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曖昧不明的關係要持續多久,或者只是我不願戳破。

 

學校的生活也就這樣,早上起床到學校上課傍晚下課回到宿舍,對於住宿學校的學生來說生活也許就是這樣,除了班上同學宿舍室友學校老師亦或者是學弟妹,單純的社交型態不得不讓他們的心思也單純,除了某些例外,不過至少在學校管轄內是很安全的,所以李東海這個單純的孩子就以為整個世界都像這樣如此單純,殊不知長大了接觸到的社會又會是不一樣的,活像個溫室裡的花朵。

 

雖然說李赫宰覺得李東海這樣的單純很好,就算以後有什麼事發生自己還是會保護著他,不過那是李赫宰的想法,李東海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個男孩子怎麼可能一直依賴著別人過生活,只是嘴上這樣說卻又嚷嚷著讓李赫宰跑腿去買餅乾去了,看起來不得不讓人擔心,而且這朋友的說詞似乎說不上兩人微妙的關係。

 

期末考後,李東海吵著李赫宰讓他帶自己出去玩,順便把崔始源還有崔珉豪都一起叫上了,只是最近多了一個生面孔,聽崔珉豪說是他表弟叫李泰民的高一生,不過連遲鈍的李東海都覺得奇怪,這學期都過了一大半了崔珉豪怎麼突然認起表弟來了,「他是學期中才轉過來的,我也是這幾天才知道」崔珉豪邊說邊抓抓頭表示不知所措,「你們好,我是李泰民」被點名的孩子怯怯的和大家打招呼,李東海看到可愛的李泰民就忍不住撲了上去「好可愛阿,讓哥哥摸摸」然後熱情的在人家身上毛手毛腳的,在一旁的三人滿臉黑線,最後還是崔珉豪看到李泰民不知所措的樣子向他求救才把李東海從他身上扒下來。

 

既然期末考都結束了那當然要去好好的放鬆一下,因為再過一個禮拜就準備回家過年了也沒時間可以在聚聚,再次見面也就是開學了,所以大夥兒到了學校附近的海邊,李東海自然是開心的玩的不亦樂乎,就連比他小一歲的李泰民都沒有那麼幼稚瘋狂,和其他人一起坐在沙灘上,倒是崔珉豪也跟著李東海在互相潑水,而坐在崔始源旁邊的李赫宰看著李東海的笑容就覺得幸福,只是他身旁的人好像就顯得礙眼許多,只是這種感覺說不清楚也表現不來,悶悶的不高興。

 

愛情是自私的,我真想把你拴在我身邊一輩子。

 

太陽悄悄的從海平面上消失,大夥兒也在天還沒完全暗下來之前打道回府,回到宿舍李東海吵著肚子餓了要吃飯了,不過李赫宰走在他後面哄著他讓他先回房去洗個澡再下來餐廳吃飯,雖然是百般的不願意不過李赫宰的吩咐李東海還是不敢不遵守,乖乖的走上樓去了,李赫宰和崔始源還有崔珉豪對看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三個人想的大概都是同一件事,「我說赫宰阿,你是如何有這種耐心可以和東海當朋友的」,三人往上樓的樓梯走上去八卦的聊著「我也覺得奇怪,你怎麼可以讓他那麼任性,對你使喚來使喚去的」兩人一來一往的說著。

 

不過李赫宰一直沉默的不說話,「你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的吧,明明就是個很冷漠的人」崔始源走在李赫宰旁邊就像是平常聊天一樣沒什麼變化「對嘛,難道東海是特別的人?」崔珉豪也跟著崔始源起鬨,不過殊不知這句話剛好戳到了李赫宰的要點,「呵呵哪有什麼,就只是他比較活潑班上座位又剛好坐在我旁邊罷了,你們也知道他那個個性阿,就是特別天真特別單純的,時間久了我也習慣了」李赫宰胡亂的打混過去,所幸兩人也沒再問什麼,只能讚嘆李東海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居然能讓李赫宰這個以前就算是一年級的學生,連學長姐看到也會害怕的人變的如此溫和。

 

我就說吧,你看,愛情如此偉大。

 

其實李赫宰在猶豫要不要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說這件事,他喜歡李東海這件事,雖然已經有了李晟敏和曹圭賢的前車之鑑他們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反彈,不過李赫宰還是害怕,害怕他們用那種怪異、嫌棄的眼光看自己,自己和李東海已經認識半年了,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長,只是時間久了李赫宰發現對李東海的那種情感已經不能戒掉了,艱難的考驗正在面臨,要怎麼化解只能由自己造化。

 

欸,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不要害怕任何異樣眼光,愛就對了。如果你真的那麼愛他,那何嘗不勇敢一次放膽去做,即使被拒絕了,還是可以哭著笑著繼續守護。

 

眼看著就要過年了,宿舍上下全部的人都在整理行李準備回家過年,不過有一個人卻悶悶不樂的不知道有什麼心事,「呀東海你怎麼啦,要回家了不開心嗎?」李晟敏放下正在整理的行李走到李東海身邊,看他心不在焉的覺得奇怪,這不是平常的他阿,「喔沒什麼啦,只是回家就看不到你們了」李東海已經習慣每天和他們一起生活一起吵鬧,突然要回家一個月,感覺少了這些朋友就會開心不起來。李晟敏難得看李東海一臉憂鬱,拍拍他的肩「過年要開心,有壓歲錢可以拿阿,而且放假時間又不長,回家看看爸爸媽媽,一個月以後你就會捨不得要回來了啦」,聽李晟敏這樣講李東海的心似乎舒坦了些,又回到那個笑臉了。

 

你有沒有聽說過,如果在學校有喜歡的人,就會捨不得放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