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8

 

周末早上,李東海和李赫宰就這樣待在家裡,窩在沙發上發呆,其中一個人說了幾句話之後,另外一個人只是安靜的聽著,然後等對方說完又發表意見,「赫宰,你都不用回家嗎?」儘管李東海不是很想要問這個問題,但是這是不得已的現實問題,其實對李赫宰的了解也只有到他有老婆有小孩,也知道他和老婆是那種政策聯姻的關係,但是畢竟有個女兒,再怎麼樣也不要因為大人的事情拖累小孩比較好,李東海突然覺得自己很自私,明明就有這種小孩很無辜的想法,卻還是和李赫宰在一起,還告訴他要解決婚姻的事情,只是如果現在要選擇一個方法,納自己還是會選擇和他重新開始,因為就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多愛李赫宰,唯一能夠明白的就是,自己等了他十年這點而已。

 

李赫宰看著李東海,雖然說不是很想提起家庭的那些事情,但是他知道李東海是背負了多少的罪惡感才和他重新開始的,自己不想要再因為這樣而讓他難過,「我沒有和他們住一起,但是畢竟那是我名義上的女兒,我還是會幾天過去看他一次」李赫宰知道李東海在乎的是什麼,小孩太無辜了,明明就是大人的事情,卻搞的小孩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其實李赫宰一直沒有要求離婚的原因也是因為還有一個小孩在的關係,但是如果自己離婚了,有更多的問題要等著他,就不只是小孩的問題了,還有集團的事情,有可能會因此害的父親失去朋友,甚至成為商場上的敵人也說不定,這一切有很多的不定數,事業做得越大就有越多的敵人,多一個朋友就少一個敵人這種道理李赫宰也不是不知道,所以才會忍耐那麼多年一直都沒有說話的,但是現在有了李東海,這樣的事情不得不正視,所以李赫宰想要變的更強,變的強到沒有人能夠威脅到他以及他的家人還有企業。

 

聽李赫宰這麼說完,李東海沉默了很久沒有說話,只是覺得其實事情也不是只有表面上的這樣,李赫宰有他說不完的苦衷,他現在會決定和自己重新開始自己也要背負著很大的壓力,並不是說解決就可以馬上解決的,昨天還覺得他很卑鄙很自私,但是現在卻覺得這個男人好像並不是那樣,如果他沒有鼓起勇氣,又怎麼敢來找自己?李東海突然覺得,這種事情就算是活到了三四十歲還是不可能會弄懂的,甚至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懂得,那種複雜的感情世界,只是轉念一想,為什麼要把所有事情都弄得那麼複雜,我愛你你也愛我不是很簡單嗎。

 

可是愛情偏偏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海,如果我沒有辦法解決所有事情,你會選擇離開嗎?」李赫宰看著李東海,他害怕所有事情不能得到解決時,李東海就會離開自己,甚至消失的無影無蹤讓自己找不到,現在只需要李東海說一句不會,只要這句話李赫宰就會竭盡所能的去做到解決所有事情,但是李東海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看著李赫宰眼裡的不安,並不是他不說,只是這種承諾在現在看來太過沉重了,有誰會知道以後會發生甚麼事情,又有誰會知道就算解決了,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到老死,自己都不會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卻可以那麼篤定的就給對方承諾,這樣的承諾李東海沒辦法說出口,不是因為他不愛李赫宰,也不是因為他不相信李赫宰,就只是這個承諾太沉重了,沉重到連自己都沒把握能不能做到。

 

沉默的空間在李赫宰打個圓場之後恢復了,兩人沒有再提起尷尬的話題,現在要說什麼都還太早,好不容易重逢了,好不容易又在一起了,李東海只想好好的和李赫宰過生活,不管以後會怎樣,不管以後是不是會因為家庭的關係而被迫分開,只要現在還在一起,一起過著以前不能體會的生活,這樣就滿足了。

 

兩個人就這樣坐在客廳裡,說了好久好的話,不管是什麼對話內容,只要有話都可以說,李東海就在想為什麼自己可以和李赫宰那麼有話聊,不管是聊什麼事情都可以說好久好多,好像是從重逢的那天晚上開始,兩人就不斷的說著以前,有彼此的以前,還有沒有彼此的以前,「午餐打算怎麼辦?」李赫宰把頭靠在李東海的肩膀上,其實沒有出去約會,這樣在家裡聊天也還不錯,知道了很多李東海過去沒有自己在身邊的事情,雖然會覺得忌妒,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沒有分開的這十年,說不定兩人現在也不會在一起了,就是因為有這十年,所以才會讓彼此還愛著對方,或許這份愛沒辦法到永遠,但是李赫宰覺得在這個瞬間裡,有李東海在自己身邊,儘管那個以後沒有這個人在身邊,回憶起來也會是甜的,「早餐我煮的,午餐你想辦法」李東海摸摸李赫宰的頭髮,看著電視櫃上自己和他以前的合照,十年前的照片了,李赫宰居然還可以保存的那麼完好,而且還不是只有一張,不管是高一課堂上拍的,還是高二戶外參訪,或者是高三去畢業旅行時的照片,現在想起來,自己好像曾經說過以後如果擁有了兩人共同的家的話,要在電視櫃上擺很多兩人一起拍的照片,原來從那時候開始,李赫宰是把自己對以後的憧憬當真的,李赫宰順著李東海的視線看過去就發現他在看他們以前拍的那些照片,可惜中間有空白的十年,要不然照片可能會更多了。

 

「要吃烏龍麵嗎?我們出去吃嘛」又沉默的一起看著照片發呆一會兒,李赫宰才提議要一起出去吃飯,但是知道李東海宅男個性,根本很懶得出門,邀他出門可能要說好久,「在哪裡?會很遠嗎?」李東海覺得李赫宰語氣像是在向自己撒嬌,然後看著他窩在自己懷裡,「開車一切好說,寶貝只負責吃就好」既然談心已經談得差不多了,李赫宰當然也要實現一下自己的願望了,要不然接下來的一周每天上班,根本沒時間可以和李東海去約會,果然白白放掉這個禮拜日實在太可惜了,「好吧,反正是你開車」李東海勉為其難的答應了李赫宰的要求,兩人一起回房間換衣服,「我要換衣服,你先出去」李東海果然還是不習慣在李赫宰炙熱的視線下換衣服,有點惱羞的看著李赫宰一臉色瞇瞇,「沒關係,又不是沒看過」李赫宰當然知道李東海他會害羞,不過自己說的是事實啊,該看的都看過了,「我有關係」李東海瞪了李赫宰一眼之後,把他的衣服和褲子連人一起趕出房間,雖然說李赫宰說的是事實沒錯,但是李東海就是覺得每次被他色瞇瞇的眼神看著就渾身不對勁,感覺下一秒好像要被吞進肚子裡的感覺。

 

李赫宰無奈的看著被關上的房門,默默地把衣服穿好站在門口等李東海出來,果然這小傢伙從以前開始就很常害羞,沒想到都長那麼大了還是一樣,李赫宰笑著回想以前李東海害羞的那個臉,然後笑著笑著李東海就換好衣服開門出來了,一打開門就看見李赫宰那意味深長的笑容,李東海不禁覺得冷,這個陰謀多多的大野狼真是可怕啊,狠狠的瞪了李赫宰一眼「快點走啦,肚子餓了」,說了一個早上的話,早餐早就消化光光了,李東海覺得自己最近好像很常餓,以前坐在電腦前面都可以兩餐不吃不會餓的那種,沒想到才和李赫宰住在一起第二天而已,就是那種漏了一餐會餓死的類型,到底這大野狼有什麼怪力,李東海自己也不知道,感覺像個小紅帽一樣落入他的圈套,融入他的生活一樣。

 

李赫宰笑的一臉溫柔,果然看李東海鬧彆扭是全世界最有趣的事情了,走過去牽住他的手「寶貝,你不覺得你自己無時無刻都在賣萌嗎?」李赫宰這句話李東海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所幸看了他一眼然後不說一句話,穿好鞋子就走進電梯裡,但是還是被他牽著手習以為常,「不要瞪我嘛,瞪我也是在賣萌啊」李赫宰不死心的繼續調戲李東海,但是某人還是不管他,反正不管自己做什麼事情,這個人都可以調戲自己,李東海已經慢慢習慣這種十年前一貫的作風了,只是自己不理他,李赫宰還是會一直來吵,見李東海都不說話,只要自己說一句話就會瞪自己一眼,李赫宰就覺得李東海實在太可愛了,在移動中的電梯了把人逼到角落裡去,流氓的狠狠吻了他一口,然後趁人還沒反應過來,拉著他走出電梯。

 

進到車裡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給李赫宰一拳,然後窩在座位上摸摸自己剛剛被強吻的嘴,「寶貝幹嘛,在回味嗎?沒關係以後我們天天親」李赫宰還是一臉流氓樣,讓李東海無奈,又打了他一拳「誰跟你回味」,其實只是害羞而已,李東海就是很愛口是心非的那種人,雖然用寫的可以寫的很露骨,但是似乎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在生活上才會那麼悶騷,什麼事都不敢直接說清楚,「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寶貝肚子餓扁了,趕快出發吧」李赫宰收起流氓樣,但是說話還是讓人覺得調兒啷噹,一點都看不出來其實在工作上,這位總裁是很正經很嚴肅的。

 

其實感覺我們好像從來沒有分開過一樣。

文章標籤

missd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