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4

 

一連好幾天李赫宰都回家去吃飯,試圖想要說服自家母親堅定的想法,但是好像就是沒有辦法,甚至看著他已經開始找婚禮會場還有禮服租借婚紗拍攝之類的,其實李赫宰知道自家母親不可能馬上就接受這件事情,但是他沒有預想到是這樣的反應,從小到大不管自己想幹嘛都不會反對的母親,竟然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李赫宰不知道現在到底該怎麼辦,看著父親也是無可奈何的表情,看來就要從這邊下手了,不然這樣下去真的會和金娜恩結婚了。

 

這天晚上,吃飽飯過後李赫宰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家母親,不過被盯著的人卻是沒有感覺,依舊自顧自的翻著婚紗型錄喜餅型錄等等,李赫宰又看向自家父親一臉求助的表情,身為父親的第一次感受到兒子想要求助的眼神就知道他是認真的了,不過愛情這種事情要說天長地久一輩子什麼的真的太難了,現在的離婚率比結婚率高,就連一男一女都有可能分手了,兩個男的說會走到最後可能的機率也根本是比小還小,李父輕咳了一聲從單人沙發上站起來「赫赫跟我進來書房一趟」,說完就轉身先進屋裡去了,而李赫宰則是看了母親一眼也起身跟著進去,留下母親一個人捧著型錄看著他的背影眼神複雜。

 

書房裡李父坐在椅子上雙手撐著臉頰,顯然是一臉苦惱,其實當李赫宰還沒說要和金娜恩解除婚約時李父就已經知道了,看他們吃飯時的表情就算在想欺騙自己也沒辦法,「兒子…從小到大你一直都很獨立,什麼事情都不用我這個當爸的出馬你就可以都做好,其實我也是很渴望哪一天你能夠依賴我一點,現在我終於感受到你依賴我是什麼感覺了,但是這件事情實在叫我們沒辦法一下子接受的」,相對於李母的激動反對,李父則是平心靜氣的想和自家兒子對話,兒子就這麼一個從小就管不住他自己的思想更何況是長大後,李父語重心長的看著自家兒子一言不發的坐在自己對面的椅子上繼續說「雖然我不是像你媽這樣激烈的反應,不過我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緩過來,這幾天看著你每天回家和你媽說那些話,我就知道你不是鬧著玩的了,我自己生的兒子我了解,如果不是真的認定了對方是不會輕易說出口的對吧?你也不要太心急了,你媽那邊我會慢慢的跟他說,至少先不要辦婚禮是首要的,要不然傷害了一個女孩可就不好,你先回去吧,你媽現在也沒心思聽你說的那些話了」李父站起來繞過桌子拍拍李赫宰的肩膀,走出書房就看見李母一臉狐疑的站在門口,李父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攬過李母往客廳走。

 

李赫宰坐在書房裡認真的思考,滿腦子都是那個小孩的身影,哭著笑著甚至是在自己懷裡安穩睡著的樣子,就像父親說的一樣自己是個很執著的人,一旦認定了才會認真的想要把事情告訴父母,所以不管這些年金娜恩是如何的討好,自己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甚至一起出去吃飯也是當作陪伴妹妹的約會,也許自己是一板一眼的人,也許自己是被李東海這個小孩感染了,變成了有喜怒哀樂的人,所以才會想要一直把他留在身邊,如果不是他的出現自己現在也許還是冷冰冰的,就算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想要告訴父母,更不用說現在是每天都來陪著他們吃晚餐,因為李赫宰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可是現實是殘酷的,有時候自己想要什麼並不一定就會得到什麼。

 

告別了父母,李赫宰回到家洗好了澡打開電腦,現在已經養成了每天晚上九點和李東海通話的習慣,看著一閃一閃的通知就知道小孩早已經在等他了,打開了視訊框看到小孩皺著眉頭一臉擔心「赫赫,你都不告訴我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很不安欸!」李東海抱怨著,雖然李赫宰告訴自己要向家裡坦白的事情,但是卻沒有告訴他那天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父母親到底是什麼反應,李赫宰看著螢幕裡的小孩牽動嘴角輕輕的笑了「你不要擔心這些,好好讀書就好,不是還有一堆模型還沒做嗎?」李赫宰伸出手摸摸螢幕上李東海的頭,「可是我就是會擔心阿,而且我也不想要只讓你一個人承受這些…」李赫宰聽出了李東海話裡的意思,他是孤兒所以根本不會有家人反對,反之自己卻是父母太關心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了,我可以搞定這些了,難道你不相信你赫赫嗎?」李赫宰又摸摸螢幕上李東海的臉,雖說讓他不要擔心但是依照現在這種情況真的不得不擔心起來,所以才選擇不告訴小孩,不然依他的個性絕對會馬上跑回來的。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才結束今天的通話,李赫宰躺在床上抱著李東海的枕頭,想著今晚自家老爸和自己說的那些話,原來自己獨立習慣了根本沒有發現父親是那麼渴望得到自己的依賴,原來那些小孩渴望得到的父愛母愛自己一直以來都是愛理不理的,回想著自家老爸看著自己說出那些話的表情,李赫宰收緊手臂把臉埋進抱著的枕頭裡,有小孩的味道至少能讓自己安心一點,現在這樣的情況也只能靠著父親說服母親了,李赫宰不怕李東海會因為知道自己的父母反對而離開自己,但是如果是自家母親逼著他離開自己,那麼小孩很有可能會放手,李赫宰現在唯一害怕的就只是自家母親找到小孩而已,因為他夠了解李東海,所以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小孩,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選擇暫時隱瞞事情的經過,等到母親軟化下來之後在告訴他也不遲,最主要的還是保護好小孩了。

 

只是有時候事情就不是那麼稱心如意的。

 

這天晚上李爸爸和李媽媽準備就寢時,李爸爸躺在床上和李媽媽說話,只是李母好像愛理不理的想睡覺,「孩子的媽啊…赫赫也不小了,總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吧,你這樣做只會讓他更痛苦更討厭你而已,這是何必呢?」見李母不說話李父又接著說「我知道你一時之間沒有辦法接受,但是如果你真的衝動讓他們結婚了,終究還是會不幸福的不是嗎?雖然我也是一樣沒有辦法接受,但是愛情這種事情是誰說在一起了就會一輩子?赫赫是認真的沒錯,我相信你也可以感覺得出來所以才那麼緊張,但是他對娜恩你也不是不知道,沒感覺就是沒感覺,就算你強逼著他們結婚,還是不可能會有孫子的,與其讓他追求自己的幸福不是更好?」李父苦口婆心的勸說,而李母原本已經打算不想理他直接睡覺的,卻又轉過頭來看著他「你也知道我會緊張不安啊,我是第一次看我們兒子這麼認真的表情,當然會害怕啊,就算他不喜歡娜恩那也要先結婚了再說,也許以後赫赫找到喜歡的女孩就會要求離婚了,至少不是一個男孩吧…」,李媽媽現在的心情很掙扎,他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決定絕對會讓金娜恩受傷而自己的兒子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是想著李東海年紀還那麼小,哪懂什麼是愛情,從第一次李赫宰帶他回家吃飯李母其實就有感覺出來了,只是還是不想相信自己的想法,所以讓李赫宰和金娜恩結婚那不過只是一個用來拆散他和李東海的藉口罷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李父看著李母的眼神可以感覺得出來充滿了不滿與躊躇,要說服他不要衝動的做出這樣的事情應該是不可能了,只能暗自祈禱孩子的媽有一天會自己發現這個決定是錯的,而且錯的離譜。

 

過幾天之後,李赫宰約了金娜恩見面,其實他不是不信任這個女孩,只是他知道這個女孩深愛著自己,就算自己不愛他,那他也有可能就這樣依照母親的話答應結婚的,從那天攤牌之後就可以感覺得出來金娜恩不再表態,甚至在母親問他時也猶豫不決,李赫宰不怪罪他,因為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至始至終都是自家母親與自己的錯,不應該訂下這個娃娃親,要不然也不會有今天這個局面。

 

兩人坐在咖啡廳裡面對面,李赫宰看著金娜恩臉上毫無光彩,以前這個女孩只要是和自己出門就一定會打扮的光鮮亮麗,如今卻是這個模樣出來赴約,其實心裡對於他的愧疚可以說是一輩子都沒辦法消除的,「你…真的想和我結婚嗎?」李赫宰試探性的問他,解除婚約的事情算是失敗了,而現在李母又是逼著婚禮進行,李赫宰實在被壓的喘不過氣來,害怕萬一金娜恩真的反悔了不想悔婚了,那自己要怎麼和小孩交代,「赫宰哥…我不知道,當阿姨問我還愛不愛你時我真的回答不出來,想和你結婚是從小到大一直沒有改變過的願望,只是你現在有愛的人了,我怎麼可以還想著要霸占著你,我真的不知道…也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沒辦法忘記你的自己…」金娜恩無助的眼神看著李赫宰,而李赫宰聽完了這些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面對一個對自己如此愛慕的女孩也狠不下心來說些什麼,「如果我們真的結婚,你能忍受我在外面還有人嗎?我相信任何一個做妻子的都不能忍受吧…,可是就算我們真的結婚我還是沒辦法愛你…」李赫宰閉上眼睛揉了揉眼角,「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就算是想和你結婚,但是我也清楚明白你是不可能會愛上我了…」金娜恩沒有哭,只是眼睛泛紅的盯著桌上冒煙的咖啡,「對不起…是我辜負了你…,可是結婚這種事情本來就是相愛的兩人才會做的決定,如果最後我真的敵不過母親的堅持,和你結了婚,那麼頂多就只是那張結婚證明罷了,並不會代表什麼…」李赫宰在心裡做了最壞的打算,說著說著想起了那個天真的小孩,那麼無助的感覺還是第一次。

 

和金娜恩對話結束之後,李赫宰回到家抱著李安安坐在沙發上發呆,心裡想著萬一李東海知道了自己終究還是會和金娜恩結婚的事實,那麼他會是什麼反應,應該會對自己失望透頂了吧,明明答應過他會一輩子當他的赫赫,可是終究還是沒辦法戰勝一切,不僅僅是李東海會失望,就連李赫宰也對自己失望了。

 

原來,並不是你愛我、我愛你那麼簡單而已。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