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吃飽飯過後,李赫宰喝了酒臉紅紅的,李東海就打算著今天就先暫時睡家裡好了,正和媽媽打算去舖床單時,李赫宰拉住了李東海的手「我要回家一趟,回另外那個家,你今天先在這裡睡,我明天來開車順便把你載回家」李赫宰想藉由現在酒勁上來回家告訴父母一切,表明自己的想法,「那你要怎麼去?」李東海被李赫宰突如其他的這番話嚇了一大跳,以為他是喝醉了,但是李赫宰的酒量一向很好,頂多就只是頭暈而已,「我坐地鐵回去,乖你今天睡家裡,我明天早上坐地鐵來開車回家」李赫宰摸摸李東海的頭,然後看著海爸爸和海媽媽一臉不明所以加擔憂,又說了一遍之後才離開,李東海的父母都認為李赫宰是有急事要回去,但是只有李東海知道,李赫宰回去是要說些什麼。

 

我能不能期待你的承諾,並不是空頭支票。

 

李赫宰搭了地鐵又走路,回到家時自家老爸正和自家老媽坐在客廳看電視,對於自己沒有事先說就回家有點驚訝,但是赫爸爸馬上反應過來知道是什麼事情,因為這陣子媳婦一直來哭訴自家兒子要離婚的事情,而赫媽媽一直都不管他們父子的事情,一直以為媳婦是兒子留學認識的,也一直認為父子兩個人說的都只是公事,「來書房說吧」赫爸爸打發了自家老婆,讓他先回房去繼續看電視,走進了書房,而李赫宰隨即跟了進去。

 

「爸…我想離婚,我和東海還在一起的」李赫宰覺得在自家父親面前說這些話很沒有底氣,但是這是他為了自己和李東海最明確的一次表態了,「我說過了,婚結了你要去外面亂搞幹嘛的都無所謂,你現在是公司的總裁,既然這樣就不能被指點,結婚只是個幌子,沒錯結婚是用來蒙蔽外人眼睛的,所以私底下你想幹嘛就幹嘛沒人阻止你,但是如果你要為了他離婚那不可能,我猜你也不可能離婚了然後公開和他的關係」赫爸爸一直都知道李赫宰和李東海復合的事情,也知道這個男人就是當年兒子告訴自己喜歡的那個男孩,只是沒想到都過了十年,兩個居然還可以在一起,都怪當時自己沒有激烈反對,反而私底下用強迫的方式把他們分開,「可是那女人因為這樣都去找他了,你覺得我還有可能這樣坐視不管?」李赫宰生氣的是既然父親默許了這件事情,那為什麼老婆還要去搗亂,安安份份的不是很好,「這個我知道,我只是讓媳婦忍忍,不要把事情鬧大」赫爸爸很頭疼自家媳婦那個自己愛不到也不能別人愛的心態,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這個看似平靜的事情才會破局,「難道…我就沒權利給他一個名分?」李赫宰很無奈,為什麼喜歡男人不行,為什麼就要去在乎別人眼光,甚至還因為這樣結了一個毫無愛情可言的婚,「你敢你就去,但就不要怪我無情,赫宰…我沒有阻止你去做,但是如果你硬要給他一個安全感,那是不可能的」赫爸爸在乎兒子卻也在乎公司,自己白手起家打拼出來的公司,不可能因為兒子是同性戀而毀於一旦。

 

李赫宰看著自家父親的臉,很堅定一點都沒有動搖,就知道自己這輩子是不可能會和李東海有結果的了,李東海希望不要當他婚姻的第三者,但是父親不希望自己因為和男人在一起毀了公司,兩邊都不能放棄,兩邊都不能…,僵持了很久李赫宰沒有再說什麼話,轉身準備離開書房,「赫宰…對不起,爸爸只能這樣做…」聽見自己父親無奈的語氣,眼淚無聲無息地從臉頰滑落,李赫宰很少哭,但是卻因為父親的這句對不起而掉淚,停頓了一秒走出書房,想起李東海的笑臉,又哭得更慘,因為自己到頭來還是沒能力能夠守護他。

 

我愛你又能怎樣,不能給你承諾,愛你又能怎樣。

 

李赫宰最後還是回到了李東海家,門開了之後李東海站在裡面,一臉莫名,「你怎麼又回來了?不是說要回家?」李東海讓人進來,而李赫宰一進門就抱住李東海,「幹嘛?頭暈嗎?很不舒服嗎?」李東海被李赫宰嚇了一大跳,還好這個時間父母都已經去睡了,「嗯…」李赫宰把頭埋進李東海的肩窩,悶悶地說,但是其實不是這樣的理由,想著李東海為自己的犧牲甚至妥協,還有自己的軟弱沒擔當,到頭來還是一場空,不會有什麼改變,「那趕快進來睡覺了」李東海準備把人拖進房間,就感覺到李赫宰把自己抱了起來,朝房間走去,「你幹嘛?爸媽都在家呢!」李東海又李赫宰嚇了一大跳,原來這男人發酒瘋是這個樣子,「我們下禮拜去旅行吧,去很多很多地方」李赫宰把李東海丟到床上隨即欺了上去,「好好,下禮拜去,你趕快睡覺了,不要鬧」李東海只是以為李赫宰喝醉了,並沒有察覺他的異狀,「不…我現在要你…」說完連拒絕的餘地都沒有,深深的吻。

 

隔天早上,李赫宰沒有去公司,和李東海起床之後就回到家,「不用去公司好嗎?」李東海把鞋子放進鞋櫃裡面,看著李赫宰一副頭痛欲裂的樣子,雖然不舒服,但是公司的一堆事情都要總裁處理,一天不去恐怕很難辦事,「沒關係,我叫我爸去看看就好」李赫宰牽著李東海的手,走進客廳然後坐在沙發上,在李東海面前打電話給自家父親,「爸…下禮拜開始我要和東海去旅行一個半月,公司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回來之後再說」李東海聽著李赫宰的電話內容感到訝異,原來他們家的人也都已經知道了?李赫宰掛了電話之後,就看見李東海陷入沉思,不過自己沒有打算向他說明,因為這趟旅行已經算是復合之後的最後回憶了。

 

兩人一整天都待在家裡,一起躺在床上聊天說話,「赫宰,你行程排好了嗎?我們去那麼久,衣服是不是帶很多啊?」李東海很期待和李赫宰一起的旅行,這也是小說裡面寫最多的環節,「等等我們一起來排,想去哪裡都可以,只要和你一起」李赫宰抱著李東海,閉著眼睛休息,「衣服帶不夠再買不就好了」李東海微微抬頭看著李赫宰的側臉,總覺得現在不看以後也沒機會看到了,「不要浪費錢」秉持著賢妻良母的精神,處處都要省錢,出國去玩一個半月已經很花錢了,不能再這樣揮霍下去,「是是,寶貝真的很為我著想阿」李赫宰睜開眼睛,低頭看著李東海然後在他眼皮上親了親,「這是必須的」李東海點點頭。

 

很多話想說,到了嘴邊卻又說不出口。

 

李東海隱約的知道李赫宰昨天回家的動機是什麼,但是看他又回來,那個臉上充滿無奈不安的表情就知道,只是不想說破,不想把離別搞的那麼悲傷,好好的一起去旅行,然後回來之後無聲無息的分手,不是不知道李赫宰的苦衷,現在想想如果那個時候他來找自己要求自己和他復合時,已經離婚了,那就不會那麼困難了,只是如果離的了婚,也不會要急著那一時來找自己,至少把事情都處理好了,再來找自己也不晚,李東海知道李赫宰的害怕都只是藉口,挽留自己留在他身邊說會去解決也只是空有的話,但是那又怎麼樣,只要自己不後悔不就好了嗎。

 

中午吃過飯之後,準備一起睡著午覺,李赫宰在睡之前抱著李東海說「等等傍晚一起去百貨公司一趟吧,買一個大一點的行李箱」,李東海眼皮沉重已經快要睡著了「好啊…可是家裡不是有嗎?」雖然說短期之內去兩次百貨公司很麻煩,但是李東海還是乖乖的答應了,「家裡那個有點小,只能裝一半,所以再買一個」李赫宰的手輕輕地拍在李東海的背上,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覺一樣「好…」,李東海說完之後就睡著了,睡著前還在想著行程要怎麼安排。

 

下午起來,李東海拉著李赫宰進書房,打開電腦準備看行程,「你覺得我們要怎麼安排?從遠到近還是從近到遠?」李東海對於這趟旅行很期待,但是因為平常兩個人都忙工作,還因為自己超前進度,所以決定這個旅行決定的有點匆促,「我覺得由遠到近比較好」李赫宰坐在自己書房唯一一張桌子前的椅子上,然後李東海坐在自己兩腿中間,「那就這麼決定了,自助旅行gogo」李東海很興奮,打算先把大致上的行程都安排好,然後再慢慢蒐集資料,反正現在自己很清閒,「那就交給寶貝去安排了,機票我去訂」李赫宰捏捏李東海肚子的肉肉,隨即被他的手打開,「那就歐洲十五天,再飛去澳洲十五天,美國十天再回來日本五天」像是環遊世界的等級,感覺聽起來好像會很累,但是李赫宰看著李東海期待的笑臉就什麼都好了,二話不說就先訂了機票。

 

大致的行程決定好之後,李赫宰就拖著李東海出門去百貨公司了,雖然後者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但是前者用食物引誘馬上就上鉤妥協了,「答應我了喔,等等要吃鬆餅、冰淇淋,還要買蛋糕回家吃」甜食主義者李東海,簡直就是嗜甜食為命,「好好,寶貝要吃什麼我都買」李赫宰看著窩在副駕駛座上差點沒有和自己打勾勾約定的李東海,一臉溫柔寵溺的摸摸他的臉頰。

 

離別或許不是那麼痛苦,因為心裡早已有所準備。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