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

 

睡夢中李赫宰覺得自己吻上李東海的唇,那種真實的感覺讓李赫宰覺得著迷,半睡半醒的把李東海的衣服扯開,而對方也沒有抗拒的隨著李赫宰的動作,十年沒有見過面的兩人原本以為會變的不熟識,但是李赫宰知道從以前到現在,自己的心和身體就只忠於李東海,會和那個政策聯姻的老婆生下孩子其實是試管嬰兒,根本沒有發生任何一點關係,感覺到李東海正慢慢迎合自己,李赫宰受到非常大的鼓勵,雖然是在睡夢中沒有醒來,但是對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卻一清二楚。

 

隔天早上李東海醒來,盯著天花板發呆了好久,感覺到自己身邊好像有一個肉體,明明自己一個人住已經好幾年了,怎麼睡一覺過後身邊會多一個有溫度的肉體,這個問題李東海非常疑問,半睡半醒的轉過頭去看到溫度的來源,是李赫宰,理所當然又轉過頭看著天花板,想一想覺得好像不太對,這個燈好像不是自己房間那個燈,一樣的動作轉過去看,是李赫宰,嗯是李赫宰,李東海呆呆的看了好久才確認了現在李赫宰真的躺在自己旁邊,整個人瞬間清醒了許多,猛的坐起身,然後就又發現一件事情,他們兩個人都一絲不掛,身上完全沒有一件遮蔽物,李東海覺得荒唐,回想著自己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從趴在桌上盯著李赫宰看從那之後的就全部忘記了,直到昨天半夜和李赫宰發生的那件事也只有一點點的記憶,難怪自己有種尾巴斷了的感覺,李東海覺得有點懊惱,明明昨天才重逢,怎麼就馬上滾上人家的床,真是一點都不矜持,想趁著李赫宰還在睡穿好衣服偷偷離開,但是剛想從床上離開整個人又被拉了回去。

 

「還早,再睡一下吧」李赫宰把李東海整個禁錮在懷裡,就像是在一起好幾年的情侶一樣,動作熟悉的讓李東海懷疑該不會分開的十年都是自己在作夢,其實李赫宰根本沒有離開過,但事實就是李東海想多了,李赫宰就只是個很能馬上熟悉的人罷了,李東海被李赫宰抱在懷裡,卻突然想到兩人都沒穿衣服,身體貼著緊緊的,連那個地方也是,害羞的像個高中生一樣,一邊臉紅一邊偷偷的把下半身挪後一點,這一系列的動作雖然都是在李赫宰閉著眼睛做的,但是李東海卻不知道李赫宰都看在眼裡,甚至還偷笑了。

 

雖然害羞歸害羞,但是因為昨天晚上喝太多酒的關係,其實李東海還是整個昏昏沉沉的,太久沒有喝酒了,所以身體不是很舒服,加上又和李赫宰翻雲覆雨,整個人又更加的疲憊,窩在李赫宰懷裡過沒幾分鐘就又睡著了,而李赫宰則是聽見李東海規律的呼吸聲後睜開眼睛,寵溺的看著懷裡的人,伸出大手輕輕的摸著他的頭髮,一下子陷入了回憶中。

 

其實李赫宰一直覺得自己很自私,他是很愛很愛李東海沒錯,但是卻沒有勇氣告訴他自己要出國念大學的事情,直到準備出境的當下,李赫宰才意識到自己犯下的是多麼不可挽回的錯誤,他不想讓李東海等他,卻又不想因為這樣就放棄這段感情,所以乾脆不告而別,讓李東海認為這段感情還有機會還沒結束,但是他卻沒有想到一直開明的父親會讓自己成為公司的棋子,大企業本來就會有很多小企業的業主來依附,李赫宰一直認為自己不可能會因為家裡企業的關係和一點都沒有感情的女人結婚,那種情節大概只有在電視裡才會出現的,但是當自己從國外回來,父親卻要求自己立刻結婚,連一點反悔的餘地都沒有,不得已的和現在的妻子結了婚,但是這種政策聯姻本來就沒有任何感情,李赫宰也沒有要日久生情的意思,可是那女人卻還傻傻的以為有了個孩子就可以綁住身邊這個男人,雖然李赫宰很疼愛自己的女兒,但是這不代表自己就會承認這段婚姻。

 

回國後忙於工作,還有婚姻的事情煩的李赫宰幾乎快崩潰,但是就在一個偶然,讓他發現了李東海寫的第一本書,那時候謎海才剛以現實主義的愛情小說出道,沒有什麼人氣,但是李赫宰卻被書本裡的文字深深吸引了,原本只是因為作者名字裡有個海字讓他覺得親切,但是隨著謎海寫得更多之後,李赫宰就發現其實這個謎海就是李東海,而他寫的就是他們兩個的故事,原本因為結婚了一直不敢去找李東海的李赫宰突然就覺得,自己當年不告而別的男孩好像真的還是對自己念念不忘,好像就是自己希望的那樣,李東海一直都沒有忘記他,一直在等他自己,直到看見這次出的這本書之後,李赫宰覺得李東海似乎是想放棄等待了,畢竟十年並不是多短的日子,就算是再愛也會有想死心的一天,李赫宰還記得這本小說一發布,謎海的粉絲後援會裡就開始了各種猜測,甚至還有傳言這已經是謎海的最後一本小說了,李赫宰很緊張,卻也反省自己這些年來膽小的舉動,明明早該去和他重逢,甚至打通電話寫封信都可以,但是李赫宰卻害怕著李東海會對於自己當年的不告而別憤怒甚至拒絕見面,直到了看到了謎海的小說裡有一種悲傷和死心的感情之後,才終於提起勇氣決定和李東海見面。

 

回憶結束,李赫宰沒有想到的是李東海的反應,明明還是很喜歡,眼神裡卻又像是在問自己為什麼當年要不告而別,而現在為什麼又要出現,李赫宰覺得李東海變了很多,以前的他是不管什麼事情都會打破砂鍋問到底,但是現在卻是一句話也不說,雖然怎麼樣的李東海李赫宰都喜歡、都覺得可愛,其實李赫宰也很想告訴李東海這幾年發生的所有事情,可是卻因為他沒有問就什麼都不敢說了。

 

看著懷裡睡得安穩的李東海,李赫宰滿足的笑了笑,輕手輕腳的從床上爬起來,想要給李東海準備一頓豐盛的早午餐,這大概是自己從國外回來之後就沒有做過的事情了,但是李赫宰卻覺得為李東海做什麼事情都是值得的,甘之如飴。

 

當李東海再次醒來已經是中午十一點了,在床上翻了個身發現身旁的人已經不在了,偷偷的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可不想在這個男人的眼神監視下穿衣服,坐在床上發呆了好久才從床底下摸出自己的小內褲,蓋著被子穿上去之後才發現自己的衣服都不見了,難怪摸了那麼久才在床底下找出小內褲,李東海愁眉苦臉的坐在床上覺得憂愁,偷偷的聽著外面的動靜,聞到了一絲絲的香味,驚訝的心想李赫宰居然在做飯,不過也只有一下下,因為自己現在什麼都沒穿只穿一條小內褲才是首先該苦惱的事情才對,躡手躡腳的從床上下來,身體的不適感已經好很多了,環視了房間一圈,發現了一個很大的衣櫃,跑過去打開隨便拿了一件長袖襯衫套上去,但是自己的身材和李赫宰的又差了一大截,這襯衫穿上去根本就是裙子了,李東海照照鏡子看了看發現好像不穿褲子也不會看到,就也懶得找褲子了,反正也不是自己穿得下的尺寸,雖然袖子太長手整個被蓋住只露出一點點手指頭,但是沒有多大的阻礙,李東海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突然覺得這個房間好像很熟悉卻又沒有看過,想了很久自己是不是在什麼地方看過這種擺設,但是沒有結果,只好跑進浴室梳洗,完全像是自己家一樣。

 

李赫宰進來房間時李東海剛好從浴室出來,看到李赫宰之後又整個人像是小烏龜一樣縮在一旁不敢說話,剛才擅自找衣服穿的樣子都不見了,李赫宰看到這樣的李東海覺得好笑「我有那麼可怕嗎?」,李赫宰朝著李東海走過去,環住他的腰,感覺這傢伙就像是小動物一樣,看到陌生人就害怕,「沒…沒有阿」李東海故作鎮定地搖搖頭,卻又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而滿臉通紅,「出來吃早餐吧,你一定有很多問題想問我」李赫宰覺得調戲李東海很好玩,看他的反應更好玩,把人帶到餐廳之後讓他坐在放了兩個墊子的椅子上。

 

李赫宰繞過餐桌,坐到李東海的對面,手撐著下巴一直盯著他看,而李東海被看的全身不自在連忙低下頭假裝沒看見對面這位先生的視線,「吃飯吧,我記得你愛吃煎蛋捲」,李赫宰滿臉笑容看著李東海不知所措的反應,覺得心情特別的好,「好…我開動了…」李東海聽見李赫宰這樣說,微微的抬頭看著依舊盯著自己的李赫宰,然後視線移到桌上豐盛的早餐,好像不只煎蛋捲是自己愛吃的,每一樣都是自己愛吃的,說不感動絕對是假的,如果說分開的這十年裡李赫宰沒有掛念著自己那麼自己愛吃什麼愛喝什麼有什麼習慣早就都忘記了,李東海的心跳又像昨天聽見李赫宰說從沒忘記彼此發生的事情一樣,原來那句話並不只是嘴上說說,而是真的都記得,只是李東海心裡卻還是有疙瘩,失聯十年的人突然的出現,就算他是大集團的總裁,一定會有很多關於他的報導甚至專題,但是李東海專注著寫作根本不會想到有這樣的方式可以了解李赫宰,所以對他的這十年根本一無所知,難怪李赫宰剛才會說自己一定有很多問題想問他,的確,自己現在算是滿肚子的疑問想要開口問,可是卻不知道該從哪個問題下手。

 

我好想把我們空白的十年都填滿,但是卻害怕你下一秒就會又消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