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9

 

也許命運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三人站在李赫宰的新家裡面場面頗為尷尬,最後還是公司負責人打破了沉默,「原來你們認識阿,怎麼就那麼剛好讓東海做到李先生的家,這真是命運的安排!會不會是你們事先就說好的,哈哈」三人坐了下來,李赫宰眼神直愣愣的看著李東海,而李安安則是興奮的圍繞著李東海,「我也不知道會這麼剛好呢,這位是我高中的班導師,所以就認識了」李東海陪笑的附和著老闆的話,看似愉快地聊天其實兩人都心不在焉地在想事情,「原來是師生關係阿,那麼李先生看到自己學生那麼成功應該很欣慰吧」負責人開心的聊著,絲毫沒有發現兩人的異狀,聊了一會兒直到一通電話進來才打斷了談話,「我剛好有事情要先走,你們慢慢聊吧,東海跟你老師介紹一下設計理念OK?」話說完打個招呼之後人就走了,留下李赫宰和李東海兩人尷尬的對看,沒有要說話的意思。

 

李安安好奇的看著這兩個明明很熟卻裝不熟的兩人,來來回回的打轉著,「小海,這幾年過得好嗎?」李赫宰不知道兩人分開的這些年李東海到底去了哪裡,變得更成熟更加獨立,看著這樣的李東海,李赫宰突然不能相信剛認識時那個愛吃的小孩就是眼前這個小孩,斷了聯繫的這些年,加上結婚沒有結成,李赫宰一個人獨自的生活了那麼久,只是現在見到了小孩,想和他重新開始卻害怕他身邊已經有了另外一個他,取代了自己。

 

「過的還好,老師呢?」李東海抓抓後腦勺稍微剃過的短髮,還是沒辦法就這樣喊他以前常常喊的那個稱呼,雖然剛進門看見李赫宰認出他時有點驚訝,曾經想過兩人會以各種方式重逢,但是倒是沒有想過是以這樣的方式,坐在自己設計的房子裡,李東海很慶幸自己設計的第一間家居是為了李赫宰設計,但是太多情緒不能一下子就說出口,因為他不知道李赫宰這些年過的怎麼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金娜恩結婚了,甚至還有了小孩,而這間房子就是要給一家人一起住的,有所保留的對話是在試探李赫宰這些年是不是沒有忘記對自己的感情,而並不是自己的一頭熱,過了那麼多年還沒有忘記他。

 

李赫宰眼神直愣愣的看著李東海,從來沒有轉移過,直到他問了自己過得好不好之後才低下頭,「我過的一點都不好」面對李東海有所保留的話語,李赫宰不知道為什麼就直接地告訴了李東海他這些年的事情,不是在賭氣,而是覺得原來自己思念了五年的小孩,其實早就把他給忘記了,原來還期望著有一天能夠重新來過的愛情,只不過就是自己一頭熱罷了,「婚沒結成、未婚妻跑了、真正的老婆也跑了,到頭來還是一個人,沒什麼改變」李東海聽到這些話之後,心裡有點小小的開心,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感覺而已,他當然知道李赫宰說的那個跑走的老婆是自己,不過很訝異以前那個沉默寡言的男人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果然時間會讓人改變許多,不僅僅是年齡、外表,只是李東海不知道的是唯一能改變他的人就只有自己一個。

 

沉默的空間沒有再說話,李赫宰突然起身抓住李東海的手腕往外走,「老師你要幹嘛!」李東海嚇了一跳,不知所措的任由李赫宰抓著自己拖行,「既然重逢了就不可能再讓你跑走了」李赫宰大概是腦袋被打到了,根本不知道李東海現在的生活狀況就想拉著人重回以前的生活,李東海沒有說什麼,只是任由李赫宰把他拉進電梯裡,到了一樓大廳就看見一個人朝他們走過來,「東海,事情都說好了?回去吃飯吧」李赫宰看著眼前的男人眼神打量了一下,又看了看李東海,明白了他剛才為什麼不掙扎的原因了,只是要這樣輕易的放手可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來者明顯的無視了自己的存在,僵持了三秒鐘之後,李東海掙脫了李赫宰的手,「老師,我朋友來接我了,我們改天再聊吧」李東海不想在崔始源面前讓李赫宰難堪,委婉的和他告別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留下李赫宰一個人傻傻地站在那裡,看著李東海和身旁的那個男人有說有笑地離開,李赫宰看了看坐在一旁抬頭看自己的李安安,牽著他的繩子也跟著走了出去,發動車子準備回到舊公寓整理剩下的行李,但是一邊開車腦中卻一直浮現從李東海一開始出現在自己的新公寓到後來被一個男人帶離開的畫面,儘管李赫宰很想很想就這樣把李東海又抓回自己身邊,但是現實上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原來這些年來就像自己所想像的一樣,李東海早就已經忘記自己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而現在的自己就是一個三十出頭的大叔,根本不是剛才那個男人的對手。

 

另一邊的李東海當然不知道李赫宰是這麼想他的,不過剛才崔始源的出現也沒有刻意解釋他到底是誰,所以就不能否認李赫宰是不是會誤會了,其實李東海離開李赫宰的五年裡,大學畢業到國外留學兩年,才剛到這家室內設計公司上班半年,而李赫宰的居家設計就是自己第一個室內設計的CASE,雖然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但是李東海很幸運的在一開始就打開了知名度,起先是設計了某建商的建築物外觀得到好評,在半年多來迅速的在業界竄紅,可以說是新一代的設計師,而崔始源為什麼會出現,則是因為李東海一個人從英國回來之後,找不到房子可以住,所以就打了電話給崔始源,沒想到金起範也剛好想自己搬出來獨立,於是三個人就合租了一間房子,崔始源和李東海自然是沒有什麼李赫宰想的那種關係,反倒是和金起範有了一點感情上的問題,不過李東海都不管他們兩個,只是希望一個是自己高中的摯友一個是自己大學四年的室友,兩個人如果都有意思,一直在一起的話,自己也有人陪不會孤單。

 

只是那個自己真正思念的人不在,有多少人陪還是會孤單。

 

李東海自從和李赫宰重逢之後就整天心不在焉的,雖然有點後悔那天就這樣跟著崔始源回家了,但是李東海覺得李赫宰似乎會來找他,儘管那天的情況有可能會讓他誤會些什麼,不過李東海卻暗自竊喜,因為李赫宰仍然是一個人,仍然愛著自己,不過就算李赫宰現在找上他要求重新開始,李東海也不想就這樣答應了,雖然愛情是自私的,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誰能保證重新開始就不會再次分手?李東海就是一個想太多的小孩,從五年前開始到現在,只要是遇上和李赫宰有關的事情,就會思考太多,以至於錯過太多。

 

李赫宰搬進新家之後,周末假日整天都坐在客廳裡,看著李東海為自己設計的這個家,怎麼樣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雖然很想去找李東海,但是那天李東海和另外一個男人離開的畫面還是在自己腦海裡揮之不去,根本沒有朋友的人也不知道要找誰商量,儘管五年前婚沒有結成李母就已經不再逼著李赫宰結婚,但是也不知道李赫宰會不會又和李東海在一起,或者找了另外一個男孩,李母已經不再反對自家兒子的感情,起先是害怕他遭受到社會輿論,而身為一個老師竟然是同性戀對象還是自己的學生,這件事情不論同性戀,師生戀就是不對的了,只是已經過了那麼多年,李母也已經不再在意這件事情了,其實不管社會輿論怎麼樣,只要自家兒子幸福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李母很後悔當年的那個決定,常常在晚上睡前想著李東海這個小孩到底過得好不好,沒有家人一個人不知道有沒有吃飽穿暖,只是後悔也來不及了,因為人已經不見了,除了哪一天李赫宰可能再把他帶來自己面前,請求自己成全他們,不然李母真的不知道這輩子會不會再見到李東海這個可愛的孩子了。

 

從兩人重逢後又過了一個月,李赫宰終於鼓起勇氣去找李東海了,透過了當初委託的室內設計公司,幾乎每天下課之後都會到李東海的公司外面等他,只是根本不知道他會不會在裡面,往往就是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他出現為止,可是卻又不從車子裡出來,偷偷的看著他離開,然後自己才回家,直到某天,李赫宰又在李東海的公司門口等他的時候,有一個人敲了他的車窗,而那個人就是李東海,李赫宰有點尷尬的下車,原來自己以為的偷偷摸摸小孩其實都知道,看著他站在自己面前手插腰還歪著頭質問自己為什麼幾乎每天都來卻又不出現在自己面前,李赫宰就覺得其實李東海還是在乎他的,那天出現的那個男人也不是他新的男朋友,不過這一切也都只是李赫宰自己以為的而已,在李東海還沒有親口說出來根本都不算數,「一起吃飯吧?」李赫宰抓抓後腦勺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談戀愛的高中生,而李東海則是爽快的答應了李赫宰的晚餐邀請,熟悉的走到車門前打開門坐進去,李赫宰開心的也坐進車裡,到李東海喜歡的那家餐廳。

 

餐廳裡,李赫宰點好了李東海喜歡吃的菜,然後就直愣愣的看著他,讓李東海整個人都不自在了起來,只好主動和李赫宰說話,「你這些年都沒有找女朋友嗎?」李東海不知道自己幹嘛有事沒事找這個話題,但是實在很好奇李赫宰對自己到底還有沒有感情,「沒有」李赫宰斬釘截鐵的回答問題,「你呢?過的還好,是怎麼樣的還好?」李赫宰還是很好奇李東海現在的生活,只是拉不下臉像他一樣直接問,只好拐彎抹角,「還好,大學畢業存了一點錢就去英國學了兩年設計,回來之後和起範還有始源住在一起,現在工作也很穩定,一切都不錯」李東海一直有一種生活缺少了一個什麼的感覺,以前不知道既然生活都那麼穩定了,有朋友陪著自己,自己還不知足覺得少了什麼,但是他現在總算知道是什麼原因了,因為沒有李赫宰,從剛才回答李赫宰的話裡,李東海總算發現了到底是缺少了什麼感覺,原來自己以為已經把李赫宰忘記了,卻根本沒有忘記,原來在一重逢之後自己的心就已經開始不安寧,發現李赫宰每天都會來自己公司門口之後,總算在今天鼓起勇氣去敲了他的車窗。

 

只是在李東海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李赫宰的內心就只有始源是誰這四個字,雖然分開五年的時間,再次重逢李赫宰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再次把李東海追回來,但是聽到他那麼親密的和自己說著陌生男人的名字,心中就有一把莫名的火燃燒起來,可是愛面子的李大叔根本不可能會去質問始源是誰這個問題,只能在心裡默默地生氣,不過也讓自己發現,原來自己真的還很愛很愛李東海,儘管在自己的記憶裡,這個眼前已經快要二十五歲的男人還是個小孩子,但是李赫宰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是如此的喜歡這個小孩子,好像不管過的再久,他的思想永遠都是那麼單純,永遠都不會有想要討厭一個人的心思。

 

質問李東海生活的話題沒有再繼續下去,李赫宰決定要無視這句話,兩人帶著一點尷尬又一點微妙的氣氛享用了重逢晚餐之後,李赫宰堅持要載李東海回去,順便可以知道小孩現在住在哪裡,李東海坳不過李赫宰只好讓他載自己回去,到了家門口李赫宰跟著李東海一起下車,打量了一下他現在住的地方,「小海,你…電話有換嗎?」想起了自己以前曾經擔心小孩發生意外而瘋狂打他電話的事情,雖然這幾年李東海的電話一直保留在自己的手機裡面,但是李赫宰始終不敢撥出去,害怕接通了李東海會問你是誰,害怕打過去了卻是您撥的號碼是空號的冰冷女聲,李赫宰想要和李東海重新在一起,只是他可以感覺得出來小孩猶豫的心情,卻不是不想和自己複合,只是他心裡似乎有一個顧慮,或者可以說是擔心,雖然不知道李東海到底在顧慮什麼,但是李赫宰可以肯定的是,這次在抓住李東海的手之後,就不會在放手了。

 

李東海站在門口看著眼前的李赫宰,再次覺得他這幾年真的改變很多,以前兩人相處總是自己一個人在說話,可是分開了那麼久之後李東海覺得李赫宰話好像變多了,沒有以前那個冰山惡魔王的感覺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只在自己面前這樣,但是李東海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更可愛了,想要和自己再次在一起的心情明顯的感覺得出來,只是自己好像就沒有辦法這麼輕易的就妥協答應,更何況男人也沒有直接的說出口,自己就更加不用回應這件事情了,李東海覺得自己這樣有點自私,因為想和李赫宰保持聯絡卻又無視了他的感情,只是現在的自己很苦惱、很掙扎,也很害怕如果像當年不顧一切和李赫宰在一起,結果可能就又是分開而已。

 

不想擁有,因為這樣就不會失去。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