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

 

買好了旅行要用的東西之後,李東海拉著李赫宰到地下美食街去搜刮甜食,有時候腦力不足的時候補充糖分很有用,這也造就了李東海那麼愛吃甜食的原因,「吃那麼多會不會胖啊?」李赫宰提著一大推東西,看著李東海也是一大堆東西,只是內容物不一樣,「又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吃,是我們兩個一起吃阿」李東海說的理所當然,但是其實也才買了一點點要分給李赫宰,「我寶貝真好阿,還會想到老公」李赫宰空出一隻手,牽著李東海也空著的那隻手,「好啦趕快回家,人好多」李東海沒有掙開李赫宰的手,反而牽的更緊。

 

「你這個禮拜好好的工作,我在家整理行李,我們下個禮拜才能安心地去玩」回到家,李東海站在電梯裡面看著李赫宰,「好,沒問題的」李赫宰靠了過來說完便親了李東海一口,「別亂來,有攝影機」手裡都拿著東西也沒辦法把人推開,所以這種警告也只是說說的而已,「又沒關係,不會有人看的啦」說完電梯門打開到了樓層,但是鄰居卻站在電梯口,李東海尷尬的笑了笑,用手肘撞了李赫宰的肚子,然後飛奔回到家門口,面對著大門等李赫宰過來開門,「唉唷寶貝幹嘛那麼害羞,又沒什麼」李赫宰慢慢的走過來,一臉溫柔但語氣卻是流氓,「鑰匙在褲子口袋,寶貝你拿一下」李赫宰手裡提著的東西都沒辦法放下來,倒是李東海勉強可以空出手,因為東西都給李赫宰拿了,東摸摸西摸摸才把鑰匙找出來開了門進去,「你這樣摸…是在煽火…」又是流氓語氣,但是被海大大無視了。

 

進到屋子以後,李東海把東西都放到桌上,然後看到站在門口一臉受傷的李赫宰,走回去「幹嘛啦?進來吃蛋糕阿」海大大現在腦中就只有蛋糕而已,其實根本沒有聽到剛才李赫宰說的那句搧風點火的話,「來了」李赫宰一臉無奈的對著李東海笑了笑,反正夜晚還長,不急這一時,兩人一起洗完澡一起吃飯後甜點睡前宵夜,然後李東海就犯困了,坐在沙發看打瞌睡,「寶貝想睡我們去房間睡,不早了」李赫宰輕輕的在李東海耳邊說著,然後把人抱進房間一起入睡。

 

就算總會失去的,失去之前我要更用力抱住。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李東海非常認真的在家裡安排行程,而李赫宰則是很乖的按時上班,秘書知道了總裁要請一個半月的假期非常的緊張,但是又得知老總裁會來頂替這個位置到總裁回來,緊張感就下降了一半,「這份公文拿去業務部」李赫宰簽好字之後讓祕書拿去,還沒說下一句話自家老爸就開門進來了,「不是說要去一個半月,怎麼還來上班?」看來赫爸爸沒有聽清楚那天的通話內容,不過現在才出現也已經夠晚的,「下禮拜才去」李赫宰沒有看他,自顧自的用手機和李東海傳訊息,因為只要看到自家老爸就會想起他那天說的話,赫爸爸尷尬地坐在沙發上摸摸鼻子,許久沒有和自家兒子搭話。

 

「你…沒事吧?」到了傍晚下班時間,李赫宰還是依舊扳著一張臉,並不是埋怨坐在沙發那裡的自己的父親,而是埋怨自己為什麼那麼不勇敢,捨不得放下擁有的這一切,是為了得到和李東海在一起的永遠,那天的話說得很清楚,赫爸爸知道李赫宰不可能會因為李東海而放棄現在這個位置,也沒有勇氣因為李東海而離婚甚至出櫃,這也是為什麼赫爸爸敢那麼篤定的直接激他,因為李赫宰沒有辦法這麼做,如果真的這麼做了,公司不久就會陷入危機、股票下跌,股東們開始蠢蠢欲動,要是真的為了和李東海在一起而這麼做,那麼這十年來累積的努力,甚至是為了他才想變的強大的能力,都會付諸流水了。

 

李赫宰從辦公桌裡抬起頭來,看到一臉擔心自己的父親,別過頭去不想再想起那天的那句話,並不是父親對不起自己,而是自己沒有能力、沒有勇氣去承擔自己所做的一切而已,也不怪他當年裝作贊成裝作無所謂,其實是私底下偷偷的打算著把自己送出國讀書,因為那時候的他也只能這樣任人擺布,只是沒想到現在還是依舊只能任人擺布,「我沒事…,爸下禮拜記得來上班」李赫宰從座位上站起來,拿起公事包之後打算直接回家,「嗯,我記得」赫爸爸也站了起來,走過去拍拍李赫宰的肩膀,然後先離開了辦公室。

 

任何事情並不是一開始想的那麼簡單,做了之後才知道多難。

 

終於到了旅行出國當天,李東海一個禮拜做出來的功課應該可以應付的了臨時出國去玩的兩人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要去私奔的快感,李赫宰拉著大的行李箱,戴著墨鏡站在機場大廳,李東海站在一旁也戴著墨鏡,手裡拿著一杯果汁咬著吸管,「我們現在就要登機了嗎?」李東海不是很了解出國的規則,因為他很少有這種經驗,有也是人家辦得好好的,自己只要跟著走就好,「等等再進去,還要拖運行李」李赫宰搶過李東海手上的果汁,喝了一口。

 

隨興又愜意的兩個人的旅行開始了,往第一站荷蘭的飛機上,李東海一上飛機就想吃又想睡「什麼時候可以吃飯?」,起飛沒多久就問李赫宰,飛機餐雖然不是很美味,但是吃貨海大大卻覺得飛機餐很好吃,而且又是很不一樣的體驗,「你剛剛不是在入境之後的咖啡廳才吃一個可頌麵包嗎?怎麼又餓了?」李赫宰拿著雜誌翻閱,和李東海一人一邊的耳機在聽音樂,「就想問問阿,又不是說現在餓了」只是嘴饞而已,李東海很不滿,因為李赫宰的口氣就像是他是貪吃鬼一樣,「大概還要再等等吧,今天那麼早起,先睡一下,等等要吃飯再叫你起床」李赫宰摸摸李東海的頭,看他斜眼看著自己就害怕,李東海狠狠的瞪了李赫宰一眼之後,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準備先睡一下,一想到飛機要坐那麼久,屁股就開始隱隱作痛了,李赫宰看李東海靠在自己肩膀上,跟空服員要了一件毛毯蓋在他身上,然後自己又繼續看雜誌等吃飯。

 

飛了十五個小時,中間轉機等候,才終於抵達了荷蘭阿姆斯特丹,李東海一直很想來的地方,愜意的旅行地點,雖然坐飛機的時間很長,但是飛機餐很好吃,肚子餓也隨時都有零食泡麵可以吃,而李赫宰則是覺得李東海在飛機上這十五個小時不就吃飯就是睡覺,就算飛了那麼久其實還是一點都不會累,倒是自己當了有十個小時的枕頭,肩膀有點小痠痛,下了飛機之後就先到已經上網訂好的飯店check in,「你覺得我們是先補個眠再去觀光,還是先去觀光?」李東海站在床前面,雙手插腰然後回頭看李赫宰,而李赫宰則是一臉憋笑,把大行李箱搬進房間之後走到李東海旁邊,「寶貝,你在飛機上睡的還不夠阿?」雖然是招牌的溫柔笑容,但是語氣就是戲謔,李東海非常不滿「我是看你很累好不好,居然這樣說我」李東海撲上床,不想理這個不懂自己體貼的傢伙了,「好吧,那就先睡一下吧,等等隨便逛逛,我有預定了運河巴士的燭光晚餐」李赫宰跟著李東海撲上床,把他抓進自己懷裡,李東海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大概是因為飛行時間真的太長的關係,兩人昏睡到了下午才起床,洗了澡就準備出門打算散散步,「我們散步去中央火車站,然後在那裡搭運河巴士」李東海拿著事先印好的行程表,其實就是只是隨便簡單的觀光景點而已,因為阿姆斯特丹是個很適合散步的城市,愜意的旅行當然就不需要太制式的行程了,李赫宰當然沒有什麼意見,他知道李東海很期待今天晚上的運河燭光晚餐,背起單眼相機,牽著李東海的手一起出了門,一路上李赫宰偷偷的拍了很多李東海的側臉、背影,還有一起拍了合照、風景,這是屬於兩個人的回憶,所以李赫宰恨不得拍上個幾千張,在國外的好處是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就算是兩個男人也是正常不過的,李東海很開心,看著和自己國家完全不一樣的街道景色,還有最重要的是身邊有李赫宰陪著,這趟旅行最重要的意義。

 

在阿姆斯特丹停留了三天,便準備前往了比利時,在離開阿姆斯特丹前李東海拉著李赫宰到了中央火車站附近的紀念品店,買了幾張明信片,「要寄回去給媽媽」李東海站在商店門口,把其中一張遞給李赫宰還丟了一支筆給他,「寶貝寄一張給我吧?」李赫宰靠著李東海站著,然後偷看他寫的內容,「走開,不要偷看」不用李赫宰說,其實李東海本來就打算要寄回去給李赫宰,只是內容現在還不能被偷看就是了,李赫宰笑了笑往旁邊跨了一步,寫好了寄回去給父母的其中一張,又和李東海要了一張,但是沒有說是要寄回去給他的,因為內容一樣也是秘密,兩人就站在商店門口把四五張明信片寫完,然後找了個郵筒投進去。

 

在歐洲的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和德國總共停留了十五天,隨即又搭飛機前往了紐西蘭,買的紀念品也已經拖運先寄回國了,兩人的行李還是那個非常大的行李箱,還好在歐洲的十五天裡天氣很不錯,只是原本打算去的澳洲又被李東海改變心意決定前往紐西蘭,來個運動健康之旅,自己平時都窩在電腦前面碼字,根本沒有時間運動,而李赫宰也是每天上班,根本沒有時間運動,頂多就是一起去散個步而已,李赫宰覺得李東海能想要去紐西蘭滑雪騎自行車什麼的很好,既然出來旅行了,就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對身體也好。

 

「我覺得我把三年的出門活動量都用完了」前往紐西蘭的飛機上,李東海覺得心情很好很滿足,但是自己長年宅在家裡,一次要在外面那麼久實在很不習慣,「寶貝你看起來很開心啊」李赫宰繼續翻著機上雜誌,看有什麼是航空限定的紀念品可以買,「是沒錯啦…」李東海心虛,因為能和李赫宰一起旅行,還是來自己想來的地方真的很開心,「那就好啦,累了可以睡一下,到了我會叫你起床」李赫宰幫李東海蓋好毛毯,打算等他睡著之後買幾樣航空限定航線限定的紀念品,如果當著李東海的面買,他一定又會說自己浪費錢了,不過出國本來就是要來買紀念品的,帶回去不管是要送人還是自己留著都好。

 

紀念品:紀念我們最後一次旅行的東西。

用途:幾年之後,可以坐在一個人的家裡,一個人回憶。

 

紐西蘭因為是單獨的一個國家玩十五天,所以兩人都玩得非常開心盡興,也不用還要坐車去哪裡哪裡,光是滑雪李東海就玩了五天,雖然前兩天是在學怎麼滑,然後自行車行程就玩了兩天,等到要前往美國時,李東海甚至捨不得離開了,還想乾脆不要去美國,直接多玩個十天再回日本去觀光,不過機票都已經買好了,李東海想了想還是決定要去舊金山看看,好萊塢和環球影城到底是長甚麼樣子,應該也是個很殺相機記憶體的地方,轉個念頭就沒有多少留戀,整理好行李,和李赫宰一起前往了美國。

 

「明信片真的要寫那麼多張嗎?」在機場李東海站在便利商店外面,拿著一疊至少有十張的紐西蘭風景明信片,而李赫宰則是一臉無奈的看著他,「寫給希澈哥,還有出版社的責編,還有爸媽,然後五張是你的」李東海說完,一臉理直氣壯的把五張明信片發給李赫宰,然後兩人很認真地坐在機場大廳的椅子上寫好,其實在紐西蘭的第五天李東海就已經寄過一批了,所以李赫宰才無奈,不過卻被因為內容和明信片都不一樣所以才要再寄一次,如果不是看到機場有個郵筒,李東海也沒這個打算,李赫宰乖乖的寫完,然後把寫的特別多的那張壓在最下面,「寫好了?我拿去投」等李東海寫完之後,李赫宰站起來準備把全部十張明信片拿去投郵筒,「不准偷看」李東海叮嚀,而李赫宰點點頭,反正到時候就可以看到了。

 

我們都心知肚明,但是覺得只要不說出口,就不會發生似的。

 

旅行一個半月,從荷蘭阿姆斯特丹開始到日本東京結束,一路上李赫宰買了很多紀念品,表面上說是要買給父母或是朋友,但其實都只是想要自己留著,而李東海寫了很多張明信片,除了寄給家人、朋友,還有李赫宰和自己,寫的都是旅行當下的心境,唯獨在日本時,李東海瘋狂地買了很多東西,理由就是每樣東西看起來都很好用很可愛,所以忍不住都買了,根本忘記在前幾天的旅行裡一直提醒著李赫宰不要亂買東西,不過李赫宰倒是沒有說什麼,看著李東海這一個半月來個性改變很多,似乎又回到了高中時期的那個他,不再抱怨出門的事情,宅男個性整個大改變了,感覺這趟旅行得到的成果就屬這個最大了。

 

一個半月都沒有回家,衣服也早就不知道重複洗了又穿過幾次了,但是李東海很開心,覺得這一個半月多的比想像中的還要快很多,雖然去的地方像是在環遊世界,但是明明感覺才剛出發而已,怎麼已經要回家了,有點捨不得。

 

「寶貝,你開心嗎?」總算是坐上了回家的飛機,這次李東海沒有吵著要吃東西了,學著李赫宰翻雜誌,「開心啊,非常開心超級開心無敵開心」李東海沒有看李赫宰,一邊翻雜誌一邊回話,「那就好…,我也開心」李赫宰把頭靠在李東海的肩膀上蹭了蹭,開心是指我們共同擁有的這趟旅程的回憶,但是開心也只是我們逃避現實的方法而已,直到飛機降落前兩人都沒有再說話,李赫宰拖著大行李箱牽著李東海,搭上計程車回到家裡,闊別一個半月回到的家,在歐洲、紐西蘭和美國買的東西也早就寄回來了,李赫宰迫不及待的想趕快拆禮物,而李東海則是一沾床就睡著了,不過這樣也好到了李赫宰,因為有些東西買了不想讓李東海知道的,所以要趁他睡著時趕快拆開趕快放到他不知道的地方。

 

李赫宰把所有行李和寄到的紀念品都整理好之後才準備上床睡覺,而李東海早就已經不知道睡到哪裡去了,想想明天還是不要去上班好了,雖然是出國去玩,但是回到家就突然有種很疲憊的感覺,好好的休息一天之後再上班也不晚,傳了訊息給自家父親告訴他後天自己才會上班,然後衣服都沒有換就躺上床,抱著一樣沒有換衣服就睡死的李東海一起入睡。

 

還有幾個夜晚能抱著你入睡?

心中的不安感蔓延著,你什麼時候突然消失,不得而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dei 的頭像
missdei

大海兒MissDei_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