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李東海看著一直盯著自己的李赫宰,心裡不斷的組織著要問的話,想起昨天自己告訴他很想他,雖然他回應自己的也是很想自己,但是那個無奈的語氣李東海還是沒有忘記,他很在意李赫宰為什麼會有無奈的感情存在,失去聯絡的這十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東海很想要李赫宰馬上告訴自己,因為現在的自己就像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瓜一樣,而就算什麼都不知道、不了解,卻馬上可以和對方滾床單這點就更像是傻瓜了。

 

「這十年發生的所有事情,可以都告訴我嗎?包括…你的不告而別…」李東海慢吞吞地說完這句話,然後眼神真摯的看著李赫宰,沒有他的這十年,李東海不想要透過報章雜誌甚至是電視節目去了解,他要的是李赫宰親口告訴他,「好」李赫宰臉上的表情就像是『該來的還是會來』早就知道李東海會這樣問了,而李東海則是覺得怎麼一切的走向都按照著李赫宰想的走一樣,有一點小小的不滿。

 

吃早餐的這段時間兩人都沒有再說話,因為李東海沒有說要馬上說,而李赫宰也覺得吃飯的時候說這些可能會引起消化不良,乾脆沉默的吃完了早餐,收拾好後端了杯水回到客廳坐在李東海身邊的沙發上,「海,你有沒有覺得這間房子很熟悉?」李赫宰依舊是那麼無所謂的喊著以前叫李東海的愛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對阿…雖然熟悉,但是卻又沒有看過」其實剛才在房間裡就有這種感覺了,只是吃飯的時候有點尷尬,所以沒有問,「因為這是按照你高二的時候,嚮往的房子去裝潢的」李赫宰笑的一臉驕傲,當初會買這間房子也是因為這裡的格局和李東海當年所嚮往的房子差不多,再加上裝潢就完美了,這也是為什麼買這間房子的時候不會讓人知道的原因,就算現在李東海沒有坐在自己身邊,這個房子也不會有所改變,因為這本來就是李赫宰打算買來,用來想念李東海的地方,只是現在身旁有這個人,這間房子變的更加有意義了。

 

「你在騙我吧,這麼久之前的事情你還記得?」李東海說話的口氣回到了昨天晚上喝了酒和李赫宰聊天的那個語氣,既然對方和自己說話都是和以前一樣,就像是十年前一樣的熟識,自己也沒有必要彆扭下去,「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們之間的事情,我從沒有忘記過」李赫宰看著身旁這個可愛的人,笑的溫柔,因為這才是自己最熟悉的李東海,「可是連我自己都不太記得了…」雖然還是記得,但是不可能記得的像李赫宰一樣仔細,連小小的地方都記的一清二楚,不過這間房子的裝潢和格局的確是自己所嚮往的那樣,難怪有種熟悉的感覺,李東海瞪了李赫宰一眼,但是其實內心很感動,只是因為想掩飾感動的感情所以故作鎮定,「以後就和我一起住在這裡吧,好嗎?海…」李赫宰知道李東海的小心思,趁機說出自己的請求,既然現在這間房子的真正主人出現了,那如果他再不見,那做這些根本就是徒勞無功的了,「你先告訴我這十年來的所有事情,我再『考慮』看看囉」,李東海對著李赫宰吐舌頭,就像是回到高中一樣,不管自己說什麼要求什麼,對方都會盡量的做到,儘管那個要求是多麼的無厘頭。

 

李赫宰會心一笑,好像不管李東海說什麼做什麼自己都沒辦法討厭,甚至是喜歡的不得了,「這裡不是你嚮往的房子嗎?真的要那麼意氣用事?」但是李赫宰還是很想逗逗李東海,覺得看他慌張或是瞪著自己那張可愛的臉很好玩,「嗯…住是可以,但是如果你不說,我就自己一個人住,把你趕出去而已」李東海也不是省油的燈,心裡得意的想李赫宰還要像以前那樣逗自己是沒那麼容易成功的,既然這房子是為自己打造的,那其實可以直接給自己就好,有沒有兩個人一起住都無所謂的,「你確定要讓我流落街頭嗎?」李赫宰揉了揉李東海的頭髮,無奈的語氣,看來李東海的確改變很多,雖然有時候和以前那個李東海很像,但是現在的李東海又多了一點未知感,「你快點告訴我,就不會讓你流落街頭了」李東海盤腿坐在沙發上,撥了撥被李赫宰弄亂的頭髮,也沒想到其實自己現在只穿一條小內褲而已,旁邊還坐了一隻大野狼。

 

「好好,我說我說」李赫宰瞄了李東海一眼,吞了一口口水,心裡其實很掙扎到底要不要照實的把全部事情都告訴李東海,但是又害怕因為太誠實了而讓他誤會自己只是在耍他,李東海睜大眼睛一臉就是等你說的表情,而李赫宰想了想才開口「其實我當年沒有告訴你要出國,只是因為我害怕告別害怕分離而已…,只是真正離開之後才後悔了,沒有告訴你一切,甚至沒有告訴你我要出國的事情,還有我家的事情,但是沒辦法,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在國外一直想著要寫封信或者打通電話給你,但是我害怕聽到你的聲音,聽到你叫我回來我就會忍不住,我一直希望我的不告而別可以讓你還有點期待,所以之後就乾脆都不要聯絡了…」李赫宰說到這裡的時候,偷偷看了眼李東海的反應,因為這種事情其實被當事人知道之後應該會憤怒生氣,李赫宰很了解李東海,如果他沒有要等自己的意思,那那些故事應該都不會有了才對,「我沒有打算要等你,自從你不告而別之後,我就已經死心了,甚至你是多聯集團的繼承人也是從別人那裡聽來的,你以為的就只是你以為的而已,不是嗎?你現在說這些,又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到底是存什麼居心?你以為我是白癡,隨便讓你耍著玩的嗎?」李東海其實可以感受到李赫宰的內心掙扎,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憤怒,生氣的原因大部分還是李赫宰的不告而別,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連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都要跟著扯出來。

 

「海…我知道你對於我當年的不告而別很生氣,也因為這樣我回國之後才不敢去找你,一直拖到現在,直到看到你寫的那個結局之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如果再不行動,就真的永遠沒機會了…,我也不是故意不告訴你我們家的集團,因為我不想讓你有壓力,不想讓你因為這樣和我分手,可是最後還是因為我自己,才會變成今天這樣的局面…」李赫宰說著說著其實還很猶豫到底要不要隱瞞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可是瞞的了一時瞞不了一世,李東海想知道還是會透過任何管道去知道這件事情,到時候這個人就真的要離自己而去了,「一定不是只有你害怕我生氣所以才不來找我的,如果你真的在乎我、真的愛我,你就不會到現在才來找我了,說吧…你知道的,就算你不說,我還是會想辦法去知道的」李東海真的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李東海了,已經不是被不告而別還在痴痴等待的那個李東海了,雖然社交單純,沒什麼朋友,但是不代表他到快三十歲了腦袋還是那麼不靈轉,好歹也寫過幾本小說,平常就只是想保持一顆年輕的心,才會感覺有點幼稚而已,李赫宰也知道,自己想的都被李東海說出來了,當然不可能還想要隱瞞什麼了,果然李東海雖然還是會像以前那樣,甚至昨天看到自己會有那種又愛又恨的心情,但是不得不往現實一點的方向去考慮,李東海就會變的很正經,也許昨天那個李東海只是暫時被自己的出現沖昏了頭罷了。

 

李赫宰嘆了長長一口氣,看著李東海的眼睛「我結婚了,有一個女兒」雖然這件事情對別人說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對著自己愛著的人說其實很困難,更何況自己不是要和他分手,而是要和他重新開始,說這種話又說要和他重新開始未免也太荒唐了一點,李赫宰覺得下一秒李東海很有可能甩自己一巴掌然後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但是儘管是這樣,這件事情李赫宰也不想要隱瞞,因為之後讓李東海知道之後會比現在還要更加不可收拾,當這九個字說完之後,李東海的表情從不能接受到理所當然到生氣憤怒,李赫宰都看在眼裡,一句話也沒有說的等李東海開口,「所以你又出現在我面前是什麼意思?我們昨天晚上發生的那些又是什麼意思?你真的是出現來耍著我玩的?」李東海覺得李赫宰乾脆不要出現的好,又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覺得自己真的是搞不清楚狀況就巴著人家不放,甚至沒有經過思考就脫口而出的那句『我好想你』,突然覺得這一切為什麼不是自己做的一場很長很長的夢,如果是夢那就好了。

 

「不是的…不是…,海你聽我說,不要生氣」李赫宰其實沒有這樣低聲下氣過,但是對象是李東海,就一切都不一樣了,「我和我妻子只是因為老爸的好朋友才結婚的,並不是因為有產生愛情才結婚的,小孩也是他擅自去做的試管嬰兒,也不知道是用哪個男人的精子,我對她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會出現在昨天的同學會是因為,如果再不行動,你有可能就死心了,我承認自己是很卑鄙,從頭到尾都讓你一個人去承擔,可是現在我想要把你拉我回身邊,我不想讓你對我死心,所以才會出現的,我不想失去你…,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可以看著你寫的關於我們的故事,默默的支持著你這樣就好了,可是直到你寫出了分手,我才發覺你是不是真的要放手了…」李赫宰有點語無倫次的說著,看到李東海的眼眶裡泛著淚,「所以你就可默默的看著我寫著關於我們過去的故事,然後讓我一個人傻傻地在回憶我們的那些愛情,讓我傻傻的還不死心?你真的很卑鄙…」李東海知道李赫宰有他的苦衷,但是這種作法對自己來說一點都不公平。

 

「我現在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去承受了…」李赫宰實在說不出任何為自己找的藉口了,因為李東海說的沒錯,自己很卑鄙,讓他一個人傻傻地等待自己,回憶彼此的愛情,這些事情沒有辦法反駁的事實,「所以你現在想要怎樣?」李東海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李赫宰可以那麼自私,昨天的那些種種現在看來真的很可笑,就像自己被他牽著鼻子走一樣,「我想和你重新開始,儘管你認為我很自私很卑鄙,但是我很愛你,我害怕你把我們以前的感情放了,所以才會不顧一切出現」李赫宰其實很兩難,但是如果李東海要他和他老婆離婚他絕對會照做,只是能不能成功又是另外一回事,因為有些事情並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李東海聽到李赫宰這麼說,沉默了很久很久都沒有說話,整間房子一點聲音都沒有,直到李東海從沙發上站起來「我要走了,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如果我答應和你復合不是就成了第三者?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如果你能解決,再來找我吧」,李赫宰拉住了李東海的手不讓他離開,「我會解決的,我會解決的,只是我好不容易能夠有機會留住你,你能不能先不要走?就當我已經解決了,先住下來,好嗎?」李赫宰知道自己放低身段去求李東海,他可能會心軟,如果李東海再走自己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我怕你一離開,就再也找不回來。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