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6

 

就算是愛的多麼深刻的人,也會有害怕失去的時候,更何況,我已經失去你那麼久了,不在輕易相信任何人了,就連你也是。

 

李赫宰承認他是害怕了,害怕李東海再次耍了他,再次把自己對他的情當作什麼都不是一樣不在乎,這麼多年以來,李赫宰一直想成為更好更強的男人,為的就是重遇李東海時可以讓他知道這幾年來沒有他也可以過的很好,沒有他也可以成為那麼優秀的人。李赫宰是想在重逢後把李東海追回來,可是面對現在的狀況,還沒開始追人家就已經到追回來了,一點挑戰性都沒有,更何況當年李赫宰是怎麼被李東海虐的遍體麟傷的他沒有忘記,他害怕的是李東海不是真的愛他,而是有別的企圖,他擔心的是李東海有著其他意圖,所以想靠近他罷了。雖然攤上李東海就什麼都打亂了,但是唯有李赫宰那顆心改變了,變的不再相信任何人,就連自己暗戀兩年思念七年的人也是一樣,應該說會變成這樣都是和那個人有很大的關係。

 

李東海愣在病床上,直到朴正洙回來之後,在他眼前用食物晃了晃才回過神來,「哥,我見到赫宰了」李東海眼眶紅紅的看向朴正洙,「什麼?你遇見他了?那個你想了那麼久卻一直不敢聯絡的人?我到想看看長什麼樣子」聽朴正洙的反應就知道他知道李赫宰這號人物,而且李東海這幾年一直想聯絡他,卻不敢聯絡,「嗯…他在這家醫院當醫生,剛剛來病房巡視了,可是他好像防著我,冷冷的對待我,和七年前完全不一樣了…」李東海說著眼淚又快流了下來。

 

畢業之後李東海就從崔珉豪那邊聽到李赫宰考上了W大醫學系,就沒有再想從崔珉豪口中知道關於李赫宰的任何事情了,分開那天看著李赫宰落寞的背影,李東海就知道自己傷了這個男人有多深,只是還是沒有勇氣追上去,和他說聲道歉,李東海知道李赫宰想要的不是道歉這些話,而是我也喜歡你、我也愛你這些話,所以李東海沒有追上去,他拿什麼告訴李赫宰我愛你,沒有資格也沒有膽量。七年來,李東海一直找機會想要聯絡李赫宰,但是卻沒有鼓起勇氣,他知道李赫宰畢業之後就直接在W大相關的醫院實習工作了,所以自己也找了個和這裡同個城市的工作,別於醫學系五年外加一年實習,李東海讀的是視覺傳達設計系,普通的大學四年,畢業後早早的就出社會了,只是工作的公司不是可怕的上司而是溫柔的哥哥,讓李東海出社會三年了卻還沒有一點成熟的感覺,一直要讓人擔心,就像高中那樣,事事都需要別人的照顧。只是明明在同一個城市裡生活了三年卻還是沒有相遇,李東海沒有勇氣到李赫宰家去找他,也沒有勇氣打電話給他,這樣一拖拖了七年,兩個人七年沒有見面,李東海也許是心急了,才會在重逢時激動的告訴了李赫宰,因為看著李赫宰對著自己冷冰冰的態度就難過,可是這還不是當初造成的結果,都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所得來的。

 

「東海阿,這幾年來我們聽過多少你和李赫宰的事情了,說到底你就是傻,怎麼會把感情這種那麼重要的東西搞錯了呢,如果人家不喜歡你就算了,他還暗戀了你兩年,而你卻這樣傷害他,哥真的不能幫你說話阿,我還是個局外人…」朴正洙把買來的魚片粥打開推到李東海面前,拿過衛生紙幫他把臉頰上的淚擦掉,「可是哥…我好怕,我怕赫宰他不再喜歡我了,我真的好後悔,好後悔當時沒有搞清楚自己的心,在他離開我之後我才徹底體會到原來我喜歡的不是珉豪而是他,哥我該怎麼辦?我等了七年,好不容易重新遇見他了,我不想讓他就這樣跑走阿」李東海看著冒著煙的粥卻一點食慾都沒有,明明是餓了好幾餐又昏睡好久的人,「東海,你別心急好不好,七年不是那麼短的,如果你們相遇你就說你愛他,那他會怎樣想?他已經被你重重傷害過一次了,你覺得他會那麼容易在打開自己的心接受你嗎?」朴正洙心疼的順了順李東海的頭髮,「可是哥,我剛剛就跟他說了,然後他問我,在耍他嗎,那種眼神那種語氣根本和以前的他不一樣,我該怎麼做,他才會重新打開心接受我?」李東海無辜的眼神對上朴正洙,擔心的問。

 

「都已經分開七年了,再等一些時間也不遲,東海阿,你要知道愛情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李赫宰以前會暗戀你不敢告訴你,多半是因為還年輕還不懂事,怕傷害到你了才會選擇不告訴你,如果他還愛你,還在乎你的話,你的一些行動哪怕不能感動他,來日方長,如果你要和他長久下去,那還擔心這些挫折做什麼」朴正洙拉過椅子坐了下來看著眼前憔悴的李東海,「嗯,哥我知道了,我想我可以打動赫宰的,就算他不喜歡我了,我還是要把他追回來」李東海堅定的眨眨眼,「好了好了,你忘了你都已經多久沒吃飯了嗎,趕快吃飯,趕快好起來,才有力氣去想怎麼把李赫宰追回來阿」朴正洙寵溺的摸了摸李東海的頭,轉過身給他倒了杯水,「好」李東海難得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開心的吃起來。

 

有一種眼淚叫難以割捨,有一種凝眸叫不能忘懷。

 

回到急診室後,李赫宰什麼事都沒做只是發呆,還好今天晚上也一樣平靜,朴詩研看著李赫宰又想事情想的出神覺得奇怪「李醫生,你今天晚上怎麼一直發呆阿?有什麼心事嗎?」朴詩研舉起手在李赫宰面前晃了晃,「沒什麼,只是遇見認識的人了」李赫宰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和一個才認識沒多久的小女孩說這些,「是來看病的嗎?你朋友有沒有怎麼樣?」朴詩研一臉擔心,「沒事,就昨天那個被送來急診的男孩,是我高中同學」李赫宰看朴詩研擔心的樣子,突然想起李東海,那個以前總是很天真很單純很位他人著想很容易被騙的李東海。

 

雖然朴詩研和李東海長的一點都不像,但是李赫宰卻有一瞬間把他誤認為是李東海了,「原來他是你高中同學阿,難怪昨天李醫生停頓了一下,不過怎麼感覺好像不是很熟」朴詩研鬆了一口氣,因為身為急診室的護士他當然知道所有病人的情況,「對阿,我們已經有七年沒有見面了」李赫宰似乎正在被套話,但是他卻毫不在乎的全都說了出來,「其實,他是我高中暗戀兩年的對象」朴詩研確實被李赫宰這樣炸彈似的發言嚇了一大跳,「呃,李醫生我沒有要套你話的意思,這些你可以不用跟我說阿」,李赫宰看了朴詩研驚慌失措了反應笑了笑,「我這樣說你是不是就不會喜歡我了?」朴詩研似乎是弄懂了李赫宰為什麼要說這句話的意義了,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趕走我也不是這樣的吧,李醫生,而且要放棄對一個人的愛哪有那麼容易」,這句話完全說中了李赫宰的心思,「對阿,要放棄對一個人的愛哪有那麼容易,更何況我已經愛了他快十年了」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說給朴詩研聽一樣,李赫宰望著遠方,沒有聚焦。

 

「李醫生,看不出來你那麼癡心欸,現在重逢了,不是應該要把他追回來放身邊了嗎?」小女生就是這樣,很八卦的,「我剛剛去找了他,結果你知道他說什麼嗎?他說他愛我,說那時候對不起」李赫宰說著回想起剛才和李東海在病房裡的所有對話,「這樣不是很好嗎?他也喜歡你,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一起啦」朴詩研讀不出李赫宰眼裡複雜的心情,「我是在害怕了,害怕他又會在耍我一次,害怕他說愛我就像當時一樣只是搞錯…」李赫宰把當時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全說給了朴詩研聽,「哇,李醫生,這樣看來你真的真的真的很癡情欸,如果你害怕的話,為什麼不要實驗看看他對你的到底是不是真心?」李赫宰好奇的看向朴詩研一臉就是打了什麼主意,「怎麼實驗?」朴詩研湊過去李赫宰耳邊賊賊的訴說他的主意,然後兩人對視一笑。

 

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試驗你是不是真的愛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