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0

 

沒有你的獨自生活,我可以,還是不行?

 

五個月後,李東海大學入學,李赫宰也準備開始帶新班級,高中三年就像是風一樣的過去了,李東海一邊整理行李一邊偷偷擦乾眼淚,不想和李赫宰分開的心情多少還是有的,只是不得不分離,自己的未來和理想不可能會因為和這個男人的任何關係有所改變,李東海告訴自己要變的更強更厲害,回到李赫宰身邊時,已經不是那個他口中所說的小孩了,而是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大人。

 

「小海,來吃午餐了」炎熱的夏天似乎擾亂了兩人的心情,沒想到從得知錄取到真正入學的這段時間可以過得那麼快,儘管李赫宰不擅長表達,但是還是很捨不得李東海的離開,在這五個月裡兩人去了很多地方,製造了很多回憶,卻好像還是不夠一樣,三年的這些回憶似乎只要一天就可以全部都說完。

 

李東海聽見李赫宰在房間外面叫自己,放下手邊的事情跑了出去,就看見餐桌上滿滿的都是自己愛吃的食物,而且還是指定要李赫宰煮才好吃的菜,紅了眼眶上前抱住李赫宰「赫赫,這是最後一次吃你煮的飯了,我不在你不可以去勾搭別人喔,被我發現你就慘了」李東海半開玩笑地說完,順便還把眼淚蹭在李赫宰的衣服上,強顏歡笑的坐到餐桌前「快來吃飯吧,我好餓了!」對著站在一旁臉色不是很好的李赫宰招手,李赫宰站在那裡看著一臉強顏歡笑的李東海皺著眉頭不說話,默默的坐到椅子上看著他「最後一次至少也要等我死了」突然開口說完這句話之後,李赫宰不理會李東海的反應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李東海知道,其實李赫宰一直想對家裡坦白,但是就好像是每件事情都準備好了就只差那臨門一腳,而那一腳其實就是等自己再長大些,儘管要分開了,沒有安全感的生活的感受會越來越清楚,但是聽到李赫宰說了這句話之後,李東海突然覺得兩人的感情是不可能會因為這樣而瓦解的,也許外人看不出來會認為這只不過就是一時的迷惑罷了,但是只有李赫宰自己知道,他愛著這個小孩並不只是一個十八歲小孩那麼簡單而已,他愛的這個小孩是帶給自己人生溫暖的人,所以是不可能會放手了,要放手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又過了幾天,高中已經開學了,所以早上李赫宰都要去上課,李東海只好自己一個人在家裡整理行李,然後順便和李安安他們玩,第一次的分離最起碼也要四個月以上,周末也不一定會回來,李東海怕下次回到家李安安說不定就不認識自己了,所以把李赫宰給他照的一張自己最滿意的照片洗了出來,還洗了三張,一張放在李安安的窩裡,一張放在李小熊和李小虎的窩裡,最後一張則是用相框裝起來放在李赫宰的床頭櫃上,李東海站在客廳裡環視著這個自己住了兩年多的家,有著很多和李赫宰一起的回憶,雖然不想和他分開,但是終究是不得已的事情,就像一年前,李赫宰曾經很生氣的罵過他一樣,似乎是從那時候開始,李東海就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會依靠李赫宰過一輩子,甚至要比他更有能力更會賺錢,等到他老了自己才有能力可以養活兩人。

 

發呆了許久,李東海才折回房間拿著錢包準備出門買菜,還沒開學的這段時間李東海天天煮飯等著李赫宰回家,有一種賢妻的感覺特別幸福,雖然李赫宰都不會把高興表現出來,但是李東海都知道李赫宰表現的方式就是睡覺的時候抱他的力道又更加用力,好像是害怕懷裡的小孩會跑掉似的不捨,李東海偷偷的抬頭看著閉著眼睛睡覺的李赫宰偷笑,想著等到開學之後住進宿舍沒有窩在李赫宰的懷裡睡覺自己會不會睡不著,會不會想念他身上的味道,所以隔天小孩又跑了一趟照相館把自己認為大叔最好看的照片洗了出來,裝進和放在床頭一樣款式的相框裡放進行李箱裡面,又偷了一件李赫宰的衣服裝了進去,才心滿意足的把行李箱關起來,然後窩在客廳裡面捧著那天晚上出門買的李赫宰約定好的禮物筆記型電腦上網瀏覽一些有的沒的資訊。

 

突然看見有朋友分享了他刺青的圖片,讓李東海萌生了一個想把李赫宰刺在身上的念頭,這樣感覺好像他隨時隨地都在自己身邊一樣,儘管這個想法可能有點瘋狂,但是李東海還是想要去做,留言問了朋友是在哪間刺青店刺的,李東海決定要偷偷摸摸的去,不要事先告訴李赫宰,因為讓他知道了他絕對會反對的。

 

如果說我痴情,我也不否認,因為這輩子我認定了他,做我的守護者。

 

晚上李赫宰回來之後,感覺李東海似乎有事情瞞著他,趁著睡前準備解答自己的好奇心「小海,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李赫宰抱著李東海躺在床上,下巴放在李東海的頭頂上,假裝沒有很在意的問,但是其實心裡卻很想知道李東海今天晚上心不在焉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因為隨著小孩大學開學的時間逼近,李老師就更加的不捨,就連在學校上課時也是常常出神,臉色更加的不好,也讓高一的新生更加的畏懼他了,李東海故作鎮定的閉著眼睛窩在李赫宰懷裡「沒有阿,我怎麼可能會有事情瞞著你,下禮拜就開學了,我只是不想那麼早和你分開而已」,李東海說了個善意的謊言,其實已經和刺青師傅約好了明天要去選刺青圖案了,只是害怕李赫宰不答應所以故意瞞著他,決定等到圖案刺好了才要告訴李赫宰,「不過你今天晚上感覺心不在焉的,好像真的有什麼事情一樣」,李赫宰皺了眉頭,聲音沒有起伏的繼續追問,但是李東海可以感覺得出來李赫宰似乎在不安,平靜的安撫他「沒有啦,赫赫你不要在那邊亂想!」李東海說完,蹭了蹭李赫宰胸前的衣服,扭了扭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準備睡覺,卻聽到李赫宰的聲音在自己頭頂上碎碎念著,不過還是決定不理他了,對於這樣的李赫宰其實早已經習以為常了,雖然還是愛扳著一張臉,但是說的話真的比以前多太多了,多到李東海都差點以為李赫宰是不是吃太多自己的口水才會變成這樣。

 

隔天早上,李赫宰吃完了李東海做的小米粥和煎荷包蛋之後才出門去上班,然後小孩一個人在家整理了客廳還有房間,還打掃了廁所,又跑到外面的超市買了一些冷凍食品還有青菜,準備先煮一點東西起來放著,要不然自己不在李赫宰肯定不會乖乖的煮飯,回想起兩人在一起前自己從這裡搬回去的短暫時間,這個家根本就是像被打過一樣亂七八糟的,不過李東海還是相信李赫宰應該不至於會墮落到這種地步,當然可能是因為心情導致。

 

和刺青師傅約了下午的時間討論圖案,如果順利的話說不定今天就可以刺上圖案了,雖然李東海很怕疼,但是要把李赫宰刺在身上這個念頭卻是一點都沒有退縮,煮好了一部份的菜之後,放在瓦斯爐上等涼了再分裝冰進冷凍庫,李東海餵完了三隻寶貝之後就出門了,吃個午餐之後又到了百貨公司幫李赫宰買了幾件替換的衣服,然後就突然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家庭主夫了,雖然本來就很賢慧,但是自從和李赫宰在一起之後就越來越會照顧人了,對於這件事情李東海很沾沾自喜,還好沒有被大叔寵成嬰兒了,自己離開了他還是可以獨自生活的,反而比較擔心大叔會不會餓死,沒有自己在家會不會睡不著而已。

 

找了一下子才找到朋友說的那家刺青店,李東海怯怯的走進去,剛好師傅再給一個女孩子刺青,刺在背後是一個寶石的圖案,師傅看見李東海點點頭打個招呼表示這個刺好了就換他了,小孩也點點頭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翻本子看著圖案,雖然說是要把李赫宰刺在身上,但也不可能就刺個他的臉在身上,最好還要有個意義,李東海想著李赫宰對於自己來說到底代表了什麼,想的出神,回過神來才發現剛才的女孩已經完成刺青離開了,而師傅正坐在自己面前,「我想要刺在腰上,可是要往下一點,如果穿褲子可以遮住更好」,雖然是不怕李赫宰發現,但是想到大學生活要住宿還是要低調一點,萬一被同學看見以為自己是小混混可就不好了,「那想要刺什麼圖案呢?」師傅翻著另外一本給之前客人刺過拍下來的,「有守護意義的通常都是什麼圖案?」李東海也翻著自己手上的本子,看著各式各樣的圖案,師傅思考了一下子在紙上畫了一個草圖,是一個天使用翅膀保護著一個孩子的圖案,拿給小孩看「這個如何?」,李東海對於這個圖案非常滿意,感覺刺在身上又會是不一樣的感覺,圖案決定之後就開始刺了,按照李東海的意思刺在右後側的腰上。

 

過程中雖然刺刺痛痛的,但是小孩還是忍耐的沒有喊出聲來,不大不小的圖案花了兩個小時就刺好了,剛好在李赫宰放學之前可以回到家,小孩站在鏡子前面看著自己腰間上的圖騰,要看到完整的圖案還必須把褲子退下來一半,滿意的付了錢之後拿著買給李赫宰的衣服回家,心裡突然多了一個踏實的感覺,好像不管大叔有沒有在自己身邊都可以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一切事情,安全感也增加了許多。


守護我的天使,希望你一直都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