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5

 

李東海繼續被蒙在鼓裡,雖然內心很不安,但是還是要相信李赫宰會自己處理好這些事情,每天依舊是心不在焉的待在學校裡,崔始源看著他這副模樣覺得非常奇怪,找了一天把他約了出來順便叫上金希澈一起,「幹嘛啊?要去哪裡?」李東海被崔始源和金希澈拉著走出校門,一臉疑惑的不知道兩人要幹嘛,「帶你去抒發一下心情啊,你這傢伙最近不知道怎麼了,魂不守舍的」金希澈轉過身來摸摸李東海的頭髮,而李東海聽到這句話之後則是心虛的低下頭沒有再說什麼,崔始源則是帶著興奮的心情朝著早已訂好位的餐廳去。

 

坐在餐廳裡面,李東海被對面的兩人盯著不自在,想起之前高中時也是常常和金起範還有曹圭賢一起出去,又想到李赫宰然後就愁眉苦臉的看著他們兩個,「說吧,你最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的乖海海」金希澈用叉子敲敲桌面,一臉要逼共的臉,「沒…沒什麼啊,怎麼可能有什麼事情,哈哈…」李東海心虛的看了金希澈一眼,「你不要騙人了東海,這陣子這句話我早就已經聽膩了!」崔始源在一旁鄙視狀的看著李東海,戳穿了他沒事情的這句話,李東海瞪了崔始源一眼嘆了一口氣,看來這件事情也是瞞不下去了,雖然也才第一個學期而已就被發現李東海很挫敗,但是誰讓最近發生的這件事情實在不得不擔心,抬起頭來看著對面好奇的兩人還是決定要實話實說把這些事情告訴他們,其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以前金起範和曹圭賢可是一開始就知道的。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李東海攤手拿過手邊的水喝了一口,聽到他屈服之後金希澈和崔始源對看了一眼點點頭笑的詭異,好像是發現了天大的祕密一樣,「快說快說,這樣我們才能關心你!」明明就是想要知道秘密的好奇心,說的好像是想幫李東海解決事情的同學愛,李東海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兩人「我和我高中的老師在一起,就是那個之前說的哥哥…,其實我是孤兒根本沒有家人,高中的時候自己從孤兒院出來一邊打工一邊上學,遇上了高中的老師…,雖然他很沉默寡言但是對我很好,漸漸的我好像把依賴的感覺轉換成了愛情,沒想到他也喜歡我,我們就在一起了,快三年了吧…」李東海說到這裡就看見對面的兩人嘴巴張大的像是可以吞下一顆雞蛋,沒有影響心情又繼續說「他常常帶我回去和他父母吃飯,但是一直沒有告訴他父母我們的關係,他說想讓我高中畢業不是他學生之後再說,而最近就是因為他告訴了父母所以我才那麼擔心,因為他不告訴我父母的反應,只說讓我不要擔心,他會搞定一切…」,說完之後李東海整個人攤在座椅上,看著對面兩人的反應。

 

「所以說…海海你搞師生戀?」金希澈首先反應過來,一臉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李東海又看了看崔始源,而看見李東海點頭之後崔始源整個人往前手撐著桌子看著李東海「所以說…東海你是同性戀?」其實同性戀也沒什麼,只是能在自己身邊遇見算是少了,李東海被兩人逗樂了笑著說「我不是同性戀,只是剛好愛上的人是男人罷了」,崔始源點點頭收起張很大的嘴巴「那我們來幫你想辦法吧!他不告訴你結果不是大好就是大壞!」,金希澈聽到崔始源這樣說忍不住打了他的後腦勺「你這笨蛋,沒看見海海已經很煩惱了,還說一些亂七八糟」,李東海笑了出來心情好像輕鬆了很多「我肚子餓了,可以先吃飯了嗎?」,聽見李東海這樣說金希澈馬上點點頭招來服務生點菜,無視了一旁正在牆角畫圈的崔始源。

 

三人一邊吃飯一邊聊著這件事情,李東海覺得好像多了兩個人幫他一起擔心一樣,心情好像沒有那麼沉重了,心裡一直在告訴自己李赫宰不告訴自己只是不想讓自己亂想,就算是真的沒有處理好也想等到父母釋懷之後在告訴自己,「所以說…你還為了他去刺青啊」崔始源一直逼問李東海,所以只好什麼事情都告訴他們了,飯吃到一半還被逼著要給他們看刺青圖案,李東海實在是無言了,怎麼就遇上了這兩個好奇寶寶,和高中那兩個完全不一樣,太兩極化了,不過也是有好處的,不管是高中還是大學的朋友都是關心自己喜歡自己的,「我的海海啊,如果你和他分手要不要來你澈哥我的懷抱裡?我最喜歡你這種白白嫩嫩的了」金希澈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之後半開玩笑的說,可是驚訝的不是李東海本人,而是坐在他旁邊的崔始源「哥…原來你也是同性戀啊…?」一臉好像自己是異類一樣的看著他們,「還是崔崔你要投向哥哥的懷抱也是可以」金希澈詭異的笑著看著崔始源,看著他們兩個人耍寶的樣子李東海終於拋開了幾天來卡在心裡的事情笑了起來,還好自己的朋友都沒有因為自己和赫赫的事情而疏遠自己,反而還會為了自己的心情約自己出來吃飯,暫時不要去想那件事情好好放鬆一下也不錯。

 

只是我以為我只是暫時離開你,沒想到卻要讓我永遠放棄你。

 

好心情維持了幾天,李東海這天沒有幾節課,下午就窩在宿舍裡面做模型,天氣漸漸轉涼了李赫宰前幾天寄了小暖爐過來,還寫了封信告訴自己不用太擔心這件事情,只是李東海可以感覺的出來李父李母的反應肯定是不好的,要不然李赫宰也不會用那麼沉重的字眼,想為他分擔一點卻無能為力,李東海盯著那封信兩天之後才決定要乖乖的聽李赫宰的話,就算現在自己出面了也不能改變什麼,或許還會讓事情更加的走向壞的一面,不過李東海沒有想到的是就算自己乖乖的等待李赫宰給自己承諾,還是會有事情找上他來。

 

模型做到一半崔始源上完課回來「東海,樓下有人找你,是一位婦人」,崔始源知道李東海是孤兒,所以來找他的這個人肯定不是他媽媽,疑惑的告訴李東海這件事情,「我在門口遇見他,他就問我李東海同學在不在,我說我跟他同寢室要上來叫你」李東海莫名其妙的歪著頭思考到底是誰,「我下去看看,晚上要出去吃飯嗎?叫上希澈哥」崔始源點點頭轉身打電話給金希澈,而李東海則是抱著忐忑的心情下樓,果然就看見李赫宰的媽媽站在那裡了。

 

「阿姨…你怎麼來了?」李東海走上前去,而李母臉上的表情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小海,阿姨有事情要跟你談談,現在可以嗎?」小孩心臟狂跳,不知道李母到底想和他說些什麼,不過肯定不是好事就是了,「可以啊,阿姨我們去學校旁邊的咖啡廳吧」雖然內心不安但是還是鎮定的和李媽媽說話,兩人到了學校旁邊的咖啡廳坐在座位上沉默了好一會兒李母才開口,「小海你知道我今天來找你的原因嗎?」李母不知道李赫宰是否已經告訴李東海自己反對他們的事情了,但是看李東海的反應似乎還是不知情的樣子,「算知道吧…」第一次面對李母是如此沉重的對話,李東海非常不習慣,原本印象中開朗對自己很好的阿姨現在居然也是扳著一張臉和自己說話,「那我就直說了,赫赫他下個月就要和娜恩結婚了,那天他告訴我你們的關係,我是反對的」雖然這句話有一半都是李母自己的主意,但是面對什麼都不知情的李東海來說只能相信了。

 

李東海到抽了一口氣,看李母的眼神似乎有一點心虛「阿姨…雖然我不會一下子就求你答應我們在一起這件事情,但是如果老師不愛娜恩姐姐你還要讓他們結婚,這樣不也是會害到老師嗎?」李東海覺得李母真的會讓李赫宰和金娜恩結婚所以才來找自己的,只是面對現在這樣的情況小孩自己也慌了,「至少比和一個男的在一起好」李母雖然喜歡李東海,但是面對這種事情越是要把他們拆散就會越想在一起的心情,自己必須要更堅定更狠心一點,「可是我是不可能會和老師分手的,除非是他自己跟我提」李東海的語氣也很堅定,雖然面對的是李赫宰的母親,但是遇見李赫宰是自己一生最幸運的事情,說什麼也不想放棄,李母聽見李東海說的這句話之後沉默了很久,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小孩則是眼神堅定地看著他,心裡想著自己不管如何都不能妥協答應李母的要求,雖然不知道李赫宰一直不告訴自己事實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但是現在知道了,就更不可能會妥協,一想到現在的李赫宰正一個人在為了他們的事情說服父母就更不可能放棄堅持到底的想法。

 

李母沉默了很久,咬咬牙開口「赫宰已經答應要和娜恩結婚了,可是他自己說不出口,要我來說的,小海你還是和赫宰分開吧,你還那麼年輕,以後遇見比他好的人多的是,不要因為這樣緊緊咬著他」,李母知道說出憑空變出來的這些話對李赫宰對李東海都是一種傷害,但是自己實在不希望自家兒子喜歡的會是一個男人,也不希望這麼一個單純的小孩因為年輕一時的依賴變成愛情,到了年紀再長一點後悔了自己兒子被拋棄了,這樣根本一點收獲也沒有,所以還是早一點讓他們分開才行,李東海聽到這段話後一時間說不出話了,看著李母沒有了剛才心虛的眼神覺得這句話似乎很真實,尤其李赫宰從和父母攤牌之後就沒有跟自己說關於這件事情的任何過程,擔心是必須的,而現在卻是傷心。

 

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李母所說的這些話,雖然很想相信李赫宰,但是現在聽到這樣的話大腦根本反應不過來,腦子裡已經被這件事情佔據了,不知道李赫宰是不是真的說不出口所以才讓李母來說,不知道李赫宰是不是真的答應要和金娜恩結婚了,不知道李赫宰是不是真的只是和他玩玩而已,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李東海的腦子很亂,明明覺得李赫宰是愛自己的,明明想要相信他是不會騙自己的,可是卻又想著方才李母所說的那些話。

 

李母看著李東海似乎有點動搖,又開口「小海,算阿姨拜託你了,和赫赫分手吧…,你還那麼年輕,而赫赫已經快要三十歲了,人生還那麼長,你能保證你以後遇不到比赫宰更好的人了嗎?」,李東海聽見李母這樣說其實很想反駁他,除了李赫宰以外,自己以後不可能遇到比他更好的人了,但是現在這句話卻說不出口,因為剛才的話,所以這句話要保留住了,李東海突然對李赫宰很失望,想馬上衝到他面前質問他阿姨說的這些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小海啊,赫宰說不出口的話由你來說,那麼他可能就會乖乖和娜恩結婚了,如果你們沒有分手,一件事掛在心頭他還是不會安心的…」李母其實很不願意說這些謊,更何況是把自家兒子說成了壞人,但是他知道李東海單純的個性,如果自己求他和李赫宰分手,他有可能會妥協的,看來也不是只有李赫宰了解李東海,李媽媽對單純小孩的個性也是瞭若指掌。

 

「小海,就算是阿姨求你,讓赫赫真正死心好嗎?」李母看著李東海眼睛紅紅的其實也是很捨不得,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其實自己還想把他認做乾兒子,「好…,阿姨我答應你,我會去和老師說」李東海很痛苦掙扎才說出這句話,滿腦子都是李赫宰對著自己說的一些話,告訴自己不要擔心他會搞定,卻沒有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原來他不是不想說,也不是想給自己一個驚喜而不說,而是不敢說,這也算是一個『驚喜』了。

 

原來我對你的感情,會讓你那麼苦惱。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