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李東海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和那女人結束對話,也忘記自己是怎麼走出咖啡廳,回過神來金希澈已經在旁邊了,但是李東海很平靜,平靜到連他自己都驚訝的平靜,但是金希澈顯然很緊張,因為李東海在電話裡帶著哭腔,這是自己連想都沒想過的事情,原本以為他會很堅強很無所謂,但是其實就算嘴裡說的再怎麼厲害,心終究還是會疼的。

 

「哥…或許一開始我就不應該心軟答應他吧…」李東海回想起半年前在同學會上遇見李赫宰的情景,也回想起當時自己的心情,自己就是容易心軟,就連當人第三者也覺得心甘情願,就連大老婆找上門要求分手都可以心軟答應,李東海覺得自己特別傻,到頭來都是一場空,「只是…你不後悔…東海,我知道,你不會後悔」金希澈趕到李東海報出來的地址,就看見他坐著看著遠處發呆,儘管難過儘管覺得疼的受不了,但是李東海終究不會後悔,因為那都是他自己的選擇。

 

李東海聽金希澈說了這句話,反覆的思考,的確,自己從來不感到後悔,甚至覺得值得,就算到頭來只是一場空,什麼都沒有,但是李東海一點都不覺得後悔,甚至覺得在等待了李赫宰十年之後,還能和他在一起擁有這半年的回憶很值得,「對阿…哥…你說我怎麼就那麼傻呢?」李東海想著剛才和李赫宰老婆的對話,算一算說不定他愛李赫宰比自己愛的還要久,甚至因為生不出孩子還拚了命的去做試管嬰兒,但是就如李東海剛才告訴他的那樣,愛的方式不對,就算自己消失,也沒有辦法可以讓人發現那份愛,「你不傻,你只是太善良」金希澈聽著李東海慢慢的說著剛才的所有對話,才知道原來眼前這個看似像個小孩的男人,其實成熟的嚇人,一時也找不到適合的話可以安慰他,只能這樣陪著他。

 

兩人坐在街口說了好久好久,直到傍晚金希澈提議要載李東海回家,「哥…你覺得我現在還能面對他嗎?」李東海沒有哭,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但是心反而更酸了,「如果你決定要跟他相處最後兩個月,那就放手去好好的記憶吧」金希澈很難得的沒有大聲說話,看著李東海這個樣子很心疼,雖然早就知道他是個很有故事的人,但是總沒有想到這個故事會讓人那麼心疼,「好…哥,謝謝你」李東海想清楚了,和李赫宰他老婆約定好的最後這兩個月,好好的去記憶。

 

我無法擁有你一輩子,但是至少有你陪伴一下子。

 

回到家李赫宰還沒下班,自己也忘了要打電話給他,索性傳了個簡訊告訴他自己已經在家了,時間還早,李東海決定先坐到電腦前面趕稿,原本的結局也已經隨著這些事情有了大大的改變,李東海心裡決定這是最後一本寫有關於自己和李赫宰的故事了,之後不知道會不會繼續當作家,因為從頭到尾的故事,都是和自己和李赫宰有關的,一旦不寫,就真的不知道可以寫什麼了,李東海一個人坐在夕陽照進來的書房裡,心情還沒有完全平復,但是敲打在鍵盤上的手卻是停都停不下來,腦子裡想著想趕快把這篇寫完趕快結束這從一開始就很荒唐的戀愛,但是終究還是捨不得,捨不得自己愛了十三年等了十年的感情,不是不想分手不想放手,就只是捨不得而已。

 

平常這個時間李赫宰應該已經下班回來了才對,但是李東海都已經寫到了一個段落準備休息,李赫宰卻還沒回家,傳給他的簡訊有回覆,問自己晚餐要吃什麼,但是李東海太專注在寫作上根本沒有發現李赫宰回傳的訊息,想了想還是準備打個電話給他,「喂,你在哪裡?」電話一被接起來李東海就自顧自地說,這是他的習慣,帶著一點鼻音的問電話那頭的人,「我公司有點事情,耽誤了點,現在馬上要回去了,寶貝要吃什麼?」李赫宰的語氣有點匆忙,所以李東海沒有起疑心,「看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趕快回來路上小心…」李東海一邊說一邊想這樣的日子大概也剩沒多久了,差點就脫口而出我很想你趕快回來這句話,「好好我馬上回去了,你在家乖乖等我」李赫宰沒有發現李東海語氣裡的異常,和坐在對面的人點頭示意,就離開了。

 

其實李赫宰沒有在公司,今天也沒有什麼公事延誤了,準時下班走出電梯準備開車回家順便打個電話問李東海晚餐要吃什麼,自己等了他很久都沒有回覆,應該是在趕稿,李赫宰一邊想一邊撥通李東海的電話,但是還沒打過去就看見自己眼前站了一個人,是那天李東海帶著他去見的哥哥金希澈,李赫宰覺得有點不明所以,但是想起之前李東海和金希澈見過面之後,李東海一個字都沒說,現在看到金希澈來找自己,心裡有沒底,不知道他來找自己有什麼話要說。

 

「李赫宰,我有事找你,我們談談吧」金希澈的眼底流露出令人猜不透的情緒,李赫宰見金希澈這樣說也沒有拒絕,跟著他進了公司附近的餐廳,兩人坐在對面盯著對方看了很久,直到服務生來點餐才結束沉默,李赫宰沒有聽李東海說那天和金希澈說完的結果,只有兩個字沒事帶過而已,隨便的點了飲料,等服務生走遠了之後金希澈才開口「沒別的事情,就是東海和你老婆見面了」,劈頭就直接破題,金希澈和李東海分開之後就來李赫宰的公司底下等他了,想著到底該不該把這件事情告訴他,因為李東海是不可能說的,「你老婆說要你們分手,東海他答應了,兩個月之後把老公還給他,但是我之前聽東海說了,你和你老婆處的不是很好,東海明明知道,卻還是妥協了,你覺得他為什麼這麼做?」李赫宰愣愣地聽完金希澈說的這句話,沒想到自己的老婆居然有辦法找到李東海。

 

金希澈說完之後,沉默的看著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李赫宰,但是他知道李赫宰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是不知道怎麼回答,他了解李東海比自己更了解,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李東海為什麼會妥協,「我…」李赫宰張了嘴只說了一個字,就說不出來了,李東海說要妥協自己怎麼可能不知道為什麼,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就覺得自己不可能會解決事情的,也覺得他們倆人不可能會有什麼天長地久,是自己強迫他留在自己身邊的,是李赫宰打算欺騙自己,覺得李東海在自己身邊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但是現實層面的事情終究還是要面對。

 

李赫宰不是沒有努力去說過,但是自己的老婆從來都沒有認真的聽完自己說的一句話,李赫宰覺得很累,甚至想這樣逃避下去,只要那女人裝作甚麼都不知道,裝作沒有李東海這個人的存在,但是可惜的是他還是越界了,沒有愛的婚姻竟然也要干涉自己愛情的權利,李赫宰覺得生氣又覺得無奈,儘管覺得累得不想面對,但是自己也還是努力的去試過,也想給李東海一個安全感,只是沒想到會因為一個女人而破局,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和李東海說了什麼,但是李赫宰知道,如果不是說了什麼很悲傷難過的事情,李東海是不可能會同情的。

 

「要嘛你處理了你的婚姻,和李東海解釋清楚,要嘛你就裝作不知道,兩個月後和李東海乾脆的分手」金希澈實在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但是想起李東海那個垂頭喪氣的臉,又捨不得讓他自己一個人承受著,而對方卻什麼都不知道,「我知道了…暫時不會告訴東海的,讓我想清楚吧」李赫宰說完這句話時,李東海就打電話來了,為了不讓他起疑心,金希澈也讓他趕快回去。

 

李赫宰一邊開車一邊想著剛才金希澈和自己說的話,還有剛才李東海和自己通電話,那個語氣就是想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瞞著自己多久就多久,但是李赫宰不懂的是為什麼李東海還要說兩個月後,是因為小說還是因為旅行,現在的李赫宰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也不會回去找老婆理論,因為根本就沒有辦法溝通,只是沒想到自己狠下心來提離婚,會被她調查甚至查出了李東海的存在,李赫宰覺得李東海那個時候可能很無助、不知道可以跟她說什麼,想來想去這也全都是自己的錯,如果當時聽了李東海的話,先把婚姻的事情解決了,現在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對李東海很愧疚很抱歉,也很懊悔自己當時魯莽的決定。

 

買了晚餐回到家,李東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這個家一起住了半年,也有了一種家的味道,李赫宰不想告訴李東海自己什麼事情都知道,但是看著他裝作沒事的對著剛回到家的自己微笑,心就突然很疼,突然就覺得自己幹嘛還要相隔了十年還來招惹他,就只因為當下的那股衝動,不想就這樣放掉的心情,只是那時候都沒有想過,未來該怎麼辦,只想著愛著的那顆心,卻沒有想過自己還沒有強大到足以保護他的能力,只能看著他妥協,卻什麼都不敢說,李赫宰覺得自己很孬種,就算離婚成功,他也不能把自己和李東海的關係公開,因為他不敢,因為他還沒有那樣的能力和信心,在公開之後撐住整間公司。

 

一如往常的坐在餐桌前吃晚餐,但是兩人都食知無味,「赫宰,我寫完小說能不能不只去日本?我還想去歐洲,很多地方,和你一起」李東海不知道自己幹嘛突然說這句話,但是如果只一起去一個地方,自己會不會回憶起來只有一點點,「好啊,寶貝你這幾個月那麼拼命,是應該好好休息了」李赫宰盡量保持著平常心,但是當李東海提出這個要求之後就知道他是認真打算要分手的,「那你趕快安排行程,說不定我可以提前寫好」李東海一臉期待的看著李赫宰,想讓他有對自己刮目相看的表情,「這樣我是不是該準備一份禮物慰勞一下寶貝阿」李赫宰笑了出來,還是那招牌的溫柔笑容,覺得李東海真的是自己上輩子修來的福才能遇到的,「為了出去玩已經買很多衣服了,不要再亂花錢」李東海把飯塞進嘴裡,瞪著李赫宰,大概總裁都愛亂花錢吧,實在是不可取,「遵命,寶貝」李赫宰耍寶似的一臉正經,然後隨即又露出溫柔的笑容。

 

如果記憶可以抽離,能不能抽掉關於你的一切?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