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4

 

放假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寒假已經結束了,由於李東海小朋友過年吃太多大餐的關係胖了三公斤,哭喪著臉跑到李赫宰面前問他自己是不是變胖了,但是李老師卻說「胖了好,本來瘦的跟什麼一樣」然後又繼續看報紙,開學第一天就開始進入準備狀態了,李東海擔心自己的模擬考會考差了,因為寒假幾乎沒怎麼讀書,而且自從從父母那邊回來,李赫宰就好像一直有心事在,不知道是在煩惱些什麼事情,感覺又跟之前的煩惱不太一樣了,李東海擔心如果自己考不好,李赫宰會罵他,但是就剩下沒幾天了,臨時抱佛腳估計也是沒什麼功效,只好努力的準備第一次段考來的實際點,反正模擬考不會計算進總成績裡面。

 

「圭賢,你模擬考有準備了嗎?」開學第二天也就是模擬考倒數一天,李東海拿著課本歪著身體問旁邊的曹圭賢,「當然,不過模擬考就那樣吧」曹圭賢正在寫國文習題,快要學測了,每個高三生當然都繃緊皮一刻都不敢怠惰,要是沒有考上理想學校,對不起的不是老師不是父母而是自己啊,「加油加油」李東海摸摸鼻子坐正繼續研究他的數學習題,前天晚上不會的都讓李赫宰說過一遍,再複習一次比較不會忘記,數學果然是小孩的死穴阿。

 

考完模擬考之後,成績是馬上發下來的,李東海捧著從李赫宰手上遞來的成績單生不如死的坐在位置上,看見剛才李赫宰一臉黑到快變成黑炭的臉就知道他生氣了,因為考的實在太差了,雖然李東海已經決定要把重心放在段考,但是模擬考也不至於能考那麼爛,這下子真的要被打屁股了,看著李赫宰的眼神李東海就知道等等下課,在辦公室裡就會傳出他悽慘的叫聲了。

 

到了辦公室,李老師已經坐在位置上手裡拿著小孩全部的考卷審視著,看看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或者是考試時李東海根本就不在,這些考卷都是別人幫忙寫的,不然不可能會考的那麼爛,甚至摔出了十名以外,雖然不會記在總成績裡面,但是排名還是需要的,李東海摸摸鼻子坐在李赫宰對面的位置上,看著他黑著一張臉,「赫赫,我…我有跟你說過,我要先把重心放在段考的…」小孩害怕李老師下一秒就站起來拿著棍子打向自己,不過他還是不說話也不回應也沒有抬頭,只是依舊看著手裡的考卷,李東海把手捲在一起不安的盯著李赫宰出神了。

 

「為什麼考那麼爛?」過了三分鐘之後,李赫宰終於說話了,第一句不用多想根本就是預料之中的,李東海回過神來還是不安的心情諾諾的開口「因為…因為…」其實沒有什麼正當的原因,因為就算是把重心放在段考,但是模擬考都是以前學過考過的東西,有底子的話就不可能會考那麼低分的,李東海說不出話來,只好用無辜的大眼看著李赫宰希望能得到他的諒解,不過對面的人似乎沒有察覺他的心情,把考卷全部摔在桌上臭著一張臉,手拍在桌上把李東海嚇了好大一跳,還是第一次看李赫宰這樣,心裡想著完蛋了絕對會被吊起來打了。

 

李赫宰抬起頭瞪著李東海,「是不是因為覺得和我打好關係就不用把試考好了?是不是因為藉口要以段考為重心,模擬考就都不用準備了?這幾天沒有盯著你讀書結果你考了這什麼成績?對你好,你就爬到我頭上了是不是?還是說你覺得以後不管你讀什麼都無所謂,沒有一個目標、沒有一個夢想?要靠我養了?李東海,你有沒有要好好反省的心?還是說被我罵一罵之後就又開始繼續玩樂?一直都不想罵你,結果你就考了這種成績出來,看來真的是我對你太好了,嗯?」,被李赫宰罵的愣住的李東海,只能直愣愣的盯著他,然後到後來眼淚就默默的偷跑出來了,不是因為李赫宰說自己考不好而難過,也不是因為被罵了而哭,就只是因為李赫宰說了那句沒有目標沒有夢想、靠他養,而難過的哭了。

 

李東海從來沒有這種想法,所以以為李赫宰更不可能會有這種想法,他不知道過年前李赫宰是受到什麼刺激了,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這樣的話有可能在當下沒有注意到是多麼傷人,但是李東海就這樣被擊中了,難過的說不出話來,也不想辯解不想說反省,只是看著李赫宰說完這些話之後似乎有點後悔,但卻沒有說出其他的話來圓前面的話,李東海難過的離開辦公室,沒有和李赫宰說任何一句話,留下他欲言又止的呆坐在那裡,似乎已經後悔剛才的那些氣話了。

 

有時候,並不只是這件事而吵架,通常這件事只是個導火線。

 

接下來的課堂,李東海都只是呆坐在位置上,連金起範叫他也沒回應,直到李赫宰的數學課看著他在台上時,李東海默默的站起來背起書包就往外走,而李赫宰也沒有阻止,看著李東海出去,金起範和曹圭賢就站起來也跟著出去了,全班感受著奇怪的氣氛也沒有人敢說什麼,只是發現這節課李惡魔王的臉又更加的臭了,就連講解題目也是簡單帶過,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赫宰知道自己說的那些話傷害到了李東海,當下不知道為什麼那些話就這樣脫口而出了,很後悔也很自責,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寶貝,居然會說出這樣傷害他的話,李赫宰不知道自己當下到底是怎麼了,和李東海一起生活那麼久了當然知道他不是這樣的孩子,就算是和他住在一起了還是照樣打工,很有主見更不可能說要讓他養這種思想,早就規劃好之後大學要讀什麼科系了,沒想到自己竟然一氣之下說了這樣的話,也許是擔心他考不上自己想考的大學所以為他心急,但是真的不應該說出這樣的話來傷害小孩,看他的反應就知道自己真的傷到他了,而且還是很嚴重的傷害。

 

李東海這邊暫時是不想看見李赫宰了,從課堂上逃出來之後就跑到了打工的餐廳,雖然被李赫宰這樣罵過傷過,但是李東海還是很認真的思考自己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裡要怎麼打算,首先應該先把打工辭掉,為了考上自己目標中的大學必須全力以赴,更不可以因為李赫宰今天說的這些話就被打敗,所以李東海振作起來決定先一件一件事情好好的處理,只是和李赫宰之間就先暫時冷靜一下吧,雖然李東海相信李赫宰絕對不是出自本意說出那些話的,但就是不能那麼容易屈服,因為這次真的是他做錯了,而不是自己,餐廳的老闆明顯的被嚇了一跳,不過還是尊重小孩的決定,畢竟學測可是決定自己人生下個階段的重要事情,老闆讓他做完這個禮拜結算工資之後就在家好好讀書準備考試,金起範和曹圭賢默默的跟在李東海旁邊也不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反正一定是和李赫宰有關係就對了,但是這次絕對不是什麼小事,兩人肯定大吵了一架,這是金起範和曹圭賢觀察之後的結論,因為剛才看見李赫宰表情也不太好,李東海跑出來也沒有阻止,所以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了,看來說不定是因為李老師的父母知道了。

 

兩人跟在李東海後面一邊猜測,跟著他回到家裡,看他和李安安說了幾句話,又抱著李小虎和李小熊發呆了好一會兒,然後走進房間拿出一個小包包裝了一些衣服「起範,你們家借我住幾天吧」雖然離家出走這種事情是夫妻吵架才會發生的,不過小孩現在可不想再看見那個傷害人的大叔,所以決定暫時先在外面暫住幾天,「嗯…」金起範點點頭然後和曹圭賢對看了一下,還是不打算要問李東海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總會有解決的一天,還是慢著問吧,至少等到他心情好點之後再說,要不然會發生什麼情緒激動的事情根本是猜不到的。

 

到了金起範家,李東海自己一個人窩在客房裡不出來,金起範和曹圭賢也沒辦法,只好在客廳守著,而這時候的李東海一個人就會開始胡思亂想,想著李赫宰是不是不喜歡他了,不然怎麼可能會說出這麼傷人的話,而且一直沒有面對的問題就是李赫宰還有一個未婚妻,他都還沒有和家裡坦白這些事情,是不是因為真的不愛自己,或者只是利用自己來確認是不是喜歡他的未婚妻,想著想著又偷偷地窩在棉被裡哭了起來,其實李東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喜歡上李赫宰的,就是覺得他雖然很冷酷,但是卻很照顧自己,所以就算知道他是老師卻還是喜歡上他了,就算是知道他有未婚妻還是不顧一切的和他在一起了,可是等了那麼久了,卻沒有見李赫宰和家裡的人坦白,雖然想相信李赫宰是在等待適合的時間,但是從他今天說的這些話來看,這些那麼傷人的話來看,李赫宰是不是想把自己甩了。

 

李東海窩在被窩裡面哭了一整天,哭到晚上晚餐時間到了,金起範才敢叫他出來吃飯,看著桌上一堆披薩蛋糕泡芙蛋塔,李東海的心情好了一點點,頂著那紅腫的眼睛開始狂吃,而坐在他對面的兩人只是看了他那腫的非常大的眼睛又對看了一眼,默默的開始吃飯,也不想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反正會哭是好事,如果不哭就真的完蛋了,他們可能就這樣玩完了。

 

選擇相信是建立在愛你的基礎上。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