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3

 

李赫宰本來不打算告訴李東海的,只是如果父母反對突然找到學校去,嚇到小孩可就不好了,小孩原本的缺少安全感,萬一沒有一個心理準備遲早會被嚇跑,如果李東海不見了,最難過的就非自己莫屬了,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願意包容自己的小孩,如果還被父母嚇跑了那還要去哪裡找下一個李東海。

 

出發前,李赫宰一直在心裡設想著幾種父母的反應,不是反對就是震驚,要說一下子接受這是不可能的,更何況自己的未婚妻如果在場,豈不是更拉不下臉來,不過李赫宰還是決定要讓金娜恩在場,讓他徹底死心去尋找屬於他自己的愛情,娃娃親這種事情在現代社會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是李赫宰這種個性的人更不用說了,不管今天晚上的結果是如何,李赫宰都已經說了,不管父母怎麼反對是不可能會動搖他想和小孩在一起的心情的。

 

另一邊的李東海,自從假期結束回到宿舍就因為李赫宰那句話每天魂不守舍的,擔心李父李母會因為激烈反對而找上自己理論,學校的一切都才剛起步,和同學也相處的不錯,萬一這種事情傳出去讓他要怎麼繼續在學校生存下去也是個問題,但是李東海還是擔心如果李赫宰被打死該怎麼辦,雖然李家父母的個性是不可能會這樣做,但是這件事情和其他事情根本不能一比,李東海也只能一直瞎操心等著李赫宰告訴他事情的結果到底是什麼,弄得他一連幾天都睡不好,上課也發呆不專心,室友先生崔始源看他心事重重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旁敲側擊的問出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然後向學長金希澈報告。

 

既然認定了,那就勇敢承認吧。

 

李赫宰載到金娜恩之後就往父母家裡駛去,一路上兩人都沉默不說話,李赫宰可以感覺得出來金娜恩還是沒有放下對自己的那份感情,就算知道自己和李東海的 感情,但是一個從小就喜歡著的男人原本以為他的新娘就會是自己了,沒想到這個男人喜歡的卻是男孩,要換作是一般人也是不容易接受的,更何況是喜歡了李赫宰十年的金娜恩,「赫宰哥…今天…」金娜恩知道李赫宰今天要和家裡攤牌了,不過不解的是為什麼自己也要在場,這樣的場面對自己來說會不會太殘忍一點,金娜恩摸不透李赫宰到底在想些什麼,要是真攤牌也是讓李東海一起才對,「早晚還是要解除這個婚約的,不如就今天了」李赫宰其實就是想藉由這個機會告訴父母,自己不會和金娜恩結婚,早點解除婚約對女孩也是件好事情,只是這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父母的反應會是重點。

 

金娜恩沒有繼續接話,心裡酸澀的坐在副駕駛座看著窗外,想要讓李赫宰愛上自己是不可能的了,可是沒有愛情的婚姻也不是不可能,就算被這樣殘忍地拒絕了,金娜恩還是放棄不了,就像是認定了一個人一樣,女孩也是有固執的一面,只是這個固執用在錯的地方罷了。

 

到了家裡,李赫宰開門進去就看見自家媽媽正端著菜放到餐桌上,而李爸爸則是站在酒櫃前面挑著今天晚餐要喝的酒,看他們隆重的樣子估計是會錯意了,一定是以為今天回來是要和他們說要和金娜恩結婚的事情,殊不知不是要結婚而是要解除婚約,李赫宰忐忑的心情走進屋裡和父母打聲招呼就坐在客廳裡和自家老爸聊天,就算自己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但是自家父母可是全然不知的,一下子爆出這個炸彈消息不知道他們受不受的了,李赫宰看了金娜恩一眼,依舊是和以往一樣在廚房幫忙,其實沒有遇見李東海的話,李赫宰就真的會和金娜恩結婚了,就算只把他當成妹妹,看著已經邁入中老年的父母,李赫宰心裡就有說不出的愧疚,但是他知道,今天是一定要把話說清楚了,不說就永遠說不出口了。

 

晚餐期間李父開心的和自家兒子喝著珍藏已久的高粱酒,真的以為今天是自家兒子要告訴他們自己終於要成家的消息,也沒有發現一直面無表情的李赫宰有些許的異樣,是從沒有出現過的緊張情緒,李母也開心的一直聒噪說話,眉開眼笑的幫金娜恩夾菜讓他多吃點,但是不只是李赫宰緊張,就連金娜恩也吃不下飯,懷著心事的結束晚餐之後,四人移步到了客廳,李媽媽開始說隔壁太太的兒子已經生了一男一女,整個家熱熱鬧鬧的,李赫宰看的出來自家母親眼裡羨慕的神情,到嘴邊的話又硬生生的吞了進去,而金娜恩則是在一旁看著他欲言又止,雖然不希望他說出來,但是這樣好像也不能改變什麼,就算不說李赫宰愛的也是李東海,不會是自己,心裡很苦澀卻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

 

兩老歡快的聊天,突然發現自家兒子和未來媳婦一直悶不吭聲,「赫赫阿你怎麼啦?身體不舒服阿?」李媽媽坐了過來看著皺著眉頭不發一語的自家兒子,然後又看了也是表情不好的金娜恩,「爸、媽…我今天是有事情要告訴你們的」當說出這句話之後李媽媽的表情瞬間亮了起來卻又隨即暗了下去,因為如果是要和未來媳婦宣布結婚的話表情不會是這樣的,那就無庸置疑的是壞事了,做母親的一向是很觀察細微的,自家兒子很少有這種表情,應該說很少有表情,「什麼事情?赫赫你不說我們怎麼知道」李爸爸沒有李媽媽那種細微的觀察,坐在沙發上從報紙裡抬頭,原本還是一直聒噪的李媽媽一下子沒有聲音了,沒有打開電視的客廳也瞬間靜了下來,李赫宰看了金娜恩一眼深呼吸一口氣之後「爸、媽…我要和娜恩解除婚約,我喜歡的不是他,我喜歡的是小海」說到一半時李母就已經快氣絕了,沒料到自家兒子加的後半句才是重點,足以讓他昏倒。

 

李父激動的丟下報紙站了起來,滿臉通紅的看著李赫宰,這是李父生氣時一貫的反應,雖然已經很久沒有看見他生氣了,李赫宰沒有繼續說下去,看著自家父母的反應就知道這件事情不只是打擊而已,而是雙重的打擊,從小安份聰明的兒子居然會是同性戀,這樣的事情要他們接受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馬上的,李父走到李母旁邊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家兒子,一下子也不知道要說什麼,腦袋空白的無法思考,「爸…我長那麼大了,從來沒有過什麼要求,就是人生後半輩子的事情,說什麼也不能…也不能…」李赫宰說到一半聽見自家母親的哭聲說不下去了,這大概是他長那麼大第一次對著父母說的最長的句子,李父看著自家兒子愧疚的表情又看看坐在一旁無緣的未來媳婦,「赫赫阿…就算你不喜歡娜恩,也不要用這個藉口來擺脫他阿,這樣人家女孩子多難堪呢…」李父原本就慈祥,對著自己唯一的兒子說什麼也狠不下心來凶,就是因為他從小就不會讓人操心,什麼事情都自己做得好好的,也不會惹人生氣,所以李父早就忘記管教兒子到底該怎麼做了,原本應該狠狠打他一巴掌的,卻也打不下手,看著坐在一旁眼淚不停流的老婆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只能安慰自己這只是李赫宰想要擺脫娃娃親的一個藉口,「這不是藉口…我是真的喜歡小海,我們在一起兩年多了」李赫宰看著紅了眼眶的父親,眼角也泛紅了,卻還是很堅定的要告訴他們。

 

李母一邊哭一邊聽著父子倆的對話,抬起頭來看著金娜恩一臉淡然,反而因為他說出來之後冷靜了,「娜恩,你早就知道了嗎?」李母帶著哽咽的哭腔問,而金娜恩則是看了李赫宰一眼之後默默點頭,「我半年前就知道了,赫宰哥不喜歡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從小他就不喜歡我了,所以我也認了…阿姨…雖然我不想說這句話,但是還是請你們答應讓我們解除這個婚約吧…」金娜恩說著說著感覺胃裡好像有顆檸檬在翻混,酸意湧上鼻子差一點就要崩潰了,「你很喜歡我們赫宰吧…放棄的了嗎?」李母哭紅的眼睛看著眼前忍住淚意的女孩,金娜恩沒有說話,他不能很肯定的說自己放棄的了李赫宰,因為就算過了半年,再次看見這個男人卻還是會心跳加速,或許是中了一個叫做李赫宰的毒,不管金娜恩怎麼想忘都沒辦法忘的了,「赫赫…你不要這樣嚇媽媽阿!快點告訴媽媽你是騙我的,嗯?」李母抓著李赫宰的手腕,還是不能相信他剛才所說的一切。

 

李赫宰直視著自家母親,沒有說半句話,而李父則是癱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媽媽絕對不會同意你們解除婚約的!既然你沒有喜歡的女孩,那麼娜恩就是我唯一認定的媳婦了,媽媽絕對不會同意這麼荒謬的事情的」李母突然激動的說著,坐在一旁的李父嚇了一跳,趕緊過來安撫李母激動的情緒,而李赫宰其實也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況了,平靜的把母親握在自己手腕的手握在自己手裡「媽…我知道沒辦法讓你們一下子接受,但是我不喜歡娜恩,我只是把他當成妹妹而已,過了那麼長的時間我以為你看的出來的,我不是同性戀,只是剛好愛上的人是個男孩罷了…」雖然萬年不變的表情依舊掛在臉上,但是可以聽得出來李赫宰的語氣非常溫和,和以往冷冰冰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不過李母一點也不領情,激動的把手從自家兒子的手裡抽出來,「赫赫…媽媽知道你在開玩笑,今天是愚人節對不對?你今天來其實是要和媽媽說你要和娜恩結婚了對不對?」李母很清楚自己的理智到底說了什麼,儘管語氣聽起來像是瘋了一樣,「孩子的爸,赫宰說要和娜恩結婚了,我們得趕快開始籌備了」不是那種哭著瘋癲笑著的說這些話,而是嚴肅的扳著一張臉,李赫宰明白了,自家母親是鐵了這條心了,煩躁的閉上眼睛心裡沒有頭緒,還是決定給他們一點時間去接受,帶著金娜恩就離開了。

 

不管世界如何反對,只要我們堅定,就能走到最後,對吧?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