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9

 

我不想回憶起來,只充滿了眼淚和苦澀,我想把你在我心裡最美好的一面一直留在心中,可是,回頭才發現,我們之間除了我追著你跑,好像沒有了。

 

李赫宰跟著李東海到了頂樓,兩人站著卻不說話,李東海瞪著紅腫的眼睛看著李赫宰,過了五分鐘李東海走進李赫宰,「李赫宰你把頭抬起來,為什麼一副做錯事的樣子」這樣的李東海是李赫宰從來沒看過的,冷冰冰的眼神還有口氣,在自己的記憶中的李東海總是笑的沒心沒肺的,從來不會有這種表情,李赫宰抬頭看著李東海清澈的大眼,紅腫的清澈大眼,瞬間鼻酸了起來,「你應該知道我在生氣什麼,也知道我們需要談的是什麼吧,赫宰」李東海轉過頭走到邊上用高高的鐵網架起來的圍欄旁,「我」李赫宰看著李東海的背影不知道從何說起,「耍我很好玩嗎?還是說看著我這樣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很有趣?你把我對他的喜歡他成什麼了?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看著我傻傻的喜歡他?我很遲鈍我知道,但是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告訴我?虧我還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虧我還把什麼心事都告訴你,結果你卻是這樣回報我的?」李東海沒有看著李赫宰說,只是看著天空越說越激動,說到哽咽說不下去了。

 

轉過頭看著李赫宰,眼淚早已充滿了整個眼眶,對於李東海的這些話李赫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看著李東海的眼淚滑落臉龐也紅了眼眶「東海對不起…」除了對不起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李東海說的句句是實話,無法反駁,「對不起就可以了嗎?李赫宰,你好壞,你怎麼可以眼睜睜的看著我丟臉?我原本以為你是最值得我信賴的人,沒想到你卻這樣對我…,你明明知道我遲鈍、我笨,你還可以看著我這樣,事情發生之後你還可以裝作沒事的照顧我,你為什麼…」李東海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用手擦掉臉頰旁滑落的眼淚,從李赫宰旁邊走過,離開,沒有一點猶豫。

 

我為什麼,因為我喜歡你,因為我暗戀你,因為我愛你,叫我怎麼說出口,我知道我很自私,我很壞,可是你叫我怎麼說出口,我就是希望你不要喜歡他,希望你可以放棄,可是你叫我怎麼說的出口,看你那麼開心、那麼幸福的笑容,我怎麼捨得去破壞它。李東海,你沒有發現嗎?其實你也很壞,說了這些話,是在狠狠的傷我的心,你知道嗎?只是,你可以對著我發洩你的不滿,可是我要和誰說?有誰會懂我的痛?自從對你一見鍾情之後,我的心就隨著你高低起伏,我就是個傻瓜,被你劃的遍體鱗傷卻還不知道該放棄,你說該怎麼辦?就算你說我壞,就算你說我不告訴你我所知道的事情,就算你對著我生氣,但我還是好喜歡你,無法放棄。

 

李東海離開了頂樓,只留下李赫宰獨自一個人,腦海裡充滿了李東海剛才所有的話還有表情,眼淚終於克制不住流了下來,李赫宰蹲在地上雙手捂著臉,哭不出聲,害怕的事情果然還是來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鬆了一口氣,看著李東海終於把內心發洩出來,李赫宰不知道為什麼安心了不少,但卻還是難過,只是自己難過沒有什麼,李東海不要難過就好,自己承受多少難過都沒關係,只要李東海像以前一樣笑的燦爛就都沒關係了。

 

李赫宰翹掉了半天的課,卻什麼地方都沒有去,只是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睡覺,卻怎麼也睡不著,就這樣躺在床上發呆直到崔始源回來,「赫宰…你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身體不舒服嗎?」崔始源放下書包走到李赫宰床邊關心的看著他,「沒什麼,只是有點累」李赫宰讓自己的情緒盡量正常,但還是被崔始源發現異常了,「你哭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那天不是和珉豪已經解開心結了嗎?」崔始源拉過椅子坐在李赫宰床邊,「東海…東海他…,東海說我很壞,為什麼知道珉豪和泰民的事卻不告訴他,讓他傻傻的還跟珉豪告白…」李赫宰從床上坐起來,眼睛腫的快睜不開了,崔始源看著李赫宰這個樣子皺著眉頭不說話。

 

「東海討厭我了…」說著眼淚又流了下來,崔始源是第一次看到李赫宰這個樣子,拿過面紙遞給李赫宰讓他擦眼淚,「李赫宰,你哭什麼,就因為一個李東海,有值得讓你那麼難過嗎?難過到哭成這樣,那麼難看」雖然崔始源知道,李赫宰絕對會因為一個李東海而變成這樣,但就是想罵醒他,「始源,你就罵吧,把我罵醒」李赫宰用面紙胡亂的擦了眼淚然後看著崔始源生氣的臉,「你明知道…就算我怎麼罵,你還是放棄不了他,可是我就是不忍心看你因為他變成這樣,李赫宰是全校最優秀的學生,我的好哥們,你怎麼就因為一個人變成這樣…」崔始源說完嘆了口氣,「對不起…我很讓你失望吧,可是我就是沒辦法不喜歡他,就算他罵我,就算他討厭我,可是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放棄…」崔始源聽著李赫宰自暴自棄的語氣嘆息,把他按回床上。

 

「算了,你還是好好休息吧,睡一覺起來就要給我振作起來,離學測剩下不到一個月了,你這個樣子怎麼會考的好,為了一個人而耽誤自己的未來,我相信李赫宰不會做出這種事」崔始源幫李赫宰蓋好被子,強迫他閉上眼不要再想任何事情,關了寢室的燈後,開起書桌的檯燈繼續看書。

 

愛你,就如同陷入了深不見底的地底,不管怎麼掙扎,都爬不出來。幾年之後,我回憶起來,可能會覺得自己很傻,但是至少現在,我不想後悔。

 

就如同崔始源說的一樣,李赫宰睡一覺起來之後整個人都變了,變回以前那個沉默寡言的李赫宰,變回以前那個眼裡只有書本和考試的李赫宰,面對李東海也沒有再說半句話,兩人就如同絕交了一樣,只是有誰知道李赫宰其實很想和李東海說上一句話,可是只要看到李東海那個討厭自己的眼神就什麼也說不出來,過了幾天之後李赫宰也習慣了,漸漸的無視了李東海的存在,認真的讀書和複習,為下個月初的考試做準備,崔始源看著雖然心疼、雖然覺得李赫宰會很難過,但是至少他願意想通,就算是在怎麼喜歡,也要考完試之後在來難過,看著一天笑不到五次的李赫宰雖然很不習慣。

 

因為自從李東海出現之後,李赫宰就很少會有這樣冷漠的一面,可是崔始源還是不得不習慣,也許這是對李赫宰和李東海都好的辦法。崔珉豪也從崔始源口中知道了所有事情,雖然很想告訴李東海,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口,自己和李東海已經恢復到以前那樣的朋友關係了,可是看著李赫宰和李東海漸漸疏遠,心裡就有疙瘩,感覺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才會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感覺他們已經回不到以前那樣的關係了。

 

有些人就是這樣,漸漸熟悉,再漸漸陌生。也許我們之間就像垂直線一樣,相交到一點之後,就漸行漸遠了,永遠不會在有任何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