金娜恩面前說這種事情不是很妥當,但是李媽媽就是想藉這個機會確認李赫宰對金娜恩是不是有感情,如果沒有的話還是早點取消這娃娃親才不會耽誤人家女孩子,「不早了,馬上就三十了,時間是過很快的乖兒子」其實李媽媽也琢磨不透自己兒子的內心,從小個性就很封閉,「會結的,只不過不是現在」李赫宰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原本是個好機會可以拒絕這個從小就定下來的親事,但是就不知道為什麼會脫口而出,變成這樣。

 

聽到這句話之後,金娜恩的臉明顯的變紅了,而李媽媽開心了,又開始嚷嚷著要給他們辦多風光的婚禮,又開始說要讓他們生幾個孫子給自己抱,李赫宰受不了這種氣氛,今天因為小孩就已經夠心煩了,回到家吃飯卻還要承受這種壓力「媽,我不是說現在,是以後」李赫宰放下筷子不耐煩的看著自家媽媽,又對上金娜恩一臉錯愕的臉,大概是沒有看過這樣的李赫宰吧,平常就算扳著一張臉也沒見他生氣過,「赫赫,媽媽這不是太開心了嗎,我知道是以後是以後的」李媽媽看著自家兒子臉色溫怒趕緊安撫他,不過李赫宰似乎沒有心情再吃下去「我先回去了」站起來就準備走人,餐桌前的三人一臉錯愕,看著自家兒子站起來準備走人李媽媽也站了起來「兒子別這樣,吃飽飯再走阿,你先走了娜恩怎麼回去?」從小時候開始就是這樣,李赫宰不常生氣,但是只要惹他生氣了李爸爸李媽媽就算是想盡辦法哄他就是沒辦法,更何況今天有未來的媳婦在,兩老不想把事情弄得太複雜,只是李赫宰沒有聽自家媽媽的哄勸,拉開椅子還是打開大門走了。

 

「娜恩阿沒關係,叔叔等等載妳回去,你別在意,這孩子就是這樣」結果每次都是李爸爸收拾殘局,金娜恩尷尬的笑笑表示待會自己坐車回去就好不用麻煩,三人就這樣沉默的結束了晚餐。「哎呀娜恩你去客廳陪你叔叔吃水果,碗我來洗就好」李媽媽看著這女孩子越看越喜歡,總是靜靜的聽著長輩說話,乖巧溫柔,只是可惜他感覺的到李赫宰並不喜歡金娜恩,看來是該找個時間和自家兒子談話了,「阿姨沒關係,碗我來洗就好你去陪叔叔看電視吧」金娜恩還是接過了這個工作,讓李媽媽到客廳去陪著李爸爸看電視了。

 

大人的世界很複雜,我不是喜歡男人,就只是喜歡你。

 

回到家的李赫宰,從冰箱拿了一瓶又一瓶的啤酒,走到李東海的房間裡面,坐在地板上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雖然小孩已經離開了快三個月,但是房間還是沒有動過,就只是少了小孩的東西而已,李赫宰沒開燈,只有窗外路燈照進來的微弱光源,沒有動房間的原因是希望李東海哪一天還可以回來,只是自己再這樣下去,不但會傷害了李東海,甚至還會耽誤了金娜恩,李赫宰不知道該怎麼辦,自己是喜歡李東海的,可是為什麼就是沒辦法鼓起勇氣,說出讓李東海和他在一起的話,然後拒絕和金娜恩的親事,反而還告訴自家母親之後會結婚的,李赫宰打開啤酒仰頭灌了一口,煩躁的抓著頭髮,想不出個解決的方法。

 

如果說,在知道你喜歡我之前,我就因為對你有這種感情而煩躁不已,你會怎麼樣?只是我那時不敢承認是愛上你了,直到知道你也愛上我。我才知道原來我如此懦弱,就連承認喜歡都不敢,甚至逃避一切,可是我該怎麼辦,似乎沒辦法不喜歡你了,沒辦法不愛你了,沒辦法不在乎你了,沒辦法不寵著你了。

 

那麼,為何不放手一博,何必在乎世俗眼光?

 

一大早,李東海坐在教室裡等待著上課,突然教務主任走進班上,「你們老師今天請假了,所以我來看你們早自習,安份一點讀書,班長在哪裡?」李東海才正疑惑為什麼李赫宰請假時就被教務主任叫上前去了,「班長你好好的看著你們班,主任等等還有會要開,今天數學課已經換成國文課了,所以明天的國文會換成數學」教務主任坐在李赫宰的位置上叮囑著李東海,「好的,那個主任,我可以問一下為什麼老師今天請假嗎?」李東海還是不放心李赫宰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算沒有辦法馬上離開學校去找他,但還是想問個清楚,「你們老師好像生病了,估計一天好不了,不過他跟我說明天就可以恢復上課了,身為班長你就代表班上同學去慰問一下吧」教務主任拍拍李東海的肩膀,李東海點點頭表示明白就回到位置上去讀書了,班上同學也沒有因為今天惡魔王不在就開始為非作歹,要知道陽光燦爛的班長大人小王子生氣起來也是很可怕的。

 

熬到放學,李東海拜託了今天沒上班的金起範和他換了班之後就搭著公車到了李赫宰家,值得慶幸的是搬離李赫宰家幾個月了鑰匙卻一直忘記還,不是小孩健忘,而是因為最近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根本沒有心思去記得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從書包裡面找到鑰匙李東海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一直忘記把鑰匙還給李赫宰了,還好門口的警衛大叔也眼熟他沒有問什麼就讓他直接進來了,李東海做賊似的進了電梯上了樓,輕輕的插入鑰匙轉動,深怕會驚動屋裡的人,但是小孩似乎忘記他就是要來探望屋裡的人並不是來當小偷的,「赫赫?赫赫你在嗎?」李東海進門之後還不忘要把鞋子擺好,卻沒看到李赫宰的人影。

 

踮著腳走進李赫宰的房間卻也沒看到人,把廚房陽台浴室都找了一遍還是沒看到人,李東海站在客廳看向自己之前住的房間,門關的緊緊的,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過去打開房門了,結果看到李赫宰睡在地板上旁邊還有很多空酒瓶,李東海跑過去「赫赫,你怎麼睡在這裡?」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李赫宰,說不上的感覺,是頹廢還是自暴自棄,好像都有的樣子,被李東海吵醒的李赫宰坐了起來,酒也早就醒了剩下的只有頭痛,「小海,你怎麼來了?」李赫宰揉著太陽穴裝作若無其事,臉上依舊是沒有任何起伏,雖然看到李東海出現內心有點激動,「赫赫,你怎麼那麼不愛惜自己啊?喝那麼多酒做什麼?我還以為你真的生病了」李東海跌坐在地板上,說著說著就哭了。

 

看著李東海一哭,李赫宰瞬間慌了手腳,跪坐在地板上,把李東海擁進懷裡「小海你別哭阿,我…我不是故意的」其實李赫宰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驚慌失措了起來,但是好像只要看到李東海哭就沒有辦法了,「你不喜歡我可以直接拒絕我啊,幹嘛還要讓我為你擔心,我以後會離你遠遠的,你不要擔心」小孩被李老師抱在懷裡還是不停地啜泣,嘴裡也一直碎碎念著,「你不用擔心我會死纏爛打的,反正我早就知道我們不可能啊,你怎麼可能會喜歡上我這個小孩,你不用這樣傷害自己,我又不是很脆弱,你為什麼不直接拒絕我」小孩就這樣一直重複一樣的話,聽的李赫宰無奈。

 

「小海」李赫宰把李東海從自己懷裡拉出來,認真的看著他卻沒有任何表情,「我沒有不喜歡你」李赫宰看著李東海停止哭泣一臉呆呆的看著自己,臉上掛著眼淚還有鼻涕,用指腹擦掉小孩臉上的眼淚還有鼻涕蹭在自己衣服上,「我沒有不喜歡你」看李東海沒有任何反應,李赫宰又重複了一次剛才的話,樣子有點彆扭,「你的意思是,你喜歡我嗎?」小孩終於反應過來,把李赫宰的話解讀成自己想聽的,原本以為李赫宰會否認,但是他卻不說話了,「赫赫你幹嘛突然不說話?不是不喜歡我,那不就是喜歡我嗎?」李東海急了學李赫宰跪坐,兩個人就這樣面對面跪坐著,畫面有點逗趣,「可是你知道的,我們是師生」李赫宰沒有看著李東海,但小孩卻可以聽出來他的語氣很彆扭,「師生又怎樣?你就因為這樣所以退縮了?赫赫你真是壞蛋,之前出去玩喝醉了親我,我都沒說出來了,你明明就喜歡我的,現在又不承認,又說一些模凌兩可的話」李東海一個生氣就把全部憋在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說完還沒發現,氣鼓鼓的瞪著李赫宰。

 

聽到小孩這句話,李老師明顯的嚇到了,原來自己曾經喝醉然後親了小孩,看著眼前氣鼓鼓的李東海,李赫宰突然覺得既然他都那麼勇敢了,那自己為什麼不能鼓起勇氣放手一搏,既然小孩都可以那麼勇敢承認了,那自己為什麼不能也像他一樣勇敢承認,卻還是說了這種意思不明白的話,「早就知道不管你的死活了,害我今天還特地和起範換班來找你,結果呢,只是宿醉的大叔躺在地板上睡覺,我不要喜歡你了,李赫宰你這個大壞蛋」李東海生氣起來似乎已經忘記這個人是自己的老師了,什麼尊師重道早就拋到九霄雲外,甚至還說李赫宰是個宿醉的大叔,李赫宰聽著李東海別開頭不看自己還一直說著,就覺得很可愛,但是聽到小孩說不要喜歡自己時就急了,「不可以不喜歡我」把小孩的身體轉向自己,一臉認真的看著他,「你你你你…你幹嘛!你又不喜歡我,幹嘛一定要我喜歡你」李東海看著李赫宰一臉認真瞬間臉紅了,「我沒有不喜歡你,你不許說不要喜歡我,我不是喜歡你,我是愛你」這大概是李赫宰說過最長的一句話了,語氣顯得有點彆扭,原本聽到一半李東海還是很生氣,結果直到李赫宰說出最後一句,小孩的臉徹底的紅了,紅到耳根,「你你你你…赫赫你是認…認真的嗎?」驚訝到都結巴了,看著李赫宰一臉認真李東海就知道不用任何言語了,「那我們在一起吧!」這句話是小孩說的,雖然臉紅的可以媲美猴子屁股,聽到這句話,李赫宰沒有說什麼只是把小手還在亂晃的小孩抱進懷裡,「這句話應該我來說」。

 

李東海窩在李赫宰懷裡說「我還是習慣你不說話,扳著一張臉也很好」,李赫宰無語,然後沉默不說話只是把小孩抱得更緊,差點讓他喘不過氣,「我以後都不說話了」過了三分鐘之後才說了這句話,然後把小孩放開,李東海看著面無表情的李赫宰捏著他的臉頰「就是喜歡這樣的你」笑的一臉燦爛。

 

兩個人在一起,更多的不是改變對方,而是接受對方,這就是包容。如果光想著改變對方,那不是生活,那是戰爭。

 

喜歡你的彆扭,喜歡你的面無表情,喜歡你只對我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