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6

 

有時候感覺對了,還管那麼多,做什麼?

 

餐點一一的端上桌後,李赫宰才發現原來李東海有幫自己點海鮮以外的東西,因為自己對海鮮過敏,所以通常只要是帶著李東海來都會另外再叫沒有海鮮的東西,而小孩也都會詢問自己要吃什麼,原本以為這次和他鬧彆扭有可能會耍著性子叫自己吃海鮮,結果沒想到小孩還是依舊的體貼,默默的幫自己點了平常會吃的青椒牛肉炒飯,李赫宰拿起湯匙開始解決自己眼前的這盤炒飯,然後看著小孩樂呼呼的坐在對面吃著最喜歡的螃蟹還有蝦子,「吃慢點」李赫宰把嘴裡的飯吞下去之後悠悠的開口提醒差點被蝦子噎到的小孩,小孩不理他,卻默默地放慢速度還拿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然後才繼續吃,李赫宰看著李東海一系列的動作覺得可愛,拿起紙巾擦擦他的嘴巴之後又繼續低頭吃自己的飯,忽略了某個小孩發紅的臉。

 

一頓沉默的晚餐結束之後,李東海依舊不和李赫宰說話,自顧自的走回車上坐進副駕駛座,李赫宰拿他沒辦法,卻又不想告訴他真相只好繼續的冷戰下去,「小海,要不要買飲料回去喝?」停紅燈的時候,李赫宰又準備開始討好李東海,因為要是再這樣下去,就沒人可以幫自己準備早餐還有洗衣服了,雖然這樣是有點沒良心,但是李赫宰的理由絕對不只有這兩個,只是他不想承認罷了,「嗯,我要喝珍珠奶茶」李東海看著窗外,回答李赫宰也沒有轉過頭來看他,「好」李老師認命的把車開到飲料店然後下車為小孩買飲料,順便也給自己買了一杯。

 

回到家後,李東海換好衣服坐在沙發上喝著他的珍珠奶茶,而李赫宰則是坐在另外一個沙發上看著李東海,一邊咬著珍珠一邊想著要怎麼樣才能讓小孩不要繼續鬧彆扭,可惜李老師是個萬年的面癱,而且自己就常常鬧彆扭耍傲嬌,雖然自己根本沒有察覺,所以李老師想不出辦法來哄小孩,只好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他,李東海被李赫宰看得渾身不對勁,打開電視想轉移注意力,新聞就剛好播報到了今天上午的那起車禍,李東海在心裡默默想著這裡不就是我打工的餐廳外面那條路,而李赫宰則是避而不看這則新聞,眼神飄忽不定有點心虛,小孩瞇起眼睛可疑的看著李老師,結果不出所料,李老師迴避了視線,卻還是故意裝鎮定的喝著自己的珍珠奶茶,「赫赫…你該不會是?」李東海不敢篤定李赫宰就是因為這樣才心急如焚的去找他,這樣有點太自以為是了,但是看李赫宰的反應好像又是這麼一回事,「什麼?」李赫宰面無表情的回答,可是眼神卻胡亂到處飄,「算了不問了」看著李赫宰的反應,李東海就知道答案了,心裡暗暗的竊喜然後捧著自己的珍珠奶茶回房間去了,留下一臉懊惱的,不對應該是看不出來有懊惱其實心裡很懊惱的李老師坐在客廳裡面看著那則新聞的持續重播。

 

隔天,李東海又恢復到了原本的樣子,做好早餐把難得賴床還沒起床的李赫宰叫醒,一起吃了早餐之後,把碗盤丟給李赫宰洗準備出門打工,「注意安全」李東海出門前李赫宰還特地跑到玄關來默默的說了這句話,然後又跑回去繼續洗碗,小孩則是開心的看著李赫宰的背影跳著出門。

 

有種奇怪的感覺,酥酥麻麻的,直達心頭。

 

雖然不知道真正喜歡你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但是就是好喜歡,就算你不笑、不愛說話,可是你對我的溫柔就是讓我沒有辦法抗拒,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冥冥之中才讓我對你產生了感情;從小到大,就算是充滿溫暖的孤兒院也沒有比和你生活來的幸福,可是,你是不是因為我是孤兒才特別照顧我呢?如果是,我會好難過,如果是,那我寧願不要你的這份溫柔。

 

暑假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月就這樣莫名其妙的過完了,李東海除了打工以外就是窩在家裡和李赫宰對看,只不過李老師實在是看不過這個小宅男除了打工以外根本不出門,所以要求小孩至少每個禮拜沒有打工的一天晚餐吃飽要一起去家裡附近的公園散步順便消化消化,李東海雖然是不太有那個出門的意願,但是既然是和李赫宰一起散步就『勉強』答應了,「暑假作業寫了沒?」李赫宰穿著黑色的背心還有藍色短褲,而李東海則是白色T-Shirt還有黑色短褲,兩人走在公園裡的一條長長的散步小路,聽到李老師這樣說,某個小孩很顯然是完全忘記了還有暑假作業這回事了,趕緊打哈哈混了過去,不過李老師也不是省油的燈,當然是知道小孩這點心思,默默的說了句「寫不完會有更多」,然後斜眼看了李東海一眼繼續走,某個小孩則是停在原地心裡一直想著完蛋了完蛋了,只是他知道李老師是不可能手下留情的,對誰都一樣一視同仁,就算不是數學的作業也是有辦法可以和科目老師要到罰寫的作業,李東海的直覺告訴自己如果有一科沒寫完就表示自己完蛋了,愣在原地想著該怎麼辦,瞬間很想馬上奔回家寫作業,「怎麼不走?」等到聽到李赫宰的聲音回過神來才發現他已經走到離自己有五公尺了,回頭看自己的樣子還有一臉疑惑的問著自己為什麼不走,李東海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又再次淪陷了,果然只要是李赫宰,不管是什麼事情都很美好,就算是逼著自己寫作業,雖然這次是威脅,不過李東海好像很樂意、還是很喜歡。

 

「明天返校日」等李東海跟上自己之後,李赫宰又繼續悠悠的開口說話,總覺得他今天話好像比平常多了一點,「我知道阿,明天不是要去學校打掃嗎?」李東海看著一對父子經過他們,爸爸扶著兒子的腳踏車教他騎想放手卻還擔心兒子會摔倒不太敢放,「嗯」李赫宰似乎是注意到了李東海的目光,繼續走著沒有停下來,「我明天結束可不可以和起範他們出去?」小孩收回目光和李老師聊著,「嗯,別太晚回家就好」,李赫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準備回家,「切,都說我,你每次也都很晚回家好不好」其實李東海就只是想說那個每次就是和金娜恩一起出去的那個每次,「你還是小孩」不過李赫宰的理由卻很正當,讓李東海沒有反駁的機會,「哼哼,不理你了」李東海故意鬧彆扭走在前面,雖然說和朋友出去根本不會太晚回家,但是就只是想要和李赫宰鬧鬧脾氣而已,讓他知道自己的不滿,雖然自己也沒有資格說他的什麼,和未婚妻出去不是晚回來就真的太奇怪了,「又鬧脾氣」李赫宰大步一跨就追上李東海了,語氣無奈的說著還揉了揉小孩的頭,「反正我就是小孩!」李東海瞪了李赫宰一眼,不過卻放慢腳步,「嗯,才十六歲」李赫宰很正經的回應這句話,而李東海則是氣絕,對於這樣的李赫宰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了,和大約一年前剛認識的樣子真的差太多了,李東海想著想著,才發現原來他認識李赫宰也已經一年了。

 

兩人站在斑馬線前,準備等綠燈的時候過馬路,「赫赫」李東海拉著李赫宰的衣角,用大眼睛看著他,「嗯?」李赫宰看著李東海一臉不知道又在想什麼鬼主意的臉,「沒什麼」小孩笑了笑放開拉著衣角的手,剛好綠燈了李赫宰拍了拍李東海的頭準備過馬路,不過才走三步就發現小孩好像沒有跟上來,「在幹嘛?快點走了」李赫宰看著李東海笑得一臉燦爛的小跑步跟上自己,「赫赫,在你心裡我是什麼樣的存在阿?」面對小孩很喜歡沒頭沒腦的問問題,李赫宰已經習以為常了,「重要的…學生」後面這兩個字猶豫了一下才說,李東海顯然的對於這個答案有點失望,「是喔,有多重要?」不過還是鍥而不捨的繼續追問,果然就是李東海的小孩個性,「嗯…很重要」李赫宰不知道小孩又是怎麼了突然問這個問題,不過只要是他問的問題自己都會很有耐心的回答,「嗯,赫赫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是收留我的人,哈哈!」為了掩飾自己的內心澎湃,李東海打了個圓場結束這個話題,「小海」不過李赫宰突然正經的叫了他,「嗯?」李東海轉過頭看著李赫宰等待他說話,「沒什麼」學李東海剛才的舉動,連語氣也是差不多,李東海笑了出來,看著李赫宰捏了捏他的臉頰,「赫赫你好幼稚」。

 

是不是,哪一天我突然不見了,你也會那麼快的就察覺,看到你轉過頭來時,心跳的好快,原來你那麼隨時隨地的注意著我;只是,我能渴望嗎?還是永遠只能做你最重要的『學生』,原來一年多來的相處,我們已經有好多的回憶,從老師到赫赫,從李東海到小海,原來我早就已經沒有把你當成是老師,只是好像有點太晚發現對你的是愛情而不是親情,好想就這樣一直下去,溫馨的美好。

 

不能夠承認的,是對你的情,還是我們之間尷尬的關係所造成?

 

回到家,李東海洗好澡就回到房間寫作業去了,而李赫宰則是坐在客廳看電視,只是心思不再電視上,臉上的表情若有所思,好像是有什麼苦惱的事情煩惱著,好看的臉眉頭深鎖一臉嚴肅,就連李東海出來了也不知道,還是小孩叫了他好幾聲才回過神來「快點去睡覺了,明天要早起」李赫宰看著拿著遙控器轉著電視頻道的李東海,「好啦,看一下電視就去睡了」小孩自然的拿過李赫宰杯子喝了一口裡面的牛奶,「乖」李赫宰站起來走到李東海面前把他手中自己的杯子拿過來也喝了一口又塞到李東海手裡,「我先去睡,晚安」然後自顧自的走回房間關上門,留下最近臉紅頻繁的小孩,差一點就沒有把臉塞進杯子裡面了。

 

請原諒我的懦弱,不能勇敢承認的懦弱。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