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0

 

休息了一天之後,李赫宰早上去上班了,到公司自家老爸拿著自己寄回來的明信片看的津津有味,「兒子你還真有心阿,還知道要寄明信片回來」赫爸爸坐在總裁辦公室的椅子上,「你今天怎麼還來公司?」李赫宰把公事包放到桌子的最下面那個抽屜,然後站在一旁看著自己寫的明信片有點彆扭,「交代一些事情啊」赫爸爸從椅子上站起來,「交代完我就要回去陪你媽去逛百貨公司了」,李赫宰坐到椅子上,「不用了,我問秘書就好,你快回去吧」準備把自家老爸趕回家,「好吧好吧,你上班加油,我回去了」赫爸爸拿著明信片,連個公事包都沒有,準備拍拍屁股就走,也不是不關心公司,而是很信任自家兒子罷了。

 

闊別一個半月的公事實在有太多要處理了,李赫宰一邊看公文一邊覺得自己老爸大概就只是來當一個半月的花瓶然後回去,實質上的公事根本沒有處理到,不過其實也沒關係,反正最近沒有什麼大事,就是一般的訂單和客戶拜訪而已,但李赫宰還是努力的把那堆成山的公文處理好,也忘記中午要打電話給李東海了。

 

昨天旅行回來的第一天,兩人一起睡了半天,然後一起吃了唯一的一餐,晚上一起看了部愛情電影,是悲劇收場的愛情電影,一起喝了酒然後上床,李赫宰一直覺得李東海心神不寧,常常走神,但是沒有問,只是內心很慌,想問的話到了嘴邊就什麼都說不出來,很懊惱,也知道李東海是有話要說的,可是沒有說出口,沒有告訴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只好把這種心慌發洩在工作上,暫時忘記了會比較好一點,等到公事處理到一個階段時,也早就過了下班時間,已經八點多了,李赫宰看了手機卻沒有看見未接電話,平常自己只要晚回家沒有打電話,李東海就一定會打電話來才對,但是今天卻一個電話沒有打,心突然沒了底,手微微的抖著撥了電話過去,響了好久卻沒有人接,外套拿著就直接奔到地下室開車回家。

 

我想我還是執迷不悟的認為,你在我身邊就永遠不會離開。

 

回到家門一打開,整間房子黑暗暗的一片,李赫宰連室內拖鞋都沒穿就開了燈跑進房間,李東海躺在床上睡覺,被李赫宰的大動作給吵醒了,「你怎麼了?現在幾點?」李東海補了兩天的眠還不夠,今天李赫宰都去上班了,居然還可以睡一整天,甚至還雷打不醒,李赫宰紅了眼睛走過去抱住李東海,「我以為…我以為…」下半句說不出口,因為感覺只要說出口就會變成事實一樣,李東海清醒了,聽著李赫宰在自己耳邊喃喃自語,眼淚差點就要掉下來,紅著鼻子回抱住李赫宰,「我好餓…」李東海還是決定逃避這個問題,因為心裡早就已經有底了。

 

李赫宰聽見李東海這樣說,笑著讓他退出自己的懷抱,「我們出去吃宵夜吧,寶貝你真的睡一整天了?」李赫宰覺得李東海也真能睡,居然可以睡了整整一天,「沒有阿,我中間起來上了兩次廁所,覺得要倒一下時差」雖然說在日本時差已經調得差不多了,但是回到家整個放鬆下來有更疲憊了,「趕快梳洗一下,帶你去吃好吃的」李赫宰無奈的摸摸李東海的頭,讓他先去刷牙洗臉。

 

「你今天一整天都沒吃?」兩人坐在小吃攤的座位上,李東海聽著李赫宰說今天公事一大堆的事情,覺得他居然可以一整天都不吃飯就只顧著處理公事,程度大概就跟自己寫作時一樣吧,「有吃早餐」李赫宰把一塊辣炒年糕塞進李東海的嘴裡,然後自己也塞了一塊,吃了一個半月的異國食物果然還是韓國的最好吃了,「赫宰…你真的是不要命啊…」李東海把年糕吞下去,一邊感嘆,「寶貝你自己也是,不用說我」李赫宰笑了笑搖搖頭,這個作家大大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作時是多麼走火入魔的地步,「也是啦,我承認…」李東海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兩個人的共同點大概就是對工作非常的敬業吧。

 

兩人一邊宵夜一邊聊天,誰也沒有提到剛才在家裡發生的事情,很有默契的一起逃避了問題,回到家李赫宰洗了澡就睡了,而李東海則是睡了一整天根本睡不著,所以只好找事情做,要不然可能會看著李赫宰睡覺的樣子發呆很久,這樣說不定就更捨不得離開了。

 

「希澈哥你睡了嗎?」到書房打開電腦,看到金希澈傳來的書的製作進度,便打了個電話給他,「還沒,現在還那麼早」李東海在金希澈說完這句話之後看了一眼時鐘,剛好十二點,「你終於玩回來啦?」金希澈正躺在床上看李東海的小說,還是最新一本的樣書,「嗯…」李東海想告訴金希澈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但是卻怕再次回憶起來,會狠不下心來一聲不響的離開,「玩的開心嗎?」金希澈還沒有察覺出李東海的異常,夾著手機很認真的在看小說,「開心啊,而且我有買禮物要給你,過幾天拿去給你」李東海正在思考要怎麼說出口,「哥…我可不可以去住你家?」聽到李東海說這句話,金希澈從床上彈了起來,但是隨即又躺了回去,想了想好像不是那麼令人驚訝的事情。

 

平復了心情之後,緩緩的開口「你什麼時候來?」,金希澈當然不會說不,因為李東海回去之前住的那個地方也不是,回去和父母住也不是,現在也只有和自己住,才能避免被李赫宰找到了,「…明天」李東海深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好的事情就是已經決定好了,儘管今天晚上發生了那件事情,聽到李赫宰快哭的聲音,抱著自己的雙臂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儘管想要心軟的逃避現實,繼續和他在一起,但是表面可以逃避,心卻逃避不了,「好,我在家等你」金希澈決定見到李東海的人之後,再慢慢的跟他說。

 

你緊緊抱著我的雙臂,我大概怎麼都無法忘記。

 

李東海掛了電話之後,偷偷的開始整理行李,用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把自己的東西全部裝進行李箱裡面,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東西不多,多的只是這些回憶,能夠輕易帶走卻也能夠輕易抹去的回憶,後半夜李東海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呆,看著電視櫃上兩人一起拍的照片,從高中時期到現在,走過去把其中一張畢業前拍的照片拿起來,這是李赫宰不告而別之前拍的最後一張照片,李東海決定把它放在自己身邊,不是第一次的兩人合照,也不是復合之後的合照,而是這張十年前分離之前的合照,讓自己用了十年忘不了的十年前的這段感情的合照。

 

然後趁著李赫宰起床之前回到床上,鑽進他懷裡,深深的吸了一口他懷裡的味道,李東海忍不住紅了眼眶,連忙閉上眼睛,十年前會忘不了是因為李赫宰的不告而別,但是十年後的現在,決定放手是因為這段愛情怎麼維持都維持不了了,勉強的在一起,背負了太多的問題,這樣的愛情一點都不會幸福,李東海不想告訴李赫宰自己決定離開的這件事情,也不想要把事情挑明了說,更沒有告訴他,他的老婆來找過自己,從頭到尾李東海都不想告訴李赫宰,他只希望兩人的愛情,回憶起來只有美好的,從高中那樣青澀的愛情開始,到現在面對現實的愛情結束,回憶起來的是一起開心的旅行,甚至是高中那時候幼稚卻又甜蜜的時刻。

 

李東海沒有睡著,只是一直想著這些年來自己等待這個人的出現,到他出現了,卻告訴自己已經結婚了,回想起他拉著自己的手挽留自己的那個樣子,怎麼可能狠的下心來拒絕,只是在一起的這半年來,李東海背負了太多壓力,儘管外人根本不會知道李赫宰是個有婦之夫,但是道德的問題纏著他,還有大老婆來找自己苦苦哀求,這些事情回想起來對自己來說都如同一根刺一樣,直直的刺到他的心坎裡,不是不愛李赫宰了才選擇要離開,就像當年他不是不愛自己了才選擇不告而別而一,而是現實被迫要分開。

 

離開你,不是因為不愛了,而是因為我還愛。

 

早上七點,李赫宰準時的起床,然後李東海也跟著起床「寶貝你那麼早醒阿?昨天幾點睡的?」李赫宰看著李東海的黑眼圈很深,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整晚沒睡,「你睡了沒多久我就睡了阿」李東海假裝打了個呵欠,然後跟著李赫宰一起走進浴室,「現在還那麼早,怎麼不多睡一會」李赫宰幫李東海擠好牙膏,然後把牙刷遞給他,「睡不著了,乾脆起床」李東海看著鏡子裡的兩人,一起刷牙的畫面,一邊和李赫宰說話,「今天要幹嘛?有要出門嗎?」李赫宰刷牙又說話的聲音有點含糊,不過李東海還是聽出來了「沒有,今天都在家」心虛的回應,然後快速的刷完牙洗好臉走出浴室,「我今天有個會要開,應該會很忙,中午就不打電話給你了」李赫宰跟在李東海後面走出浴室,然後打開衣櫃換衣服。

 

「嗯,你忙你的,不用打電話給我,午餐我會自己處理」李東海坐在床邊看手機,發現自己拿著手機的手有點抖,「好,那我下班之前再打給你,先出門了」李赫宰扣上襯衫的最後一顆扣子,走到李東海面前捧著他的臉親了一口,「好,路上小心,記得吃早餐」李東海看著李赫宰,說完這句話,和他一起走到門口,目送著他出門,直到電梯門關上了之後才回到家裡。

 

回到家,把衣服還有盥洗用具全部都裝起來,把行李箱放在門口,在安靜的家裡面慢慢的走著,看著李赫宰用心設計的自己嚮往的房子,住了半年多的房子,決定要離開了,就算這是為自己而誕生的房子,那也是沒有緣分繼續住下去了,又想起李赫宰一臉驕傲的告訴自己這間房子的由來,李東海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眼淚默默地掉了下來,沒有放聲大哭、也不是一滴眼淚都不流,而是默默地一直掉著眼淚,十年了才發現原來李赫宰這麼愛自己,這半年也值得了。

 

把衣服洗好曬好,地板拖好,李東海才終於鼓起勇氣拉著行李箱離開,這個地方自己的一點東西都沒有了,原本放在一起的兩雙拖鞋、同一個杯子裡的牙刷、一對的馬克杯、情侶款的抱枕,李東海全部都帶走了其中一個,徹底的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乾淨,不想讓李赫宰想起自己,雖然自己看見這些東西會想起他,但是至少他不要想起自己就好,那就沒什麼問題了。

 

來到金希澈家門口,按了電鈴門打開,什麼話都沒有說,就被他抱住了,「東海阿…」李東海聽得出來金希澈語氣裡的哭腔,自己沉默不語,「先進來吧…」金希澈把李東海放開,才發現他的眼眶泛紅,在心裡指責自己不應該忍不住想哭的,情緒會連帶的帶到他身上,「你有告訴他嗎?」坐在客廳沙發裡,李東海整個人縮在沙發一角,聽見金希澈這樣問搖搖頭,「所以你這是玩不告而別?就像他當年那樣?」金希澈雖然不是很想挑起這個話題,但是也不得不把事情問清楚,說完就看見李東海點點頭,然後就沉默了,「難過嗎?」金希澈嘆了一口氣,坐到他身邊,想起先前他和自己說的那些,明明就已經想過會有這一天,但是不管做了多少心理準備,還是會難過會受傷的吧。

 

李東海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思考這個問題,自己哭似乎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因為李赫宰的愛,和自己的愛,都太多太多太沉重了,不在一起好像是罪過一樣,早就想到會有分開的一天,想起李赫宰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才哭的,並不是因為分開了難過了才哭的,儘管是難過但是哭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難過。

 

金希澈看李東海沒有回應,也不再說話,只是安靜地陪他坐在沙發上一個上午,直到李東海開口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我餓了…」是和李赫宰撒嬌的語氣,但是卻忘記身邊的人已經不是李赫宰了,「要吃什麼,我去買」金希澈把李東海臉上的淚痕擦乾淨,然後把人領進去給他準備好的房間裡,自己才去買午餐。

 

怎麼一下子就突然好怕孤單。

 

在公司上班的李赫宰忙到焦頭爛額,會議開不好根本沒時間吃午餐,但是還好已經事先告訴李東海今天很忙沒辦法打電話,安心的繼續處理公事,旅行回來的這兩天真的忙到沒時間思考事情,只有回到家看到李東海才稍稍的放鬆下來,又是從早忙到晚的一天,李赫宰坐在辦公室裡揉揉眉心,想著家裡還有李東海在等他,就二話不說穿起外套拎起公事包開車回家。

 

「寶貝,我回來了」已經是晚上八點,李赫宰打開門脫了鞋子,以為李東海在書房裡面,所以朝裡面吼了吼,但是很久都沒有回應,李赫宰站在客廳裡面很久很久,發現家裡一個聲音都沒有,只有自己的呼吸聲,慢慢的走到書房打開門,裡面是空的沒有人,又走到房間打開門,還是空的沒有人,李赫宰開始著急了,心慌的翻遍了整個家就是沒有看到李東海的身影,過了許久才發現李東海的東西全部都不見了,連兩人去旅行買回來的紀念品甚至是牙刷,全部都不見了。

 

李赫宰眼神空洞的坐在床邊,沒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害怕的事情,竟然是在今天發生了,明明昨天晚上一切都好好的,甚至到今天早上也都一如往常,根本沒有想到李東海會在一天之內收拾完全部的東西,然後消失不見,李赫宰拿起手機打著李東海的電話,通了卻沒人接,語音信箱了還是一直打一直打,就算電話那頭的人不想接,但是李赫宰還是不想死心。

 

另一頭,金希澈和李東海正在吃披薩看電視,「他現在才打來會不會太晚?」金希澈語氣不屑的看著李東海狂響不停的手機,然後又看了一眼李東海的反應,依舊是那個面無表情盯著電視,他今天一整天都是這個臉,「他公司忙」李東海默默的吐出這句話,然後瞄了手機一眼,伸手掛斷電話然後關機,「真的不說?」金希澈很訝異李東海會不告而別,默默消失,至少依他的個性會好好地說才離開的才對,「不說」李東海語氣堅定,然後吃掉手上的披薩拍拍手心,「好吧…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我也沒辦法干涉」金希澈聳肩。

 

我怕你再次的挽留,我會再次的心軟。

 

李赫宰找了李東海一個禮拜,努力的找了他一個禮拜,去了他一個人住的家,甚至還回到他父母住的家,都沒有找到他的人,李赫宰不知道李東海除了這兩個地方還會去哪裡,找不到人整天坐在房間裡面,翻著兩人一起旅行拍的照片,上班的時候也是魂不守舍的,李赫宰才知道等到李東海離開之後,自己對他的了解就僅僅只在於過去而已,就連他的朋友有誰都不知道。

 

朋友…,李赫宰想起了金希澈,那是李東海唯一和自己介紹過的朋友,想起了那個出版社的老闆金希澈,甚至還來找過自己的人,只是沒有聯絡電話就算知道也沒用,李赫宰決定直接到出版社去找他,這樣總找的到人吧。

 

「你找我幹嘛?」金希澈冷著一張臉,原本以為李赫宰會在李東海不見的第二天就來找自己,結果沒想到已經過了一個禮拜,「我是來問你東海有沒有在你這裡…」李赫宰看到金希澈的態度就大概知道了,李東海覺對有和他聯絡,「沒有,他不在我這裡,不過他託我把這個轉交給你…」金希澈把一本書拿給李赫宰,然後就頭也不回的開車走了,留下李赫宰看著他手上的那本書。

 

是自己沒有看過的書名,但是作者是謎海也就是李東海,李赫宰翻開書看了出版日期,寫的是下個月,馬上翻到最後一頁,看完之後闔上書本,皺著眉頭眼眶泛紅,狠狠的把書丟了出去,但過沒兩秒又去撿回來。

 

『有時候愛情並不是兩個人相愛就能夠在一起的,人生要背負著許多的責任,不能因為彼此相愛就執意的在一起,就算那份愛是持續了十三年的愛,但是並不是只要我愛你你愛我就可以什麼就不顧慮的,我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不顧一切橫衝直撞的小孩子了,而是能夠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做的大人了。

 

分手不代表不愛了,而是選擇了更好的方式留下這份愛,這是對你對我都好的結果,我不想讓你因為要愛我而放棄了你所擁有的一切,而我也不想因為愛你而拋棄了最卑微的自尊心,但是我知道,在我們心裡,都是還愛著對方的,那就好了。』

 

這是李東海寫在後記的一段話,李赫宰回到車上把那段話重複看了十次,接到了一通電話「看完了?」是金希澈的聲音,但是李赫宰不知道他為什麼有自己的號碼,「放棄找李東海吧,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樣?」金希澈說的對,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樣,自己什麼事情都還沒有解決,找到人要跟他說什麼,挽回根本不可能,更何況都已經看到他寫的這段話了,「李東海叫你放下,因為他也要放下了」金希澈看著坐在自己旁邊的李東海,想和電話那頭的李赫宰說話,又一直憋著,「你跟他說,就像他說的那樣,不是不愛了,而是選擇用更好的方式留下這份愛…」李赫宰說完之後掛了電話,開著車回到家。

 

李赫宰覺得自己根本就是造了孽,只是如果不去找到李東海,和他共同擁有這半年的回憶,那麼是什麼時候才能放的了手,這個問題是兩個人都不得而知的,至少在這個孽裡讓李赫宰和李東海真正的放手了,不再是相愛就一定要在一起那樣,而是把那份愛,深深的藏在心底。

 

一個月後,謎海的新書上市了,李赫宰站在書店的角落,看著書架上一排的新書,還有一群女孩正在討論著「你有看到謎海大大的後記嗎?原來這些故事都是他的親身經歷阿」女孩看完故事結局都哭了,原本看到前一本就已經死心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段,比起直接的分手,過十年後的分手更讓人心痛,「不知道他之後還會不會出書阿,雖然很虐但是真的好喜歡喔…」另外一個女孩抱著書本鼻子也是紅紅的,「希望他下一段故事會甜一點…」然後一人買了一本書走出書店。

 

李赫宰才慢慢走到書架前,拿起一本自己早在一個月前看過的書,『是阿…希望你的下一段故事會甜一點…』在心裡默默的對李東海說了這句話,然後拿起書本到收銀檯結帳,拿著那本厚厚的書回到家裡,從頭看了一遍。

 

愛一個人,不就是要祝他幸福嗎?儘管還是愛著,但是希望你可以找到下一段令你開心、幸福的戀情,得到我給不了的回憶,只要偶爾回憶起來,你的人生裡有出現過這麼一個人,那就好了。

 

因為我還愛你,所以我不會去找你。

 

 

李赫宰最後還是和妻子離婚了,在和李東海一起生活半年的房子裡一個人生活著,曾經嘗試要去找個伴,但是總會想起李東海,總覺得如果讓另外一個人進到兩人曾經生活過的房子自己會沒有辦法接受,所以只有自己一個人。

 

「你沒打算去找他?」赫爸爸來李赫宰一個人住的房子找他,最後兒子還是和媳婦離婚了,但卻不是自家兒子提的,媳婦離婚的原因就只是因為李赫宰根本沒有正眼看過他一眼,明明一開始就該知道的事情,卻要到他連回去看孩子都不願意之後才意識到,只是離婚了李赫宰卻沒有想過要去找李東海。

 

聽見自家老爸問的這句話,其實有點想反問他『那你還會反對嗎?』,只是不管他會不會反對,自己都不想要再去找他了,不管那份愛還在不在,已經決定放手就再不會去找他了,這是李赫宰給自己的一個約定,就像自己希望他的下一段故事能夠很甜一樣,儘管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謎海的小說了,不是自己不願意去看他的故事,而是李東海就再也沒有寫過書了,李赫宰沒有正面的回應老爸的這句話,只是搖搖頭,有太多話想要說,但到了嘴邊卻一句也說不出口。

 

過了幾天的晚上,李赫宰剛睡著,手機響了,迷迷糊糊的接起電話,「喂」那麼晚了還會打電話來說不定是有什麼急事,「…」電話那頭沉默不語,李赫宰覺得疑惑又喂了一聲,然後看了手機螢幕,是個沒有儲存的號碼,「你不說話我要掛囉」大概是惡作劇電話,明天還要上班實在沒時間在這裡浪費,「…我…我好想你…」聽到電話那頭的這句話,李赫宰清醒了一半,是李東海帶著哭腔的聲音,「我也…我也好想你…」沒有問你在哪裡,也沒有說我們重新在一起,而是像是那次同學會一樣,從我好想你開始,然後從我好想你結束,對於兩次的不告而別,這句話就像是畫下句點一樣,並不是我們分手吧,而是我好想你。

 

電話掛了之後,李赫宰從床上坐起來,心裡踏實了很多,不是那樣一聲不響就離開,也不是狠狠的丟下我們分手這句話然後離開,我好想你這句話,包含了太多太多感情,從十三年前開始的感情,到十年前的分離,又到半年多前的重新開始,直到這一個月的不告而別,從開始到結束,好像就只要用這句話概括全部。

 

我們的愛情就像是蘇打綠的那首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好想你就從此深藏在心。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