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

 

習慣不是只有你養成了,沒有你的話,其實就連我,都不習慣了。

 

李東海就這樣和李赫宰大眼瞪小眼的吃完早餐,原本想要問李赫宰為什麼扳著一張臉不說話,可是還是覺得很可怕不敢說話,乖乖的把李赫宰買給自己的早餐吃完之後拿過桌上的紙和筆寫了一句話,『赫赫,你在生氣嗎?』李東海把紙條推到李赫宰面前,一臉擔心的盯著李赫宰,不過李老師沒有說話,反而是拿過筆寫在紙上回覆李東海,『沒有』果然還是跟平常一樣,就連寫字也寫得很簡潔,李東海無奈的看了李赫宰一眼之後,「我要回去了啦,赫赫你這個幼稚鬼!」李東海知道李赫宰是在心情不好,所以才不想說話的,可是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心情不好,卻也不敢大膽的假設是因為自己搬離他家了,沒有告訴他。

 

如果,我說了,你會開口挽留嗎?

 

李東海甩門走了之後,留下李赫宰,換他一臉無奈了,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哪裡幼稚了,搖搖頭繼續吃手上的早餐,反正開學這種不用上課的日子,李老師當然是躲在辦公室偷懶了,其實今天根本可以不用來的,不過早上看到李東海留的紙條不知道為什麼就有股莫名的怒氣,是生氣李東海要搬回去沒有告訴自己,還是生氣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小孩偷偷的把行李全部搬走了,李赫宰對李東海說沒生氣是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的情緒,不過其實還真的是有點怒了,前幾天晚上才剛看著自己的家感嘆著,才沒幾天的功夫就已經又回到原本自己一個人住的樣貌了,李老師表示非常無奈,其實沒有小孩的生活,還+++++++++真是少了很多樂趣。

 

欸,我給你說個秘密喔,那就是,我愛你。

 

發完課本之後,開學日就告一段落了,李東海和金起範一起走去打工的餐廳,「感覺好像快下雨了耶」李東海抬頭看到天空一大片的烏雲,不過金起範則是專注在手上的手機敷衍了幾句,李東海自討沒趣的不再說話繼續走著,突然想起今天李赫宰早上的表情,感覺上是生氣了,可是問他卻又不說,只是雖然不想從李赫宰家裡搬出來,但是似乎也沒有理由再住下去了,「你從惡魔家裡搬回去啦?」金起範把手機放進口袋,看著李東海一臉憂鬱的臉「嗯」,金起範看了李東海一眼之後翻了個白眼「我說李東海,脫離惡魔掌心不是應該要開心的嗎?難道說你喜歡上李赫宰了?」其實這種年代同性戀根本不是什麼禁忌了,都是人人街上就可以談論的事情,在學校就常常兩個男的被湊成一對,尤其李東海表現得那麼明顯,聰明的人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不過小孩明顯嚇了一跳,「你…你怎麼知道?」其實李東海本來沒有要承認的,只是不知不覺就被套出話來了,金起範無奈的看了李東海一眼然後說「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只是不想說而已好嗎,可是我真不懂你為什麼會喜歡他,明明一點都不好,感覺起來就是很難相處,又很兇」果然小孩就是小孩,雖然說已經是高中二年級了但思想卻還是這樣那麼表面的,不過這也不能怪金起範,因為他沒有看過李赫宰和李東海的相處模式,上次李老師衝來打工的餐廳他也以為是李東海惹到李赫宰了,「他很好的,對我很好的」李東海說著說著臉都紅了,又想起那天李赫宰喝醉親他的畫面,「好吧,果然是情人眼裡出西施,但是他不是有未婚妻嗎?而且你們是師生,又都是男的,你覺得你有多少機會?」金起範果然是聰明的小孩,說的話字字句句一針見血,「我不知道啦,如果上大學之後能離他遠一點忘記他就好了,而且老師可能會跟他未婚妻結婚吧」李東海無奈的垂下頭一副難過的樣子,「唉,我可憐的小東海,可是你說惡魔王有可能會跟他未婚妻結婚是什麼意思?她不是本來就是他未婚妻,本來就該結婚的阿!」李東海只說了句話,金起範就可以馬上抓到重點,「因為我之前感覺老師不喜歡他未婚妻阿,可是問了之後老師也沒有正面回應我,所以就真的不知道老師到底是不是喜歡她嘛,雖然老師都會跟他未婚妻一起出去吃飯」李東海說著又想到李赫宰幾乎每個禮拜六都會出門,可是問他之後他有從來沒有正面的回答過自己到底是不是會和金娜恩結婚,唯一見過一次他們的相處卻又覺得李赫宰不喜歡他,可是看到他們私底下一起去吃飯又感覺很和諧,或者說那次只是李赫宰感覺不自在的表現?

 

「小海,如果他不喜歡他的未婚妻,有可能跟你在一起嗎?」金起範難得那麼好聲好氣的對李東海說話,只能說事到臨頭總是會激起保護欲的,「不會吧,我不知道啦,嗚嗚」李東海皺著眉頭看了金起範一臉認真的臉,雖然他是真的很喜歡李赫宰,就算是明白了對他的感情不是所謂的親情或者是友情而是愛情,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行動,加上李赫宰上次的舉動又讓李東海更加不知所措了,「你要知道,就算他也喜歡你好了,你們是師生,又加上你們的關係本來就好,這樣他是不是就會有所顧忌?就算是喜歡你也不會輕易的承認?」金起範說的字字句句果然中肯,李東海聽得一愣一愣的,想想李赫宰也很有可能會是這樣,依他的個性來想說不定他有喜歡自己,可是卻礙於師生關係而不能大方承認,只能默默的對自己好,甚至還讓自己住在他家。

 

可是,誰說互相喜歡就一定要在一起?

 

兩人走在人行道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臨近中午的陽光曬得兩人汗流浹背,不過談論的話題卻是和盛夏一點都不搭的愛情,「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吧」金起範伸了個懶腰,「也只能這樣了,不然呢?」李東海看著金起範無奈的回答,也剛好到了餐廳,老闆看到兩人一起來了還讓他們先到員工休息室吃飯了,李東海一直悶悶不樂的,只要想到今天回到家沒有李赫宰就很孤單,把頭埋進碗裡悶悶不樂地吃著,一副反常的樣子看得大家都覺得奇怪,不過也只有金起範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了,把飯吞下去之後說「李東海,你要是真的不想離開就不要離開阿,至少還可以留在他身邊」,其實金起範很不習慣看到這樣的李東海,印象中的他應該是要開開心心然後很聒噪的,可是現在卻因為李赫宰變得魂不守舍的,讓人看了就心疼,「我也想阿,可是我有什麼理由可以留在那裡?」李東海抬起頭淚水在眼眶裡打轉,自從攤上李赫宰之後好像就特別常哭,不像以前在孤兒院裡就算是生氣傷心難過卻還是告訴自己要笑笑的,可是現在好像因為某個人變得很情緒化,好像關於他的一點小事都可以讓自己很開心或者很難過。

 

愛情使人變得敏感,因為只想無時無刻和你在一起。

 

先把這件事情放一邊,李東海勉強的打起精神開始上班,結果天上的雨神好像是聽到了他的心聲一樣居然開始下起了大雨,明明前一分鐘還是豔陽高照,下一分鐘卻是滂沱大雨,李東海無神的望著玻璃窗外雨滴大大的打在窗上,「東海阿,我看你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要不這樣吧下雨天的生意估計也不會太好,你就先回家吧」老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站在小孩後面的,看著他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在煩惱臉上表情不是很好,「真的可以嗎?老闆」李東海回頭一臉疑惑,「沒關係的,不管你是為了什麼事情煩惱,回家洗個澡好好的想想,總會有辦法的」老闆拍拍小孩的肩安慰他,「謝謝老闆,那我今天就先告辭了」小孩說完向老闆點點頭,回到休息室整理自己的東西,而金起範則是倚在門邊看著他然後說了一些沒營養的話題想讓李東海笑,不過李東海卻沒有那個心思,滿腦子都是自己和李赫宰一起生活的那段畫面揮之不去,很想忘記可是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似乎是真的沒有辦法,「快點回去吧,你有帶傘嗎?」金起範無奈的跟在李東海後面走到餐廳門口,「沒有,不過沒關係我跑到公車站就可以了」李東海好像真的提不起勁一樣,和平常完全不一樣,「不行,感冒了怎麼辦?我拿傘帶你走過去吧」金起範放不下心,看著反常的李東海就沒來由的擔心起來,堅持著要把他送到公車站去,不過小孩卻不想麻煩他,「真的不用啦,起範,我跑過去一下子就到了啦」李東海笑了笑,不過金起範看的出來是很勉強的笑容,和平常笑的沒心沒肺的李東海完全不同,只是拗不過他還是讓他自己回去了,看到李東海跑出餐廳消失在視線內之後金起範無奈的拿起手機發了一則短信,只是過了許久甚至到了下班,收件人卻都沒有回信,「切,不說話就可以不回信嗎?身為老師怎麼可以那麼沒有禮貌」收拾好東西抱怨了一兩句之後才準備回家。

 

我們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什麼也不知道?

 

可是,難道真的是你不知道嗎?還是只是不想面對而已?有時候,當事人總是會被眼前或者是內心的事情蒙蔽了自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情感,不願面對,只是卻會在自己不知不覺的時候偷偷表露,你敢保證你從沒有透漏過一點自己的心?

 

不願面對的情感,往往就是最痛苦的。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