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金希澈一直想找個時間去和李東海說說話,只是這傢伙明明就是在放大假卻搞的整天都很忙似的「李東海,你哥有事找你,不是BOSS有事找你,懂?」,就在李東海推托了幾天之後金希澈終於生氣了,想想果然那天只是個意外,李東海這個宅男不可能那麼好約出來見面的,但是事實上李東海是在想著新故事要怎麼寫,而且晚上還李赫宰待在家裡感覺很好,完全不想出門了。

 

「好啦…」李東海正窩在書房裡寫構思,早上根本沒半個人在家靜悄悄的,李東海前幾天還在琢磨要不要讓李赫宰給自己養隻狗,要不然自己在家很孤單,只是李東海也沒有發現自己一個人住了那麼多年一點都不感到孤單,可是一和李赫宰住在一起之後,只要他出門上班自己就覺得很空虛,「等等去載你,我們去吃下午茶」金希澈消了消氣,出版社根本沒什麼事情,就只有月刊的作者一直拖稿,讓責編很兩難,也沒有金希澈的事情,「我換地址了,哥你能找到嗎?」李東海語氣很心虛,因為這是第一次這麼重要的事情沒有第一個先告訴金希澈,「什麼?你搬家怎麼也沒跟我說?」金希澈似乎對於李東海偷偷搬家這件事情很訝異,但沒有李東海想的那麼生氣,「等等見面再慢慢告訴你吧」李東海和金希澈說完地址就掛了電話,嘆了口氣癱在椅子上,果然還是不應該和李赫宰在一起的,搞得自己身心俱疲,等等估計還要被拷問了。

 

不過對於那天金希澈什麼話都沒問李東海也覺得奇怪,平常金希澈很容易就會察覺自己的異常,沒想到那天他卻可以忍著什麼都不問,大概是單純的覺得自己和李赫宰是朋友吧,但是又發現他是多聯集團的總裁,說不定金希澈是想去攀關係什麼的,才會把自己約出來說說話,李東海讓自己往好處想,萬一被金希澈知道他現在正他著人家的第三者那就真的完蛋了,不只是李赫宰,就連自己也會被金希澈吊起來打到皮都脫了一層才會放人了吧。

 

李東海看了看時間,中午十二點,想著等等要和金希澈出去吃下午茶就沒有打算吃午餐了,反正是金希澈付錢,要點個貴的好吃的彌補一下自己有點疲倦的小心靈,李東海一般在書房裡都是坐在李赫宰的位置上,因為桌子和椅子的高度剛剛好不會不舒服,所以李東海很習慣的讓李赫宰捧著電腦坐在沙發上處理公事,大部分都是自己霸佔了辦公桌,李東海坐在椅子上往椅背靠了靠準備打個電話給李赫宰,順便問問他如果金希澈知道了自己該如何是好。

 

「寶貝幹嘛?」李赫宰今天心情不錯,這幾天和李東海晚上待在家裡每天都過的滋潤,雖然這個寶貝有點口是心非,不過自己逗的蠻開心的,「滾你的寶貝呵呵」李東海被李赫宰這麼一叫整顆心輕飄飄的,「你就我寶貝啊,你滾了我去哪找?」李赫宰看了看時間,午休了自己有一個半小時可以休息,放下手上的筆陷進椅子裡準備和李東海哈拉,「好啦不跟你廢話,有重要的事情呢」李東海覺得李赫宰真的越來越愛耍流氓了,雖然兩人重逢的第一天就被這流氓給制伏了,這讓李東海有點挫敗,覺得李赫宰可能認為自己很好治,還一直逗著他玩,當他還是高中那時候的小孩一樣,「說吧,我聽著呢」李赫宰當然不會再把李東海當作高中那時候的小孩,雖然外表沒什麼變化,感覺心智年齡也沒什麼成長,但是某些時候的李東海還是會有大人的一面的,「就是等等希澈哥約我一起去吃下午茶我怕他問我我們兩個的關係我不知道要怎麼應付你有什麼想法」李赫宰聽的一楞一楞的,「寶貝你說話不喘氣不累啊?」李赫宰才說了短短幾個字就想換個氣了,李東海居然可以一長串說完,真是有點佩服他的技能。

 

「重點是希澈哥如果真的起疑心了我該怎麼辦吧?」李東海說完大大的吸了一口氣,明明就說是正經事李赫宰還一點都不正經的感覺,「就如實告訴他唄,能怎麼辦」李赫宰把手機夾著一邊和李東海講電話一邊,明明就不是什麼大事,李東海卻搞的很緊張,「那萬一他知道你已經結婚還有一個小孩呢我豈不是要被吊起來打了到時候你也別逃」李東海覺得這事很嚴肅的,畢竟喜歡男人就已經有點難說出口了,當人家小三就更加難以啟口了,「寶貝你不要窮緊張,你怕大不了我陪你去?」李赫宰知道李東海就是那種說不定人家沒這麼想卻先想起來放的那種人,窮緊張類型的,「算了算了,希澈哥說不定還沒看出來呢,你出現還得了」李東海終於恢復了正常的說話,想了想萬一讓李赫宰跟著自己去,那本來金希澈沒有看出來,也被他看出來了,「我到時候就隨機應變吧,如果我被吊起來打,你要記得來救我」李東海有點小絕望有點小害怕,但是畢竟金希澈如自己的親哥哥一樣,如果真心的告訴他前因後果想必他應該不會太生氣才對。

 

李赫宰從電話另一頭聽著李東海的心情起伏,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又更好了,以前沒有這麼一個人在自己身邊碎碎念,現在有了就覺得特別的溫暖,也沒覺得他很吵,「想通了就好,你自己應付不過來打電話求救,你老公隨時待命」李東海覺得聽到這句話特別暖心,但是轉個念頭想想要不是這傢伙自己現在也不用這樣,罵了幾句又開玩笑了幾句才掛了電話,等著金希澈來載自己。

 

其實,有個人擔心著你這種感覺真好。

 

李東海和金希澈去了一間女孩子很喜歡的連鎖甜品下午茶店,兩個大男人坐在整間都是女生的店有點不習慣,不過金希澈說李東海喜歡吃這家的鬆餅,所以就帶他來了,「哥,你說有什麼事要找我啊?」李東海一邊看著菜單一邊假裝漫不經心的問金西澈,「你應該先跟我解釋你為什麼搬家沒告訴我吧?」金希澈揮揮手讓服務生過來點餐,然後過程中一直看著李東海,眼神像是可以殺人的犀利,「好吧好吧,我說嘛…」李東海點完餐之後無奈的攤手打算招了,反正沒有什麼事情可以瞞過金希澈的,瞞了也瞞不久,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做的好。

 

「就是就是…我和那天帶去酒吧的那個朋友,其實不是單純的朋友啦」李東海有點膽怯的有點委婉的說完這句話,然後讓金希澈去思考,「李赫宰?他不是多聯的總裁嗎?以前沒聽過他是你高中同學啊,所以我那天就很懷疑了」金希澈大概已經猜出來李東海要說什麼了,所以沒有多驚訝,「哥你你你知道他是多聯的總裁?」李東海聽金希澈說這句話之後就覺得絕望了,等等他會不會當著店裡這群女孩的面追打自己,想想就很沒面子,「那天本來沒想起來,是問朋友才想起來的,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搬去和他住,和他在一起,那種關係?」金希澈似乎還沒有想的那麼遠,但是對於李東海喜歡男人也沒有多大的反應,他早該猜出來了,一個大男人的都快三十歲還不會開車事事依賴別人,卻可以寫出像女孩子一樣細膩的文筆,金希澈從認識李東海開始,就覺得他是個有故事的人了。

 

李東海似乎還沒有從金希澈這麼淡定的態度下緩過來,深怕自己再談到多聯集團他就會想起來李赫宰其實已經結婚了,畢竟多聯是國內多大的集團,繼承人幹嘛幹嘛很常上新聞的,也就只有李東海整天泡在電腦前面碼字才會一點兒都沒有注意,「…等等,我記得那個多聯集團的現任總裁好像已經結婚了啊」金希澈那天在酒吧原本不確定,但是回家查了一下自己的確沒記錯,只是被李東海這樣瞎攪和又差點忘了一個重點,李東海聽到這句話之後就整個人僵在那邊,動也不敢動連呼吸都不敢大口,「所以你現在是人家的第三者?」金希澈終於反應過來,指著李東海的鼻子驚訝的說,李東海嚇得趕緊把金希澈的手握住。

 

「哥…你先別生氣,先聽我說啊…」李東海知道如果自己沒有制止,下一秒金希澈就會站起來往自己這邊打過來了,畢竟這種事情還是沒什麼人能接受的,「好我讓你解釋,解釋不清楚,就只好叫人來說了」李東海當然知道叫人的那個人是誰,先安撫了金希澈的情緒然後才開始說,把兩人從高中認識交往到李赫宰不告而別,還有自己小說的題材和最近同學會遇見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金希澈,「這李赫宰真他媽的渣」金希澈聽完就只有這個結論,讓李東海哭笑不得,就算再渣自己愛的要死不活的那該怎麼辦,他對自己笑一下自己就整個人撲過去了,一點都不矜持是該怎麼辦。

 

交代完之後,李東海嘆了口氣用叉子叉了一大塊的鬆餅塞進嘴裡,「東海…」金希澈看著他,眼裡的情緒很複雜,但是李東海知道最後金希澈還會是那個挺自己的人,就算自己現在和李赫宰是那麼不光明正大的關係,「哥…你一定覺得我很傻,但是我就是愛他,從以前到現在,我愛了他十三年,一個你愛了十三年的傢伙,突然又回到自己身邊,告訴自己從沒忘記過你,還愛著自己,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李東海覺得自己和李赫宰都特別傻,把自己的愛情放水流。

 

金希澈看著李東海無奈的心情蠻心疼的,欲言又止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在腦內組織好語言再說「東海啊…哥認識你不算久,五年還六年?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很愛強顏歡笑的人,總是不希望有人擔心你,所以我們認識的這段時間,也很少聽你跟我講心事,除了有一次你不小心喝醉,還異常的沒有倒頭就睡,只有一邊哭嘴裡一邊碎碎念,那時候我就知道,其實你並不是外表看起來這麼的開朗,你明明有好多好多的心事,但是卻都一個人憋著,不願意告訴任何人,你知道嗎?看著這樣的你,哥我很心疼」金希澈語重心長的說完這段話,看著李東海的眼眶泛著淚水,不知道是感動還是難過,但是金希澈沒有理他,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所以啊,我就一直希望你有一天可以發自內心的真正開心,身邊有一個你願意說心事的人,就算不是我這個哥哥也無所謂,我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就像你裝出來那樣,就連內心也覺得是開心的就好了,你懂嗎?」

 

李東海認真的聽完了金希澈說的每一個字,然後伸手抹了自己的臉一把,「哥…有你真好…,赫宰說給他時間,他會去解決的…」李東海覺得金希澈是把他當成自己親弟弟一樣看待,所以從現在開始想把事情都告訴他,沒有想到他習慣把心事埋在心裡沒有說出來也會被金希澈看出來,「如果到時候他解決不了我也沒辦法,只是覺得心裡憋了十年的情總該做的了結,就算他最後還是選擇回歸家庭,為了他那個沒有血緣的女兒,我也覺得這段時間值得了,至少他有來找過我,至少他也和我一樣,想了我整整十年,這樣就滿足了」李東海說的很慢,但是這些話卻是一開始答應和李赫宰復合時就已經想好的,凡事不可能都是最好的結果,也要有最壞打算,李東海已經不是那個十幾歲的孩子了,不可能天真的以為他和李赫宰在一起就一輩子了,更何況都已經分開過一次的。

 

金希澈伸出手摸摸李東海的臉,這個時候就突然覺得李東海不是那個感覺起來很幼稚的李東海,而是成熟為自己的事情著想的人,也並不是魯莽行事的李東海,聽李東海說這些話金希澈雖然心疼,但是不得不也這樣認為,李東海能這樣想是最好不過的,現在有自己這個哥哥在,不管結果是難過傷心都有自己陪著,時間過了就會沒事了,就算需要十年二十年,金希澈也覺得李東海會釋懷的。

 

我不是小孩子,但是我愛你的那顆心,就是當年那顆小孩子的心。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