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8

 

就是因為太過在乎,怎麼說的出口?

 

李赫宰一個晚上沒睡的理由,因為腦袋裡充滿了李東海面無表情眼淚卻一直流下來的畫面,不想發生的事情卻還是發生了,李赫宰自責為什麼沒有早一點和李東海說,如果說了他是不是就會放棄不喜歡了,可是自己就算知道李東海喜歡著崔珉豪卻還是喜歡著他,他沒有把握李東海會因為這樣就放棄崔珉豪,可是他害怕李東海會因為這樣而討厭他,然後漸漸疏遠自己。

 

有時候,心會脆弱的不堪一擊,無法想像。

 

隔天早上,李赫宰頂著黑眼圈進了教室,就看見李東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安靜的看著前方發呆,眼睛腫的平常那個清徹大眼都小了好多,李赫宰心疼的看著李東海卻沒有走過去,反而離開了教室,到了醫務室和老師要了冰袋,然後回來看到李東海依然是那樣的姿勢和表情,拿著冰袋走了過去,「東海你沒事吧?」李赫宰說著然後把冰袋遞給李東海,「嗯」李東海現在暫時無法思考任何事情,接過李赫宰手中的冰袋敷在眼睛上,接著沉默。

 

李赫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著李東海趴在桌上用冰袋敷著眼睛放心不少,每節下課,李赫宰都會跑到醫務室幫李東海拿新的冰袋,而李東海也什麼話都沒說,乖乖的、安靜的,一天下來眼睛不腫了,李赫宰鬆了口氣「東海走吧下課了,回宿舍吧」,李赫宰幫李東海收拾好所有東西,拿著自己和他的書包,「嗯」李東海今天似乎就只說了這個字,李赫宰也不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冥冥之中有個默契,就算彼此都心知肚明,但卻沒有人敢戳破。

 

回到宿舍後,李東海站在自己寢室門口發呆,沒有要進去的意思,「東海,不進去休息嗎?」李赫宰原本要回自己的寢室,看到李東海盯著寢室門上的名牌發呆,「赫宰今天晚上我去你們那邊睡吧」李東海知道,崔珉豪昨天沒回來,但是今天一定會回來,他現在還沒有勇氣面對,只好選擇逃避,「好好啊…」李赫宰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但是也沒有問李東海原因,進了門之後,崔始源看到李東海就明白是什麼事了,大概和李赫宰昨晚整晚沒睡有很大的關係,「始源,你今天到他們寢室睡吧」李赫宰對崔始源露出抱歉的眼神,「嗯我知道了」崔始源收拾了一下書包後就輕輕關上門走了,「東海先洗澡吧」李赫宰雖然害怕李東海生氣的瞪著他、質問他,可是面對這樣沉默的李東海卻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嗯」李東海接過李赫宰給他的衣服後走進浴室,洗好之後就直接睡了,李赫宰也沒有多說什麼,只能苦澀的看著李東海睡著面對牆壁的身影。

 

看著你為了他傷心難過,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我有多麼希望你笑、你哭、你生氣都會是因為我,只是在你身上,我能體會到的,只有苦和酸。

 

隔天早上起床,李東海又是紅紅腫腫的眼睛,李赫宰還是一樣到醫務室拿冰袋幫他冰敷,李東海變的沉默,什麼話都不想說,也笑不出來,只是李東海很難過,卻沒有發現身旁這個人的難過沒有比他少。李東海只在李赫宰的寢室睡了一天就回去了,當然也面對了崔珉豪,只是關係不如從前了,尷尬的氣氛瀰漫了整間寢室,崔珉豪不知道該怎麼和李東海說話,只能看著李東海默默的回來,默默的洗好澡,默默的走下樓吃飯,然後在默默的回到寢室就寢,崔珉豪有幾次想開口和李東海說話,可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只能這樣看著他默默的看著他做所有事,心裡堵的慌,想起那天李東海笑著哭的臉。

 

李泰民從崔珉豪口中得知了這個消息,感到驚訝,看著崔珉豪皺著眉頭,「哥哥,你喜歡東海哥嗎?」其實心中很不安,因為之前有很多很多關於他們笑著玩在一起的畫面,「喜歡,但是是朋友的喜歡,東海對於我來說,就和赫宰還有始源那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好哥們,可是…現在卻因為這樣,氣氛鬧的很僵…,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看著赫宰還是一如往常的照顧著東海,又更難過,我不想傷害東海,也不想傷害赫宰,可是我卻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重重的傷害了他們,泰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崔珉豪說著眼眶泛紅了,李泰民走過來輕輕的抱著崔珉豪,不說話只是抱著崔珉豪輕輕的拍著他的背。

 

晚上,李赫宰收到崔珉豪的簡訊到了一樓的大廳,遠遠的就看到崔珉豪一個人低著頭坐在那裡,走了過去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怎麼了?」李赫宰很正常,就只是看到李東海難過的時候會皺一下眉頭而已,「赫宰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就是對不起…」,面對崔珉豪突如其來的道歉,李赫宰顯得不知所措,「怎麼突然這樣說?」,崔珉豪看著李赫宰臉上的黑眼圈很深很深,「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以為東海只是把我當朋友」,在崔珉豪說出原因後李赫宰懂了,然後笑了「你何必說對不起?喜歡這種事情本來就是無法預知的不是嗎?珉豪,你不必對我感到愧疚,因為就算東海喜歡你,我對他的喜歡還是不會改變,只是有時候看到他傷心的時候,心裡也會跟著難過」李赫宰說到最後低下頭看不到任何表情,崔珉豪聽著李赫宰情緒複雜的一句話皺著眉頭。

 

「赫宰你有沒有發現,你喜歡東海喜歡到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喜歡了…?」,聽到崔珉豪這句話李赫宰抬起頭「對阿也許我連我自己有多喜歡他都不清楚了,但是我就是不知道怎麼放下,他動作慢、走路容易分心、挑食、喜歡喝草莓牛奶,我怎麼會容易就放棄…」李赫宰說的很慢,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消失,說到關於李東海的一切,李赫宰總是笑著,那個表情是一般人不能夠理解的,幸福,卻有一點點苦。

 

我好想懂,你的內心,我很心慌,因你沉默。

 

一個禮拜過了,李東海依舊是這樣的狀態,什麼都不說,也不哭了,依舊沉默,班上同學覺得奇怪,跑來問李赫宰,只是李赫宰也不說,讓人更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東海,中午想吃什麼?」李赫宰把書本塞進抽屜後,轉過頭看李東海,「李赫宰…我想我們需要談談…」李東海面無表情著看著李赫宰,而原本笑著的臉也因為李東海的這句話,瞬間垮了下來。

 

我不希望,我們最後連朋友都當不成了,你能感受到我的心意嗎?又或者你能感受到我的苦衷嗎?我才發現,原來我最害怕的不是你說出你喜歡上誰,而是你說出你討厭我,冷眼看我。也許,你永遠不會懂,我的內心有多掙扎,我有多害怕失去你,我可不可以有個微小的請求,就是請你永遠不要討厭我。

 

暗戀者的情緒往往只能在獨自一個人的時候發洩,可以流很多眼淚,可以盯著電腦螢幕傻笑,可以因為一點小舉動而睡不著覺,這些情緒往往只因為一個人,所有的情緒都因為一個人而牽動著,所以暗戀,可以很甜,但也可以很苦,因為愛的太深了,因為沒有人可以訴說發洩,所以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然後愛的更深了,因為總是把自己的心關起來,所以傷心的時候更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